亲,欢迎光临25中文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25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我在曹县做棺的那些年 > 第266章 阴险而啰嗦的奏折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66章 阴险而啰嗦的奏折

林凡环顾四周,除了一地的尸骸,也没有发现什么。

玉玺还是那块玉玺,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林凡知道其中少了些什么。

他又拿起天子剑,发现里面的气运之力几乎没有,这是临死前打造的,没有什么气运之力蕴含在其中。

林凡在里面战斗以及休息的时候,石门外已经吵翻了。

“右参议?林大人落入石门之后,这件事你作何解释!”

戚光寒看到自己看好的后辈就这么被关在万斤石门后面,怒气已经是无法控制了。

要不是考虑到对方是皇帝的血脉,他当场就想将其捉拿天鉴司问罪,他完全有这个能力和实力。

就算是鲁明风是皇帝的儿子,现在也被宗人府除名,他要是再拿下对方,皇帝估计会将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官职都给剥夺了,但是戚光寒自己估计也会让皇帝和皇后厌恶。

最后,很可能也是会找个理由将戚光寒拿下。

所以,戚光寒如此质问鲁明风已经是承担了很大的风险。

“戚大人严重了,林大人为何没跑出来,下官也是不知!”鲁明风冷声道,之前自己拉住林凡衣角的事情就像是没发生一样。

“哼!本官可是亲眼看到你拉住林大人的官袍,你......”

“戚大人!”鲁明风直接打断了戚光寒的话,继续说道:“戚大人你看到可不算,下官可不承认,毕竟你与对方乃是同一个衙门的同僚,想找人背锅,下官也是能理解的!”

鲁明风一口一个下官,暗示戚光寒想推脱责任,完全不像是一个皇子应有的作风。

“你!”戚光寒刚想指责,大门突然动了!

......

林凡在里面逛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于是就来到石门前。

他之前可以推开,其实大部是十几出的力气,其他几人用力尚少。

这石门是仿照日常使用的大门建造,林凡这一面有凹槽,专门用是手来开门的地方。

当然,也是被埋进来的人相信自己可以复活,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出路。

门虽然重,但是林凡的力气在刚刚又增长了,所以他打算试试。

现在的他,虽然是气武初期的顶峰,差一点到气武中期,但是实际上相当于气武后期,如果加上紫府的力量,妥妥的三境大圆满。

他可以尝试!

只见单手插进凹槽,用力朝着里面拉门。

他的左臂肌肉开始隆起,如同充了气一般。

嘎吱!

大门在拉动。

很快,大门就被拉开,林凡出现在戚光寒以及鲁明风的面前。

此时,鲁明风就像是吃了死苍蝇一般,脸色都变了。

而戚光寒老板脸也是露出惊喜的神色。

“你没事?”戚光寒左右看了看林凡,看起来除了官袍破了,身上并无伤势。

“戚大人过于担忧了,那尸煞沉睡千年,刚苏醒也只是吸了几个修为低劣的人的鲜血,修为只是暂时暴涨,本官与之战斗几十回合,它就不行了,被我斩了!”

林凡如此一套解释,合情合理,戚光寒是又惊又喜,而鲁明风则是只有惊。

林凡看了看鲁明风,话都没有说,直接离开,来到了地面。

地面上,雨已经停了,看来是他们进入墓穴之后不久停的。

“先回去吧,这件事天鉴司接手了!”

林凡看似呢喃,实则是对着后面的鲁明风说的。

现在这里出现了尸煞,天鉴司接手合情合理。

鲁明风看着下山的林凡背影,手也是紧紧的握拳。

回到衙门之后,林凡来不及换衣服,就和戚光寒讨论怎么写奏折上去。

前朝皇帝的墓穴塌了,这件事必须要让皇帝知道。

“如何写!”戚光寒看着林凡。

这件事林凡受了委屈,所以他要遵重林凡的意见。

“我来说,你来写,我字不好......”林凡有些尴尬道。

戚光寒也是无奈,林凡的字他还是见过,只能说能看。

“臣戚光寒启......。臣听闻囚笼山墓穴现世,遂与西齐天鉴司都指挥同知戚光寒,布政使司右参政严宽,右参议鲁明风进入齐庄王墓棺椁前,衙役打开棺材之后,右参议命衙役尽快拿出王玺与王剑,但是衙役不小心割破手指,致使尸变,我等刚快速奔逃......

幸而都指挥佥事林神勇,斩杀尸煞!王墓已经重见天日,恳请陛下下旨异地埋葬前朝王尸,叩请圣裁,西齐天鉴司都指挥佥事林凡,正月二十三日。”

林凡说了一大堆,从几人在山脚下相遇开始,写了很多废话。

“为何写这么多废话?”戚光寒头疼,他写公文都是尽量精简,哪有这么啰嗦,而且进入墓穴的前前后后,根本就不需要这么说。

“戚大人,这是政事啊!你按照我说的上报上去,不用任大人看,我们以巡=巡查使密折上报上去!”

林凡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他们虽然官职比任重低,但是巡查使的身份可以让这份奏折直接到天鉴司两位都督以及皇帝的手中,中间没有人参与。

戚光寒再仔细阅读一篇,文章没有大问题,就是太啰嗦了,连每个人的神态语气都要写得这么详细,看起来不像是奏折,而是说出人的话本。

再阅读一遍,戚光寒似乎看明白了。

他抬着头看向林凡:“你要是上了朝堂,估计不会吃亏!”

“哪里哪里?本官也是别无他法,要不这样做,就得罪了陛下与皇后!”

林凡笑眯眯的摇着头,他又不能上疏,说鲁明风拉着他的衣角不让他撤离,这件事都没有提,只是不经意间描述了撸明风面对王剑与玉玺的神态。

皇帝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这些逆子贪图皇位,而且是一个没有宗室身份的皇子敢去窥视皇位。

在皇帝来说,老三已经离开皇位继承人的圈子,自然不想对方对皇位还有什么垂涎,如果垂涎,那没有好果子吃。

“那好,今日这奏折就提上去!”

戚光寒对于那个鲁明风也是非常厌恶,但是没有办法治他,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皇帝是何等聪明,肯定会看出鲁明风的意图。

就算知道是林凡故意为之,又能如何?真要查起来,林凡可是连鲁明风扯后腿的事情都没提,这是以德报怨。

林凡一杯热茶下肚,整个人精神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