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历史军事小说 »民国之文豪崛起最新章节列表 » 237【交锋】

237【交锋】

文/王梓钧
民国之文豪崛起简介 本章字数:2782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 豪门婚怨:前夫请滚开 锦堂归燕 都市修仙奇才 农民小神医 星际回收商 我的野蛮姐姐 史上第一冒牌高手
    早在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就写过一部宏文著作,叫做《论法的精神》(原名《l'Esprit_des_lois》)。

    这本书由晚清思想家严复,首先翻译到中国,不过此时的中文译名还叫《法意》,《论法的精神》是后世版本的翻译名字。

    周赫煊提笔写道:

    “先秦诸子当中,法家和儒家塑造了两个强大的力量,儒家主张‘礼治’、‘德治’,而法家则崇尚‘以法治国’。《管子》曾言:‘威不两措,政不二门,以法治国,则举措而已’。意思是说,只要不政出多门,仅仅运用法律,就能如举手投足般轻松治理好国家。可见,我们中国人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从治国战略的高度来看待法律。

    汉代虽罢黜百家,后世的历朝历代,也都推崇儒家的‘礼治’、‘德治’,但从来没有哪个朝代,把法律也一起废除掉。中国也没有哪个盛世,不是法律健全,吏治清明的,就连皇帝也要守法!

    我们先来看个小故事。

    宋真宗年间,有个亲事官把皇宫里的金碟丢了。侍从对宋真宗说,先打他一顿。宋真宗不允,命人先找失物。侍从又说,不打他,他不知道厉害。若是金碟是被他自己藏起来的,他还能去找吗?一打他就招了。宋真宗强调,不能随便打人。侍从道,您是皇帝,想打谁就打谁。宋真宗解释道,我大宋是有法律的,大家应该按法律办事,皇帝也不该随便打人。

    此即为:天下之法,当与天下共之,有司守之以死。虽天子不得而私也,而后天下之大公立……”

    周赫煊写了一通中国古代的法律常识,又开始写西方的相关内容:

    “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曾著鸿篇巨作《法意》(《论法的精神》)。此书出版仅两年,便印行22版,各种外文译本相继诞生。《法意》是美国的建国理论基石,法国的《人权宣言》也脱胎于《法意》,中山先生三民主义之民权主义理论亦源于此书……”

    周赫煊大谈西方列强的法制精神,接下来又把孙中山当做自己的理论武器,他写道:

    “民国七年,中山先生在《孙文学说》中指出,中国的革命程序为军政、训政和宪政三个阶段。常总司令已经宣布革命进入训政阶段,何为训政呢?中山先生称为‘约法之治’,既制定约法,军政府、地方议会以及人民都要遵守,目的是让人民杨琛平等自由的资格和掌握主权的能力。

    而今之民国训政,只见军政府,却不见约法,或者说法律并不完善。

    最近有人说,党即是国,党即是法,这是在公开反对孙中山先生的遗训吗?

    上海党部封禁我的《神女》和《狗官》,我有两点异议。第一,法律依据在哪里?第二,执行机构在哪里?

    一没有法律,二没有合法的执行机构,此乃违背中山先生之训导。

    我请求中央政府,先订法律,再设相关执行机构,继而封禁我的作品,本人毫无怨言……”

    周赫煊写到这里笔锋一转,开始讨论以法治国的好处,以人治国的坏处,把问题上升到国家和民族的高度。而且每隔几句,都要提一下孙中山先生,反正把这尊大神搬出来,那些国党都找不出话来反驳。

    第二天上午,《大公报》以头版头条的形式,将这篇《论法的精神》全文刊出,立即引起进步人士的热烈支持。

    特别是上海地区,陈德征玩得太疯狂了,不讲道理的见人就怼。他此时主办着上海《国民日报》,经常自己写文章讨伐某人,然后让手下的党棍,甚至是出动流氓混混行凶,完全无视法律。

    周赫煊这篇杂文一出,立即被各大报纸纷纷转载,开始批评上海党部的胡作非为。

    然而,圣斗士毕竟是圣斗士。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

    隔日下午,凡是转载这篇杂文的上海报纸,全都收到上海党部的警告。紧接着,30多个流氓冲进《大公报》上海分社,不分青红皂白打砸一通,连张季鸾都受了轻伤。

    这还不算完,陈德征又在上海《国民日报》写文章,逮着周赫煊狂怼:“周赫煊此人,是个彻彻底底的文奸。他喝洋人的奶长大,早就不是中国人了,连思想都彻底洋化。这个人毫无骨气,先给褚玉璞做秘书,又给张学良做秘书。攀附张家父子的权势,就此当上北大的校长。北大乃中国当代大学祖庭,岂是他一个毫无资历,毫无品德的人可以做的?此人妖言惑众,妄自曲解中山先生遗训,其心昭然若揭,就是要反对中央政府。他的《神女》、《狗官》,都是在张氏父子的支持下,为诋毁中央政府而写,上海党部查封他的书,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随即,上海20多家报纸,齐刷刷地开始讨伐周赫煊。

    而帮周赫煊说话的文章,则没有一篇能够发表,谁敢发表谁就要被查封。

    周赫煊气得直发笑,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胡适会在明年辞职出国了,这笔仗根本没法打。

    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能相信,陈德征前几年还是个中二文青?这家伙甚至反对文学商业化,认为真正的文学,应该是纯粹的文学。他还号召社会改革,搞什么文学革命。

    结果一朝得势,立马就摇身变成党棍,逮着谁都咬。

    如今常凯申正在和张学良谈东北易帜,这可是超级重要的事情。但陈德征就敢在这个时候,写文章骂张作霖、张学良,认为他们是日本人的汉奸走狗。

    “简直无耻之极!”

    徐志摩气愤地扔掉报纸,对周赫煊说:“明诚,别人不敢说话,我来帮你说。下一期的《新月》杂志,我就发起征文活动,让那些不能发表的文章,全都在《新月》杂志上发表!”

    “不用,你等着看好戏吧。”周赫煊笑道。

    《新月》杂志敢这么做,铁定被查封,就跟历史上帮胡适说话一样。

    几天之后,《大公报》上海分社恢复正常,那些被砸坏的机器也换上了新的,反正周赫煊也准备更换设备了。

    《大公报》的头条标题是——《常总司令爱读书、喜读书、读好书》。

    嗯,其实也没啥特别内容,只是新闻里大肆吹捧常凯申,说他不仅治国有道、治军有方,而且还是个喜欢读书的有内涵、有思想的领袖。文章最后稍微提了一句,常总司令在北平慈云寺行馆的书房里,摆着周赫煊先生的全部作品,包括被上海党部查封的《神女》和《狗官》。
(快捷键 ←)上一章:236【党即是法】返回目录下一章:238【大水冲了龙王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