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其他类型小说 »上帝使用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七章 第一步267

第八百六十七章 第一步267

文/小生慕容
上帝使用手册简介 本章字数:2716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位面宇宙 绝色总裁爱上我 传奇巨星 妙手小仙医(闪小龙) 位面农场主 校花的贴身高手 欲爱重生:总裁的命定前妻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
    袁长文感受到某种空洞的难受,并不像之前那股难受,恨不得想要自杀的难受。

    此刻的状态,有点像无所事事,但又并非无所事事的无聊。

    自己始终在对照地图,自己始终想要成为老师那样的人。而这个所谓的“老师那样的人”根本就是在模仿老师的言行,也就是说,想让袁长文这个角色成为老师那样的角色。

    统统都是角色的模仿。

    老师对于一切云淡风轻,所以我也应该对于一切云淡风轻。如果自己做出某些言行跟老师表现出的状态不一样,那么我就会怀疑自己。

    真是搞笑呐!

    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角色的属性,角色是好人是坏人,角色是仁慈还是残暴,角色是慈悲还是抱怨,等等一系列的东西统统属于角色属性。

    真实就是真实,角色属于虚假,属于不存在的玩意。通过模仿老师的言行,有什么用呢?仔细想想,就算最后我触碰真实,难道角色的表现就跟老师一模一样吗?

    老师喜欢吃水饺,难道我不能喜欢吃火锅吗?

    如果这些东西可以不一样,那么谁来判断有哪些东西必须一样呢?谁来判断触碰真实的人应该如何表现呢?那些经典书籍?还是那些门派所谓的教义?又或者,是那些传说故事?

    佛陀跟耶稣的言行一样吗?老子又是如何行事的?

    这些都不重要,也许触碰真实之后会有什么共同的状态,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些共同的状态是什么。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去假装自己知道。无论多么权威的人士宣称,就算是老师也没法详细描述那种状态。

    更何况,就算详细描述,我也没法相信。因为我的诚实,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就是一种猜测。

    斩杀,根本不需要在乎角色的言行。

    当然,这在斩杀的初期也许会造成困扰。比如,我不需要在乎角色的言行,那么我根本就可以不斩杀,或者说,我一边抓住自我定义一边斩杀。

    搞笑,说得自己好像已经迈过斩杀初期,来到什么所谓的中后期。狗屎!我怎么知道这一点?难道这不是一厢情愿的猜测吗?

    没有任何必要去依赖老师,如果必须有个老师才能触碰真实,那么第一个触碰真实的人是如何办到的?既然有人能够做到,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能做到?

    袁长文刚刚燃起的热血,瞬间就被自己浇熄了。

    因为角色是设定的,有些人需要老师才能触碰真实,有些人不需要老师。有些人可以站在人生巅峰,有些人只能处于社会底层,有些人可以通过奋斗跻身社会上层,有些人会倾家荡产从此沦为路人。

    这些有什么不可以吗?

    袁长文这个角色,就是被设定为永远没法触碰真实,有什么问题吗?

    同样,“设定”这个词汇也是建立在时间线性流逝的假设之上。仿佛,已经设定完成,然后从头到尾开始播放,于是整个人生犹如画卷般徐徐展开。

    此刻,我觉察到的画面元素,关于我的过去是如何发生的。这些东西,仅仅是“事情只能这样”的状态。尽管我不知道这些虚假之物是如何产生的,那份觉察又是如何幻化出这一切,但这些东西毕竟已经存在。

    不真实的存在,虚假的存在,因为真实不可能在这个虚假的世界中显现,所以有什么是真实的呢?

    没有。

    我此刻觉察到脑子里的记忆,其记忆中显示了自己过去是如何选择的,自己过去是如何成长的,自己过去经历了什么事情等等。这些就是被设定好的内容,一旦移除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过去是否真实存在。

    而此刻我又觉察到这些画面元素,不是设定好的是什么?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会觉察到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被我觉察到。

    就算承认时间的线性流逝,角色依旧是被设定好的玩意,没人可以否认宿命论。

    袁长文发现自己又开始搞笑了,为什么要承认时间的线性流逝?为什么要承认时间就是像我们理解的那样,从过去到未来?这种“就算……依旧……”的句式,在说给谁听?

    我没法站在此刻说话,当我反应过来“我此刻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说完这句话了。觉察到的,永远都是脑子里的记忆。

    而这些记忆,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刻没有话语,此刻没有思维,此刻的所有都是静止的。而正是这种对脑子里的记忆毫不怀疑,才让整个世界看起来真实无比。

    人物的运动、对话、目标的奋斗,这些东西才会变成可能。

    有没有可能,这个虚假的世界就是按照时间的线性流逝来运转的呢?

    我不知道,但也仅仅是可能而已。无法确定,就应该有无法确定的态度。我既然并不知道这一点,那么为什么自己始终相信时间的线性流逝呢?

    而时间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因为时间并非无限,并非真实。那么,不真实的不存在,所以这些不过是一种假象。

    就像我始终认为自己就是袁长文这个角色一样,同样是非常高明的幻觉。如果没有这些精心策划,如何来玩转整场梦境呢?如果这个世界就像垃圾网游一样漏洞百出,谁还去追求什么人生巅峰呢?

    此刻我觉察到的脑子里记忆相关内容,根本就是不知道如何出现,而且已经出现。尽管我不相信自己经历了这些东西,但脑子里的记忆就这么霸道的横在那里。

    所以,有什么是错误的呢?过去根本不存在,还谈什么错误呢?所有的东西都是此刻觉察到的内容,有什么是错误的呢?

    就像一幅画,画着某人正在屠杀村庄,有什么错误吗?有什么不对吗?有什么不可以吗?

    是某人不能够屠杀村庄吗?是某人不应该屠杀吗?

    可是,这些东西已经呈现出来,已经被画了出来,有什么问题吗?

    我根本不知道事情是不是如同觉察到的画面元素那样,某人从出生到长大,从村子外走进村子,然后开始屠杀村庄。这些东西,我根本无法知道。

    或者说,这些东西同样是此刻觉察到的画面元素。

    画面之外没有人!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百六十六章 第一步266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八百六十八章 第一步268(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