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都市言情小说 »天下第一道长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黄粱(五)

第十九章 黄粱(五)

文/诸羊黄昏
天下第一道长简介 本章字数:2919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萧易李晓佳 信仰神朝 中州麒麟志 丈六金身 擎天者 我的家人都不简单 联姻后大佬天天拆我马甲 我真没想重生啊
    “爸,你终于清醒了...”

    刘子扬哭的像一个孩子。

    如果说刘若西在梦中并没有失去刘子扬的陪伴,那么刘子扬就是真真正正的失去了刘若西4o年。

    如今刘若西一朝清醒,眼泪哗哗的掉。

    一个中年汉子哭的像个孩子。

    “孩子啊,是爸对不起你,是爸的错,是爸太软弱了,一直不愿意面对现实...”

    另一边,在等两父子的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李云却是询问道:“刘先生,你还记得你进入梦境之前,做了什么吗?”

    刘若西思虑了良久后说道。

    “当时我在看电视,电视上播出说瑛国和华夏政府谈判关于港岛的归属权,当时我觉得港岛高兴有可能回归,于是乎就多喝了一点酒...”

    “用的可是那一个酒樽?”

    李云拂尘指着另一边的货架上,一个古朴的酒樽。

    在梦境里,这酒樽也出现过,在刘若西的梦境里,许多古董都和和现实不同,却都有这一副酒樽。

    刘若西猛的点头。

    “对对对,就是那一副酒樽。”

    “爸,你怎么用古董来喝酒啊。”刘子扬却也是有些愕然,他都惊呆了,自己老爹居然用古董杯喝酒。

    被刘子扬这么盯着刘若西也有点不好意思:“我当时不是看着好消息,这不是高兴了想喝两杯么,随手就弄了个酒樽来倒上酒了。”

    李云则是取下了这酒樽摩挲着,使用望气术,这酒樽上竟散着五彩斑斓的色泽来,能窥见灵韵散而出,绝非凡物。

    刘子扬小心翼翼中带着十分的恭敬,对于他来说,李云对他们家有再造之恩。

    一个破碎的,失去父亲的家庭重新找回了温暖。

    “大仙,这酒樽...有什么问题吗?”

    “以此樽为容器饮酒,可陷入美梦,除非自行醒来,否则美梦会一直做下去,如同你的父亲一样。”李云端详着这酒樽,说道:“此物与我道门有缘,如若方便的话,让予贫道可好?”

    “大仙,你要的话尽管拿走!”

    虽然听李云的描述这玩意是个很神奇的宝物,可刘子扬还是对其恨之入骨。

    就是因为这玩意,自己才失去了父亲四十年的时间!

    对他来说这酒樽就是他四十年噩梦的源头,这噩梦源头不要也罢!

    “多谢。”李云淡淡一笑,收回了这酒樽,同时对着庭院的青玄说道:“青玄,走了。”

    人家一家团聚的时候就别搀和了。

    “大仙...”

    刘子扬还想挽留,却被刘若西先说道:“大仙,有缘再见。”

    刘若西知道这等仙人不是三两句话可以挽留的。

    “有缘再见。”

    道人的声音渐行渐远,似乎在逐渐漂往远方,李云在几人的注视之下骑上了青牛,消失在了原地。

    来无影,去无踪,仿佛真仙不觅踪。

    也许有缘得见,却不知何时能有缘再见!

    “这位是真神仙啊,能结交这样的人真是你的福气...”刘若西呢喃道。

    “多亏了冬冬他们啊,我也不知道我此生竟然有福缘能够结识到这样的神仙。”刘子扬有些感慨,不过最后还是收起了心思.

    刘子扬将心思放回了已经回归的父亲说道。

    “爸,我跟你说一些事儿。”

    “什么事儿?”

    “这几十年里,咱们国家生了什么,不仅仅港岛回归了,我们国家啊,也支棱起来了呢...”

    “哦???”

    刘子扬和刘若西分享着这些年里,国家生的事情。

    从辛酸,到苦难,到艰难前行,到如今的扬眉吐气。

    时光还长,还有很多时间诉说。

    那些年,那些事。

    ......

    李云并没有直接骑着青牛飞回道观,而是在林荫山道里行走,让青玄收起他身上的云纹让他看起来仅仅只是一头寻常的青牛罢了。

    来去悠然,骑着青牛的道人,正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手中的酒樽,青牛则是似乎会自行寻路似的,朝着归去的方向悠然走去。

    李云欣赏着手中的酒樽,外形青铜古朴,若是单纯从外外观来看的确和寻常古董无甚差别,可这酒樽却是能让人沉沦美梦的危险宝物。

    “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有神奇效果的玩意,真是涨姿势了。”

    “神道时代怎么都会留有一些遗产下来,虽然如今灵气稀薄几乎不可闻,但奇异宝物不可能全数消失,甚至随着如今灵气复转,一些原本沉寂的珍奇物件都开始复苏。”系统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说道:“虽然这黄粱樽在神道时代属于平庸灵物,可对于如今的时代而言,这应该算属于比较危险的器物了,对于你这样的修行中人而言,除非是自愿迎合此宝灵韵,否则不会对你起到半点作用,充其量会加重酒水的醉意。”

    原来这玩意叫做黄粱樽。

    黄粱酒樽,一杯酒,一杯醉,一梦黄粱。

    李云觉得这名字还真没叫错。

    “嗯,的确啊,没有修为在身,自身意志无法勘破清明虚妄的人是根本无法抵抗那让人沉沦的完美世界。”

    李云看着这雕花玄奥纹路的酒樽有些感慨道:“不过仔细想想,人世间如此多苦,如若能真的有机会选择沉沦梦中的话,恐怕也有许多人会去选择吧。”

    系统呵呵道。

    “那宿主何不一饮此酒就此脱苦?一切烦,一切恼,皆会化为虚无。”

    “非也非也,这酒纵使能给我带来沉沦美梦,可他终究不是人间。”李云看着这黄粱樽眉眼带笑,看的却是非常清楚。

    系统继续说道。

    “这美梦非人间,却是天上人间,你能想象到的一切美好,都能由黄粱樽呈现,这不好吗?在梦境里,你就是神灵,这个世界的一切由你来揉捏,一切因你的喜乐而为,在那虚幻的梦境里,你就是神。”

    “非也,非也,人间虽多苦,可人间终归是人间,喜怒哀乐甜辛苦,终归还是这人间更真实,来一遭,走一遭。”李云骑在青牛之上,倒举酒樽饮下其中美酒:“何不潇洒走一回?”

    夕阳之下,一个道人,一只青牛,一樽酒,享受今朝醉。

    在人间。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八,黄粱(四)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章 人间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