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玄幻魔法小说 »不嫁学神:萌妻,你好甜最新章节列表 » 第145章 巧克力啊

第145章 巧克力啊

文/兔奶猫
不嫁学神:萌妻,你好甜简介 本章字数:16024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我要大宝箱 首长老公,太闷骚! 都市阴阳师 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纵妻无度:双世宠夫 超级神血脉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
    沉默蔓延。

    陆萧的神情僵冷,面上窥探不出丝毫情绪。

    白石抬着手,想让他拉自己一把。

    谁知他却一动不动,像根木头似的。

    “女生嘛,嘴上说着不要身体总是很诚实的。”白石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扶着栏杆站起身。

    随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他接着道:“她嘴上说不喜欢你,可身体反应却处处都证明她是喜欢你的。”

    所以有时候,不要用耳朵去听女生说的话,得用心和身体去感受,贴近她的心。

    陆萧还是不懂,苏甜她的身体反应……怎么就证明她是喜欢他的了?

    白石见他一脸木讷,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机灵劲。

    不由叹了一口粗气:“阿萧啊,你说她要是不喜欢你,你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骚扰她。”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早就报告老师了。”

    可是苏甜没有。

    她只是悄悄的拒绝着陆萧,并且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说明什么?

    说明她为陆萧考虑了。

    若是这件事情传出去,传到老师的耳朵里。

    陆萧的名声迟早不保。

    就苏甜为陆萧着想这一点来看,她心里不可能像陆萧自己所说,是厌恶他这个人的。

    谁特么傻逼,还帮自己讨厌的人维护形象?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么霸总的一面。”白石抱着双臂,目光在陆萧身上一番游移,嘴角的笑渐渐变深。

    在白石记忆中,陆萧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好像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提不起他的兴趣来似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端着“学神”的架子太久了,还真把自己当成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神了。

    也就遇上苏甜以后,白石觉着他的反应、表现、思维,像个普通人了。

    “霸总?”陆萧蹙眉,一脸狐疑不解。

    什么霸总?

    白石憋笑,“霸道总裁啊!现在女频小说里,男主的人设一般都是霸道总裁。”

    “你不是说苏甜说你自私么?你那番行为,是挺霸总的。”

    简单来说,真的就是不顾对方感受,比较自私的行为。

    一般正常人,只要没有受虐倾向,估计都不喜欢被人处处霸道强制着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吧。

    所以陆萧说苏甜之前被他纠缠得发怒,白石还勉强能理解:“不过苏甜那丫头的承受力也忒弱了点,不就是三番五次的纠缠吗,这就受不了爆发了?”

    白石行不明白。

    瞧着苏甜应该是个韧性非常强的女孩子才对啊。

    陆萧摸摸鼻梁,目光移向夜空。

    他刚才只把他和苏甜之间的事情,简单跟白石说了一下。

    不包括他一次又一次强吻那丫头的事情。

    听白石这么一分析,陆萧隐约明白了一些。

    首先第一点,苏甜内心对他是有好感的。

    否则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忍让,没把他的所作所为报告老师。

    要是上报老师,陆萧想,他这种行为,估计已经被记大过了吧。

    第二点,苏甜对他之所以这么排斥,不肯跟他在一起,是因为他太强势、霸道的。

    所以说,她不喜欢强势霸道的男生?

    她喜欢……君凡那样温柔的,循序渐进的?

    这个念头在陆萧心里扎了根后,让他非常不爽。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苏甜对君凡的态度,和对他的态度,确实截然不同。

    “是不是我收敛了脾气,她就会接受我了?”

    良久,陆萧喃喃一句。

    若非夜里安静,以陆萧刚才那细若蚊吟的声音,白石可能真的听不见。

    愣了一会儿,白石才皱着眉认真思考了一下陆萧的问题。

    最终,他摇了摇头:“我觉得有点难啊。”

    “按照你所说的,苏甜拒绝你的那些理由,我觉得她在你面前有点自卑心理。”

    换句话说,就是苏甜潜意识里觉得她自己是配不上陆萧的。

    “不过这也正常,就连我都觉得,她配不上你。”

    苏甜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女生,哪里配得上优秀的陆萧。

    话落后,白石似想到了什么,语气沉了沉,认真了些:“阿萧,我问你啊,你确定你真的喜欢苏甜?”

    “那个丫头到底有哪里好的?”

    “你会不会是产生错觉了,其实你对她并不是喜欢?”

    白石严重怀疑,陆萧这个没有一点感情经历的小白,是感官出错了。

    他的话落后,少年白了他一眼,眉头一蹙:“你喜欢许思淼也是错觉?”

    白石:“……”

    翻身学着陆萧的样子,背靠着栏杆。

    白石皱着眉,抿唇沉思了片刻,摇摇头:“爷跟你可不一样。”

    “爷可是谈过无数场恋爱了!对许思淼吧,反正爷现在是喜欢她的。”

    但要说是爱,那好像还早了点。

    “你知道的,我这人从来就想得开。拿得起放得下。”

    反正他就追着许思淼试试,能泡到那是最好,若是泡不到手,也就算了。

    陆萧凝眸,目光沉了沉,幽幽道:“可我放不下。”

    “有句话叫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我对苏甜,既是如此。”

    少年的声音很平静,无波无澜,语气特别坚定。

    这话深深震撼了白石,他侧目,错愕的看着陆萧,一脸不可思议。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陆萧吗?

    一日不见,思之如狂这种话,怎么会从他嘴巴里钻出来的?!!!

    这个世界真是太玄幻了!

    白石暗自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许久之后才喃喃道:“这么说来,你丫来真的?”

    他还是想不明白,陆萧到底喜欢苏甜什么。

    其实连陆萧自己也想不通。

    但他就觉得苏甜很特别,觉得她笑起来有一种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的温暖感觉,看着她就好像拥有无限的原动力。

    觉得她一举一动都可爱到爆!

    觉得她说话的声音,就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赏心悦目。

    有时候……陆萧也禁不住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也许,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让人疯狂吧。

    “你说,怎样才能让那丫头接受我?”

    “据你描述,我觉得苏甜是个谨慎胆小的小丫头。”

    她缺乏安全感,对自己不自信,甚至也不信任陆萧。

    不信任陆萧是真的喜欢她,或者说,不敢确定陆萧对她这份喜欢能持续多久。

    这样的女生,是最难搞的。

    “她要的不只是你这顷刻间的感情,她若是要,只要你的一辈子。”

    白石的语气很沉重,一点不符合他这个年龄段的少年。

    陆萧同样认真,嘴角勾了勾,点头:“我愿意给她一辈子。”

    “no!阿萧,你不能把话说得太满。”

    “人的一辈子可不短,你能确定自己在这漫长人生里,始终对她专一不二?”

    “反正换了我,我不敢保证。”

    甚至白石觉得,喜欢上苏甜这样较真,理智过头的女生,是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换了他,追求许思淼。

    许思淼对他的要求是保证一生一世都爱她。

    白石觉得……他可能会退缩。

    “总之阿萧,我劝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苏甜这样的女孩子,太贪心了,她要你保证的是一辈子啊!”

    一辈子……

    陆萧眯眸,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正好。”

    正好,他想要的,也是她的一辈子。

    “问题是现在不管你说什么,她都不信你能一辈子都只喜欢她一个,这才是最难搞的地方!”

    白石挠头,眉头蹙得紧紧的。

    一来是因为陆萧这笃定的语气,二来是觉得苏甜这丫头性格太过别扭,常人真的很难理解。

    “你只管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她接受我。”

    陆萧的目的非常明确。

    他现在只希望苏甜能接受他这份感情,不管需要他为此付出什么,他都愿意。

    白石觉得他傻,可他又不能佐证他的想法。

    最终,白石只轻叹了口气:“面对苏甜这种女生,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行动证明自己对她的感情。”

    苏甜这种类型的女生,不信嘴巴里说出来的甜言蜜语,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见的。

    所以陆萧只能用行动去证明,少说多做,一点点让苏甜明白他的苦心。

    “需要多久?”陆萧蹙眉。

    他太着急了,急着想要从苏甜那里得到回应。

    急着想要听她亲口承认喜欢他。

    白石耸肩,摇摇头:“这种事情我可说不准。”

    “也许一天两天,也许一个月两个月,也有可能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

    “这得看苏甜的思想能不能转变,她能不能被你的行动打动,愿意去相信你对她的感情,相信你对她是专一长久的。”

    “或者说,等她鼓足了勇气,兴许她也会自动的来到你身边。”

    “总之阿萧,你要是真的非苏甜不可。那你就得耐得住时间的磨练,静心等待吧。”

    白石话落,抬手拍了拍陆萧的肩膀。

    他还叹了口气,感觉陆萧就是个病入膏肓的人,已经深深陷入对苏甜的执念,无可救药了。

    该说的说完后,白石抬步打算进屋。

    却不想,肩上一沉。

    陆萧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沉声问了最后一句:“怎样才能拉近我和她之间的距离?”

    “很简单啊,只要你们处于一条水平线,只要你从神坛上下来,只要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学神’。”

    “你们之间的距离自然而然就缩短了。”

    苏甜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

    陆萧却是一身光环,无比的耀眼。

    要想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要么,苏甜成为跟陆萧一样,耀眼的存在;要么,陆萧成为和苏甜一样,平凡的存在。

    相较之下,还是第二种办法比较快捷。

    毕竟,天才、神,不是谁都可以成为的。

    陆萧想要最快的办法,只能他自己步下神坛,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和苏甜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

    白石话落,落在他肩上的手挪开了。

    他回眸深深看了陆萧一眼,见他面色无比凝重,原本想说点什么,最终却是什么也没说,径直回了屋里。

    对于陆萧这种“病入膏肓”的人,好像不管他说什么,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至于陆萧,还靠在栏杆上,低着眼帘,回味着刚才白石说的那番话。

    和苏甜处于一条水平线吗?

    从神坛下来,不再做那个高高在上的学神……

    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被全校师生称为“学神”。

    是接连三次考试霸占年级榜首开始?还是从他赢了奥数比赛,拿了冠军回学校开始?

    连陆萧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以至于现在他脑子里有点乱,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能从神坛上下来,才能脱下“学神”的光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

    女生公寓。

    熄灯之后,整栋公寓楼都很安静。

    苏甜蹑手蹑脚的推开宿舍的门进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长桌前,正在赶作业的许思淼和江漫婷。

    她们俩都是A班的学生,算是年级尖子生。

    这周末作业有点多,又因为校庆的原因,耽搁了不少时间,只能这会儿在宿舍里点灯熬夜赶作业。

    看见苏甜回来,许思淼只匆匆瞥了她一眼。

    台灯的光照射范围有限,苏甜处在暗处,许思淼自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更别说注意到她通红发肿的核桃眼了。

    “回来了,你去哪儿了?”

    许思淼垂首继续写着作业,只是惯性的关心苏甜一句。

    谁让她是苏甜的表姐。

    苏甜反手关上了门,有些迟钝,好一阵才清了清嗓子,小声回道:“去散了会步。”

    她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和声音,生怕被许思淼听出她哭过。

    话落后,也没等许思淼回答,苏甜直接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进去。

    她拿手机打灯,用自己的私人脸盆接了一盆凉水,把毛巾浸湿。

    然后拧干,用来搓了一把脸。

    顺便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只祈祷着,明天早上醒来,眼睛已经消肿恢复正常了。

    不然她还得编一个借口,去搪塞苏笑和许思淼。

    苏甜麻溜的洗漱完,便上床了。

    许思淼和江漫婷都在忙着赶作业,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宿舍里其他人,早已经上了自己的床,要么躲在被窝里玩手机,要么已经睡了。

    “对了,我听说今晚又有人跟学神表白来着。”

    苏甜下铺。

    正拿手机刷着开心消消乐的苏笑冷不丁开口。

    她这话,瞬时打破了宿舍里的沉寂。

    原本已经被苏甜判定为睡着了的王菱花和舒洁都从被窝里露出头来。

    “我也听说了!正纠结要不要告诉你们呢,啧!憋死我了!”王菱花是个性急的。

    但是之前因为林悦琪散播谣言,被学校惩罚以后,她就不敢乱传八卦了。

    尤其是关于陆萧的八卦。

    今晚舞会上听见了点风吹草动,她心里早就痒得不行,想着回到宿舍要跟苏笑她们八卦。

    但回来以后,谁都没提这个话题,她又不敢擅自开口。

    所以……

    一直憋到现在。

    “我听说表白的是D班的班花,那个叫冯晴的。”王菱花的消息一向比较灵通。

    宿舍里好多八卦,都是从她嘴里听说的,而且有头有尾,可信度很高,不像是随口编撰的。

    正埋头写作业的江漫婷忍不住笑出声:“冯晴?她也算班花啊。”

    冯晴的颜值,在高一整个年级里,前三十都排不上号。

    真没想到,她居然是D班的班花。

    “曼婷,你认识她啊?”王菱花下铺的舒洁也忍不住插了句嘴。

    女生嘛,天生有一颗八卦的心。

    整个宿舍里,也就专心写作业的许思淼和刚刚上床的苏甜没有搭腔。

    但她们两人都安静听着。

    尤其是苏甜,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和陆萧有关的事情,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耳朵。

    “冯晴啊,以前初中的时候我跟她同班过。”

    “不过也就初中开学第一期。”

    初中那会儿,第一学期是随机分班的,没有像上高中这样,还进行了分班考试。

    那时候成绩好的、不好的,待遇都一样。

    初一下学期,才开始以成绩排名分班的。

    所以江漫婷和冯晴也只是同班了一学期而已,两个人交集也不深。

    只是听王菱花说冯晴是D班班花,江漫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就冯晴那颜值,还不如她呢!

    “她还真有勇气。”江漫婷冷笑一声,笔尖一顿,不由抬头往苏甜的床位看了一眼。

    原本她以为,苏甜会有所反应,没想到那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像,是睡着了似的。

    “喜欢学神的人多了去了,敢去找他表白的,还真是不多见。”苏笑喃喃。

    毕竟陆萧一直都是高冷禁欲系人设,给人的感觉就是不近女色。

    不仅如此,他初中那段时间,身边连个同性朋友都没有。

    “说起来,你们还记不记得第一个跟学神表白的妹纸什么下场?”王菱花笑出声。

    宿舍里寂静了两秒,苏笑也跟着笑了。

    连专心写作业的许思淼,都忍不住抬头,望着台灯散发出来的微光回忆了一下。

    然后……

    “噗嗤——”许思淼笑了,“你们说的是那个被全校通报批评,最后自己退学的女生?”

    那时候好像是初二上学期吧。

    陆萧在初一那一整年里,从未离开过年级成绩榜单的榜首,正式被全校师生封为“学神”。

    再凭借他自己俊朗的外表,高冷的气质,当时就已经是学校里无数女生心目中的男神了。

    爱慕他的女生可多了!

    估摸着排队能从教学楼排到校门外去。

    学校不少女生都偷偷给他课桌里塞过情书,不过没有一个得到回复的。

    甚至有的情书不知道怎么,流到了女生们各自的班主任手里。

    私下里批评过后,递情书的风波算是过去了。

    直到初二上学期开学不久,有个女生大着胆子堵了陆萧的路,亲口向他表白。

    当时陆萧什么都没回,仿佛没有听见女生的话似的,一脸漠然的离开了。

    事后不过一周,学校就公开批评这名女生,而且还在早操期间,上台念检讨。

    女生到底脸皮薄,事后全校师生都知道她跟陆萧表白的事情。

    学生们私下里议论纷纷,最后逼得那个女生转学了。

    自那以后,似乎就没有哪个女生敢直接拦下陆萧,跟他表白了。

    甚至大家还在背后揣测,是不是陆萧将那些情书,还有那个跟他表白的女生上报给老师的。

    “学神怎么可能是那种打小报告的人!分明就是那些嫉妒他的男生干的,要么就是那个女生的情敌举报的!”

    苏笑信誓旦旦。

    她自始至终都是学神的忠实信徒。

    上铺侧卧,面朝着墙壁的苏甜不由抽了抽嘴角。

    她多想告诉苏笑,她的想法错了。

    陆萧不是那种打小报告的人?那林悦琪的舅舅,估摸着也就不会被教育局的人带走调查,至今还停职在家等消息了。

    “反正我是挺佩服冯晴的,她还真敢找学神表白呢!”

    王菱花咂咂嘴,重新躺下,掖好了被角。

    长桌前的江漫婷不由多问了一句:“最后呢?学神接受了?”

    “怎么可能,学神怎么会喜欢那种妖艳贱货。”王菱花嗤笑,扭头瞥了眼背对她正埋首写作业的许思淼:“学神就算要喜欢,那也只可能喜欢咱思淼这种才是。”

    苏甜的心口钝痛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翻了个身,平躺着。

    江漫婷随时都注意着她那边的动向,见她有了些微动静,便料想她肯定没有睡。

    附和着王菱花的话,接着道:“也是,学神可不是谁都配得上的。”

    “想跟学神在一起,好歹也要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江漫婷这话,声音较之刚才要大一些。

    似是怕谁听不见似的。

    坐在她对面的许思淼不由蹙眉,抬头瞥她一眼:“你又不是陆萧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他是以斤两择偶的?”

    “喜不喜欢一个人,不是由大脑决定的。”

    女音淡淡的,有些凉意。

    宿舍里几人顿时安静了。

    江漫婷没想到自己会被许思淼怼这么一句,握着笔的手不禁收紧,沉默了片刻,却是只能牵强扯起唇角。

    “对,思淼说的对。”

    许思淼没应她,只兀自埋下头,翻了一页:“再说了,陆萧喜欢谁不喜欢谁,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吗?”

    “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是打算下来陪我写作业吗?”

    许思淼冷幽幽的说完这句后,宿舍里谁也没再吭声了。

    大家都累了,谁特么想熬夜写作业啊!

    宿舍里总算安静下来,许思淼可以静心做题了。

    而床上的苏甜,终于可以闭上眼,暗暗舒一口气。

    她脑子里还回荡着许思淼刚才的话。

    喜不喜欢一个人……不是由大脑决定的。

    是吗?

    不由大脑决定,那由什么决定?

    可她判断自己对陆萧是否喜欢,就是用脑子去仔细考虑的啊。

    搞不懂。

    翻身,再次面向墙壁那侧。

    苏甜放空了大脑,试着转移注意力。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的,她开始去想下下周第一次月考的事情。

    想到自己的英语,她慢慢进入了梦乡。

    ……

    梦里。

    苏甜仍旧没能逃脱陆萧的魔爪。

    那道身影依旧盘旋在她身边。

    甚至她还梦到了自己和陆萧交往,甚至订婚的场面。

    她看见那个白衣飘飘的少年,牵着她的手去了民政局。

    民政局的阿姨特别的温柔慈蔼,为他们办理结婚证件。

    画面很美好,一切都很顺利。

    可就在证件办理过程中,坐在她和陆萧对面的阿姨忽然沉下了脸色。

    那张慈蔼的脸,变成苏甜他们班英语老师的脸。

    英语老师凶巴巴的对苏甜说,因为她的英语成绩不及格,民政局不能发放她和陆萧的结婚证件。

    更不允许她和陆萧结婚!

    苏甜是被梦里英语老师的怒吼吓醒的。

    醒来时,宿舍里的灯已经亮了,她出了一脑门的汗。

    学校里晨练的广播已经响了。

    宿舍里还没有人起身。

    苏甜微张着嘴,像是溺水上岸的人,拼命的吸了几口气。

    心率才渐渐平缓,恢复了正常。

    慢吞吞的坐起身后,苏甜抬手抹去了额头上的薄汗。

    她这都做的什么狗屎梦!

    梦见陆萧也就算了,居然还梦见跟他去民政局领证!

    梦见领证也就算了,偏偏还特么因为英语不及格被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拒绝了!

    呵呵——

    这是什么征召?

    难道是预言她下下周的月考,英语成绩会不及格?!!

    这么一想,苏甜又吓出了一身冷汗。

    在床上呆坐了三分钟,她掀开被子,将床收拾整齐。

    被子叠成豆腐块,然后才顺着楼梯下去。

    许是因为上下床摇晃的关系,下铺的苏笑也醒了。

    摘了眼罩,扭头就看见了从上铺下来的苏甜。

    “甜甜……”

    苏甜落地后看了她一眼,想到自己昨晚肿的像核桃一样的眼睛,她压低了声音问苏笑:“你看我眼睛肿不肿?”

    “啊?”苏笑抱着被子坐起身,张大了嘴巴打了个哈欠,吧唧了两下嘴,摇头:“不肿啊,布灵布灵的!”

    苏甜失笑,没再说什么,转身去了洗手间。

    她洗漱很快,洗漱完从洗手间里出来,宿舍里其他人才陆陆续续的起床。

    趁着大家还睡眼惺忪,没霸占洗手间。

    苏甜拿着一套长款运动转进去,换下了睡衣。

    她今天穿的是一套蓝白色的长款运动装,卫衣款,连衣帽。

    长发绑成了丸子头,苏甜将手往兜里一揣。

    视线扫过已经收拾的差不多的苏笑,又看了眼刚下床,先倒了杯水喝的许思淼。

    “我先走了,你们快点啊,别迟到了。”

    她换了鞋,刚出门,背后就传来苏笑让她等等的声音。

    那丫头慌慌张张的跟出来,一边走一边提鞋后跟,跟着苏甜一起去了操场。

    ……

    晨跑时,A班就在B班前面。

    列队绕着塑胶跑道跑圈后,班级与班级之间的距离就会拉得很近。

    否则学校人太多,跑道根本装不下。

    苏甜站在B班的第一排,陆萧在A班的最后一排。

    开始跑圈后,两排无缝衔接。

    巧的是,今天苏甜前面那人,正好就是陆萧。

    昨天晚上的吻和那番告白,不自觉的浮上苏甜的心头。

    她跑着跑着,呼吸急促起来,心脏律动也开始加快。

    原本落在陆萧后背的视线低埋下去,不敢再直视他,哪怕只是一记背影。

    整个晨跑的过程中,苏甜都是心不在焉的。

    以至于最后前面不知道哪个班级堵塞了,队伍的速度缓了下来。

    她没有注意到,还是维持原本的速度,直挺挺的撞上了跑在她前面的陆萧。

    额头狠狠撞了下少年的后背。

    苏甜明显听见陆萧闷哼了一声,她还踩了他的脚后跟。

    尽管苏甜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麻溜退了回来。

    可前面的少年,还是回眸幽幽的看了她一眼。

    苏甜抿唇,目光闪躲,不敢直视他。

    同在一排的其他女生,也都是大气不敢出。

    都以为陆萧会生气的。

    谁知道那少年却只是幽幽望了苏甜一眼,最后什么话也没说,就把脑袋转回去了。

    “呼——”同排一个女生舒了口气,扭头看向苏甜:“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这种伎俩好多女生都用过了,对陆萧不管用的。”

    女生话落,看苏甜的眼神不怎么和善。

    苏甜:“……”

    她能说什么?

    真不是故意的好吧!

    “甜甜又不是故意撞上去的,再说了人家学神都没说话呢,你逼逼叨个屁啊!”苏笑仗义出声,给那女生怼了回去。

    前面背对着她们的陆萧蹙起眉头。

    他的印象里,苏甜是一只看似乖巧,实际性格特别顽劣的小猫咪。

    换做平日,她肯定会第一时间怼那女生吧!

    可她刚才没有。

    就因为,是和他有关的事情?

    所以她就这么小心翼翼,忍气吞声?

    ……

    晨跑结束后。

    陆萧仗着自己个子高,第一时间找到了B班第一排的苏甜。

    他打算远远跟着她,看她是不是要去食堂。

    如果她要去,那他也去。

    正思忖着,前路忽然被人拦了。

    陆萧不得不收回视线,目光垂落在了跟前拦了他去路的女生身上。

    这女生他有些印象。

    昨天晚上在大礼堂旁边幽静的小道上,女生跟他倾诉衷肠,表白来着。

    眉头不自觉的蹙紧,陆萧启唇,音色很冷:“有事吗?”

    冯晴抿着红唇。

    她今天穿的是崭新的运动套装。

    浅粉色的短袖上衣,下面是白色的百褶裤裙,卷发绑成马尾,还化了淡妆。

    自认为青春洋溢,也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目光。

    她想让陆萧的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片刻,可少年一开口,她感觉自己满腔的热血,好像都被暴风寒雪冻结了。

    攥着巧克力的手紧了紧,半晌才瑟瑟缩缩的伸出手,将两块德芙巧克力塞到陆萧手里。

    “这是给你的。”

    “虽然你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但是只要你还单着,我就不会放弃的。”

    “我喜欢了你这么久,喜欢你这么深,绝对不会因为你的拒绝,就这么放弃的。”

    冯晴的声音虽然很轻柔,但是语气却是特别的坚定。

    她的话,像是拳头一样砸在陆萧心上。

    他看着她,眸光幽深了一些,愣神了两秒。

    以至于没来得及将巧克力退回去,冯晴就已经娇羞的跑走,去找她的朋友去了。

    “啧啧啧,我喜欢你了你这么久!喜欢你这么深!”

    “绝对不会因为你的拒绝,就这么放弃的!”

    白石捏着嗓子,学着刚才冯晴的语气,又把话说了一遍。

    与此同时,他的手臂自然而然的搭上了陆萧的肩膀,咂嘴:“阿萧啊,你看这姑娘对你多痴情啊!”

    怎么这货偏偏就往苏甜那坑里扎呢?

    陆萧回神,眸色恢复正常。

    扭头瞥了白石一眼,他抬起手肘,顶了白石的下腹。

    那少年痛呼一声,立马松手:“我去!你轻点啊,很疼的。”

    陆萧没搭理他,只是垂眸看了眼手里的巧克力。

    德芙巧克力,两块,一块牛奶味,一块原味,黑白配。

    眉头一蹙,他再次抬眸,在茫茫人海中,搜寻苏甜的身影。

    好一阵才看见正往斜坡上走的苏甜,她身边还跟着苏笑和许思淼,另外还有她们同宿舍的几个女生。

    陆萧长腿阔步,在抵达食堂门口前,他追上了苏甜她们。

    原本是想上去直接抓住苏甜的肩膀,把刚刚收到的巧克力塞给她的。

    可是他脑子里不由想到昨天白石跟他说的话。

    思来想去,陆萧最终还是没有莽撞。

    他只是默不作声的跟上去,从苏甜身边经过,径直进了食堂。

    苏甜只感觉一道风拂过,她举目看去,只看见陆萧的背影。

    心下一愣。

    刚才那家伙,从她身边过去了?

    是巧合还是故意的?

    苏甜的思绪飞得很远,跟苏笑、许思淼先回了宿舍。

    刚刚晨跑完,出了一身汗。

    她想冲个澡,把运动装换下来,然后再看剩下多少休息时间。

    时间若是充足,再去食堂用早餐也来得及。

    ……

    回到宿舍后,江漫婷先霸占了洗手间。

    苏甜和许思淼、苏笑,只能先到阳台上吹吹风。

    不一会儿,舒洁和王菱花带着早餐回来了。

    “我和舒洁多买了一点,你们要不要先垫垫肚子?”王菱花招呼着,将手里的包子、油条、豆浆放在了桌上。

    扭头看了眼阵阵水声的洗手间,忍不住撇撇嘴,小声道:“每次都是她先洗,真当是她一个人住呢。”

    “我觉得我们应该制定一个规矩。”

    比如说,一周五天或者六天,就像打扫宿舍一样,轮换着来。

    晨跑以后大家都是要冲澡的,也该轮换着来吧,不能总让她们等着江漫婷出来吧。

    最重要的是,江漫婷洗澡还很慢。

    她洗完,几乎就没多少时间留给其他人了。

    苏甜默默拿了一个肉包子,坐在桌前啃着,还不忘问闷不吭声的舒洁:“多少钱?”

    舒洁比了个数,苏甜从抽屉里拿钱包给她。

    反正每次带早餐,肯定都是舒洁垫付。

    甚至苏甜都怀疑,王菱花那份早餐,是不是舒洁请客的。

    王菱花的话,许思淼也没接,只有苏笑,附和的点了点头:“是该定个规矩了,无规矩不成方圆嘛。”

    她说着,手环过苏甜的肩膀,挨着她坐下。

    手臂穿过苏甜帽子下面,苏笑感觉苏甜帽子有点沉:“甜甜,你帽子里装了东西吗?”

    正啃着肉包子的苏甜愣了愣,扭头看她:“没有啊。”

    拜托!她怎么可能把东西装在帽子里。

    “没有吗?”苏笑狐疑,侧身去翻苏甜的连衣帽:“那你帽子里怎么沉甸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啊。”

    苏甜端坐着没动,任由她探手在自己帽子里翻找。

    她也很好奇,帽子里能有什么东西。

    其他人当然也好奇,连带着许思淼都忍不住把注意力集中到苏甜的帽子里。

    众人屏息,只见苏笑在苏甜的帽子里摸索了一番,拿出一支德芙巧克力。

    原味的!

    “还有!”苏笑将原味的德芙巧克力放在了桌上,转而又摸出一块牛奶味的白巧克力。

    众人呆了呆,个个神色茫然。

    “什么情况?”苏甜啃完了最后一口包子,抬手抖了抖自己的帽子。

    发现苏笑把东西拿出来后,好像帽子是要轻一些了。

    “巧克力啊,谁放的?”王菱花拿起原味的那块,眯着眼笑盈盈的盯着苏甜:“是不是追求者啊?”

    谁都知道,苏甜不可能自己把巧克力放在帽子里吧。

    而且一白一黑,两块!

    所以得出的结论,只可能是别人放进苏甜帽子里的。

    “话说你早上穿衣服的时候,里面有没有?”许思淼抱臂,单手捏着下巴,似是极其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苏甜摇摇头。

    她早上穿衣服的时候还特意把衣服又抖又甩,怕衣服压在箱底太久会皱。

    所以她敢保证,当时帽子里绝对不可能有巧克力。

    “那也就是说,是晨跑的期间,有人放在你帽子里的?”许思淼眯起美眸,嘴角也勾起了笑意:“不会是你们班喜欢你的那个男生吧。”

    她说的,是昨天晚上苏甜那个名义上的舞伴慕达。

    据许思淼所知,慕达可是喜欢苏甜很久了。

    送巧克力这种事情,他肯定做得出来。

    许思淼的话落后,王菱花几人跟着起哄,一个个笑闹着,声称要刨根问底。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4章 对你动心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46章 不可思议(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