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玄幻魔法小说 »最后的公国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圣器守护者

第一百一十四章 圣器守护者

文/天空中的新新
最后的公国简介 本章字数:5222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快穿:男神,快刹车! 末日战争星际乱世 我的女友是女妖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总统大人,借个婚! 我的快递通万界 七零奋斗小女人 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有些走神的梅列格轻轻拍了拍安德拉男孩消瘦的肩头,和伊桑一样,对这个被自己这些人牵扯进来的孩子,梅列格同样感到有些歉疚。如果这个孩子是个成年的安德拉人,梅列格会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俘虏或奴隶,但是对这么一个失去了亲人、仍先稚嫩的孩子,他做不到,而隐匿着心中的亏欠只能让他默然的道一句:“这一切都是父神的意志...”

    “你可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那孩子怎么样了?”梅列格轻声质问着始终远远站着的伊洛蒂:“难道你就不能去照顾他吗,要知道你的命当初就是他在海上救来的,亦或是你认为照顾他有损你海盗女王的身份?”

    “当然不是,别把我想的太坏,如果是以前,我也许会照顾他...”伊洛蒂果决的反驳着,然后没头没脑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不过我现在奇怪的是为什么当我告诉你我发现的那些事之后,就接着生了那么多的事,我当时只不过是想....”

    “是啊,你当时只不过是想去趁机找点值钱的东西好顺便逃跑,对吗?”梅列格没好气的盯着远处的女海盗:“你一直想逃跑,不论是和利奥特在一起还,是和我们在一起,所有人对你来说都不如你的那条船,对不对?”

    “坦白的说当然是,在你们的身上我还感觉不到安全感,所以我当然属于我的船!”伊洛蒂一边说,一边倔强的昂起头,就突然站在自己船上的女王一样:“你得承认,这个世界上在也没有一种职业比海盗还要自由的,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回到我的船上去。”

    “你认为我们束缚住了你,既然这样,当时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告诉我们,如果趁着混乱,你逃跑的机会不是更大吗?”

    “别把你的那些自以为是的想法强加到我的头上,而且不我觉得我现在后悔已经也来不及了,好吧,我现在才觉得我真的开始后悔了。”伊洛蒂有些气恼的扭过头,然后根本不管旁边已经吓得目瞪口呆的桑迪,转身走去。

    “这个自以为是,愚蠢的女人...”梅列格看着伊洛蒂的背影有些愤懑的嘀咕着,他不能不承认,论起管束仆人,他几乎不是这里任何一个贵族的对手。然后,他转过身,看了看营地中间那辆显得十分突异的停靠在空地上的驼车,和围在车的四周正在警戒的几个卫士,随即抬手习惯的在胸前画了个圣叶环,这才他大步向着驼车走去。

    在这次营地动荡之后,显然梅列格的能力得到了很多人的承认,在警戒的卫士让出道路之后,梅列格轻轻蹬上了驼车。他轻轻掀起帐幕,就看到了正半靠在车梆上,手里反复把玩着一个金属枪头的伊桑。

    “父神在上,那可是【光明使徒的右手】啊...”梅列格看着眼前自己这个侍从,过了一会之后他才轻轻提醒着:“作为父神行走在地上的使徒,你不应该那样对待圣物,或说至少不能那么随便的的去..玩弄...它。”

    “你可真没劲,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倒是觉得触摸神圣的事物似乎还能令自己也变得更加神圣呢...”伊桑抬头看着梅列格,淡淡的笑了一下:“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光明使徒的右手】居然还在我的身边,你们居然没有把这它取走,这倒是让我有些惊诧,为什么呢?大人”

    听着伊桑的疑问,梅列格真想告诉他自己对这件圣物的渴望甚至是贪婪。但是当他想起那名赎渎圣器的骑士被父神的英灵带走的时候,他的嘴唇里终于在一阵囔咕之后蹦出了一句话:“父神的赐予,也只有父神才可收回,小伊桑,这次是父神选择了你来守护这个圣物,这是...父神的意志。”

    ========

    单膝跪在一块用羊毛编制的红色方毯上,伊桑仰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纳斯蒂娜夫人,和随行一名教士那张象充了气似的胖胖的圆脸,这个时候那位身份尊贵的教士正用能让人睡着的腔调,“大声”咏颂着一大段教廷典籍中的经文

    而【光明使徒的右手】被平放在一个用丝绸衬着的黑漆托盘里,伊桑就那么跪着双手托举着这个托盘高过额头,而且他这个动作已经僵持了不短的时间,这让他已经开始觉得手臂麻,额头甚至已经微微见汗了。

    在内心里对父神仁慈和奇迹降临诅咒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伊桑终于在一阵“愿父神保佑”和“愿父神的光辉永存”的祈祷声中听到了伯爵夫人“天籁”般的声音:“在众人的见证下,父神降临的圣迹,这是父神的光辉,我们誓要为父神的荣光战斗。骑士们,为你们宣扬父神的威严自傲吧!”

    欢呼声立刻从四周响起,那些衣服和盔甲上依然被刚刚战斗过的血迹和黑烟熏染得一片污渍的骑士,用力挥舞着手里出鞘的佩剑、武器大声呼喊着,各种各样的吼叫声此起彼伏。

    “侍从!”纳斯蒂娜夫人面色肃然的对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伊桑大声的道:“在父神的见证下,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我,你手上托着的是什么?”

    “父神在上,【光明使徒的右手】!”伊桑抬起头看着俯视着自己的伯爵夫人,神色中闪烁过一丝果决:“也是这世上唯一的圣器...”

    尽管所有人已经知道,可他的回答还是立刻掀起了一阵激动人心的呼喊,甚至有些【中毒不轻】的朝圣者已经哽咽的跪在地上,有的则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哭泣的大喊着:“父神在世间展现了他的神迹,他惩罚了不诚之人,这也在变相的鞭策他的卑微的信徒...”

    “是的,这是【光明使徒的右手】”纳斯蒂娜夫人定定的看着举到自己面前的这件圣物、这件自己家族祖先为父神的再次降临誓守护的圣物、这件不论是自己的母亲,还是自己,甚至是自己儿子都为之付出无数代价的圣物,她深深的吐了口气,然后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虔诚的教士,骑士和信徒们,我在这里承认,斯尔泰歌德伯爵领地的祖先曾经是守护【光明使徒的右手】的卫士。”

    有了伯爵夫人的背书,惊呼之声立刻再次响起,不可否认斯尔泰歌德家族的人为这种现世的荣誉不住欢呼,满面骄傲,而其他的朝圣则也陷入几乎疯狂的境地。

    【光明使徒的右手】,世界上唯一一件被古老的教廷典籍记录在案的圣器,那枪锋上附着的定然是神灵的气息与力量,甚至有传言说通过它可以感受到父神的存在,窥视神灵的阵容,亦或是被神灵注视,这些想法的确值得令所有人为之癫狂,甚至歇斯底里!

    即使是纳斯蒂娜夫人,当她面对【光明使徒的右手】的时候也按捺不住自己激荡的心情,她抬手按着起伏的胸膛,低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她不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个选择是不是正确,但是她却知道在这种时刻,必须为已经泄露出去的秘密寻找一个更好的保护,既然秘密已经不是秘密,甚至还引来了可怕的窥伺和明抢暗夺,那现如今唯一保护【光明使徒的右手】的方法也只有一个了。

    “父神是万能且伟大的,在他的光辉照耀下,一切罪恶都是无法遁形的。”纳斯蒂娜夫人记起了梅列格对她说的话,也正是这句话,督促她做出了这个果断,亦或贴切点说是无奈的决定。

    看着眼前这个跪在面前的年轻人,纳斯蒂娜夫人发现他尽管也因为持有【光明使徒的右手】而显得激动不已,但是这神色中却又透着一种令人不解的淡然。这种淡然看上去不象是有意彰显,反倒更象是在刻意掩藏,这让纳斯蒂娜夫人突然有种古怪的错觉------似乎在这个人眼里,【光明使徒的右手】和其他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纳斯蒂娜夫人不知道这个大男孩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无法停止下来,从接受梅列格建议的时刻开始,她就知道,多年来家族的秘密既然已经无法保守,那么关于这件圣器以后的情况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在天的父神见证,我的家族数百年一直在守护着【光明使徒的右手】,从阿尔比城被从卡尔菲的围困中奇迹般的解救出来那一刻起,我的祖先就已经宣誓为了【光明使徒的右手】服务。”伯爵夫人大声的向四周宣布着,她的腔调显得坚定无比,似乎可以穿透过去的眼神就如同正在凝视那长将近百年前的激烈战役,以及自己的祖先们为之付出的坚定及虔诚...

    “在当年的阿尔比城,当卡尔菲包围了次来到东方的圣叶环军的时候,是【光明使徒的右手】的出世振奋了被围的骑士们,他们在【光明使徒的右手】的指引下以少胜多,创造了伟大的战争奇迹!”纳斯蒂娜夫人激动的向围拢的所有人宣布着圣器隐匿在自己家族中的来龙去脉:“当时,我的祖先就在他们当中,甚至你们很多人的祖先也在他们当中。”

    “在天的父神见证,说的对,夫人!”

    “是的,我的祖先曾流传下来这段战争史记,就是这样!”

    “不错,我就是骑士曼德利的后代,我为我的祖先骄傲!”

    此起彼伏的吵杂声渐起,四周的骑士们大声的附和着,他们因为伯爵夫人重新提起的先人事迹而自豪的向旁边的人诉说着,还不住的向父神起誓自己的述说是多么的真实,试图将自己的家族塑造的更加荣耀与虔诚

    “毫无疑问父神是伟大的,而【光明使徒的右手】也是神圣的,我的祖先就是在那个时刻誓,永远守护着这神圣的【光明使徒的右手】。”伯爵夫人用大声的誓言掩盖着内心里那一丝无法释怀的不安,她需要为隐匿圣器做出解释:“但是,对在天的父神发誓,我的家族永远只是【光明使徒的右手】的仆人,我们的效忠,我们的生命和每一滴鲜血都属于伟大的父神。”

    说到这里,纳斯蒂娜夫人的眼神扫过站在不远出的儿子,当她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个夹杂着私欲的誓言遭遇的不幸和自己付出的代价时,纳斯蒂娜夫人突然对横躺在自己面前托盘里的这件神秘且可怕武器,产生了一种难言的畏惧。

    “门罗的伊桑*纳德!”伯爵夫人按捺住心底的不安,看着眼前这个她一直试图除掉的侍从,这个时候,她不由的开始猜想那两个被她派出的侍从究竟怎么样了,也许他们根本没遇到他,也许他们已经被那些突然出现的敌人杀掉了,毕竟那是一次可怕的进攻,整个后队被突然投射过来的火油瓶子袭击时候的混乱和惨象到现在依然让活下来的人战栗不已。

    可是如果他们遇到他了呢,如果他已经知道了一切呢。这个人,可是能光明正大够夺取到【光明使徒的右手】的人呀。纳斯蒂娜夫人紧紧盯着跪在面前的伊桑,当他抬起头来和她对视的时候,伯爵夫人不安的看到了他眼中那种绝不掩饰的恼恨和敌意!

    这不由的让纳斯蒂娜夫人心中生出了一丝莫名的烦躁,这不是一双侍从应该有的眼睛,那眼睛里透露出的愤懑和压抑的怒火,这眼神一度让纳斯蒂娜夫人突然有种想拔剑刺过去的冲动。

    但一想到【光明使徒的右手】为其降临的神罚,不由的又让她胆怯起来,甚至在这个时候,她的心头升起了一丝后悔,她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按照梅列格的建议进行下去。眼前这个人的眼神告诉她,他显然已经遭遇了自己派出的那两个侍从,而从他们没有回来也可以猜测到一些可怕的结果。

    也就是说,他或许已经知道了自己是派人暗杀他的指使,尽管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

    “这可是个重要的仪式,夫人,请你继续...”一个很轻,却坚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伯爵夫人惊愕的现,说出这话的俨然就是跪着的伊桑。

    “您不是希望我成为【光明使徒的右手】的守护吗?”伊桑微微低下头,他的眼睛看着伯爵夫人紧攥的双手,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现在为了保护、甚至间接的控制住【光明使徒的右手】,只有让我成为人所共知的圣物守护才可以,难道不是吗?”

    看着伯爵夫人惊愕的眼神,伊桑把头低得更深,可他的声音却让纳斯蒂娜夫人感到每个字都是在敲击她的心灵:“夫人,这是【光明使徒的右手】的选择,也是您最好的选择。”

    听到对方这般直白的呓语,伯爵夫人的脸上一阵轻微抽搐,她用带着丝丝畏惧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人,难道这就是【光明使徒的右手】的力量?居然让这个之前还是处处小心谨慎的侍从说出这样的话。

    但不可否认,这恰恰对她来说不幸的是,这个侍从正说出了她不想承认,可却又不能不做的事实。

    “现在要想控制住被所有人窥伺的【光明使徒的右手】,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整个光明世界都知道它的存在!一旦世人都知道了这个事实,就没有人敢再去抢夺这神圣的圣物,否则就是和所有光明世界的信徒为敌!”这也是梅列格对伯爵夫人提出的建议。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切消于死亡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被神权笼罩的年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