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9章 打人

第499章 打人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5178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总裁爹地宠上天 网游之白骨大圣 逆天剑修 霍先生,婚姻无效! 主母,Boss又精分了! 重生权妻 金牌县令
    知道有匪徒拦路抢劫,就算不会伤及人命,也没有人愿意凑上去送银子,桑榆的两个同窗对暂留农家的提议没有意见,愿意等天晴了再赶路。

    这一停就是四五日,直到第七日满是泥泞的道路干了,一行人收拾好东西就上路了。走到匪徒可能会出没的地界,郑凛提高了警惕,留意四面八方的动静。

    赶马车的桑林见他这样,笑道:“阿凛,别这么紧张,那位老伯说了,那帮人只在下雨的时候下山。”

    刘氏胆小,说道:“还是小心些,等这段路过去就好了。”

    桑林刚想笑话她胆子小,突然斜地里蹿出十好几个手握大砍刀的魁梧大汉,吓的他猛地拉住缰绳,生生将马车停了下来。

    “二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坐在马车里看书的桑榆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在惯性之下,险些撞到车门上。

    惊惧之下的桑林没听见弟弟的问话,他看着阳光下散发着森森白光的大砍刀,哆嗦着问:“阿、阿凛,这、这咋办呐?”

    不是说下雨天才会出来吗?为啥这大晴天的也出来了,难道不是一拨人?

    刘氏亦是面无血色,整个人紧紧地贴着桑林,将他的胳膊攥的紧紧地。

    桑家的马车后面,紧跟着的是桑榆的两个同窗的马车。两人家里的条件不错,用的是家里的马车和车夫。两人在马车里,问了跟桑榆同样的问题,只是两个车夫的视线被挡住了,他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正当他们要下车,郑凛厉声说道:“有匪徒,都待在马车里,不要出来!”

    这一声喊,险些吓破几人的胆。要知道另外两个举人各自只带了一个书童,加上车夫一共才六人。虽然都有手有脚,但是都是不懂拳脚的普通人。

    光从人数上看,一旦武力杠上匪徒就只有挨打的份。

    “老、老爷,有匪徒拦路……”中间马车里的举人的书童十分胆小,直接吓哭了问自家主子怎么办。

    那举人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等险境,为人有些血性,对书童说道:“咱们就听郑兄的话先别出去,实在不行也只能出去跟他们拼了。”

    坠在最后的马车里的情形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马车的主人直接让书童将所带的银两财物一分为二,准备随时交出去换的平安。

    桑林哪里放心让郑凛孤身一人抵抗这么多匪徒,他把刘氏劝进了马车,又阻止住欲要出来的桑榆,找出特意防身用的一根三尺长的大棒,跳下马车对郑凛说道:“阿凛,我来帮你!”

    郑凛脸色一沉,喝道:“用不着,你快进去。”

    桑林没介意郑凛的态度,急急地说道:“你一个人咋成,我也有一把子力气,能打一个是一个。”

    他哪能贪生怕死往马车里躲,要是阿凛有个什么,他回去了怎么跟小叶交代!

    见他不听,郑凛无法,只好策马挡在桑林的面前,不让他有直面匪徒的机会。

    此时,他骑在高头大马,手里握着一根黑亮的马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蠢蠢欲动的匪徒,语气冰冷:“让开!”

    为首的匪徒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面露不屑:“嗬,胆子不小啊,竟敢跟老子叫板,你不知道老子是谁么?”

    郑凛的嘴角也露出一抹笑:“我不知道你是谁,也没兴趣知道!我再说一次,让开!”

    匪首啐了一口,叉着腰耀武扬威的说道:“老子就不让,有种你今儿个就从咱们手下闯过去,不然就老老实实把银子掏出来,老子还能放你一马!”

    他身后的一帮小弟也挥舞着手里的大砍刀:“哈哈,老大,这就是个二愣子,这种人咱们见到的多了,最后咋死的都不知道。”

    “嘿嘿,二愣子好啊,揍他娘的一顿就知道跪地求饶了。”

    “那待会儿咱们就好好跟他玩玩。”

    “……”

    一帮人肆无忌惮的嘲讽郑凛,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见他们不识相,郑凛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打马上前,在为首的匪徒反应过来前,一鞭子精准无误地抽在他露在外面的脖子上。

    “啊——”那匪徒捂着脖子一声惨叫,等感觉到掌心湿漉漉的,他拿开一看满手是血。

    郑凛的鞭子看似普通,实则融入了精铁,是他另一件武器。这一鞭子只用了三分力,却也够匪徒受的了。

    匪首没有认识到郑凛的可怕,只当自己一时大意没有防备。他朝着身后的小喽啰们一挥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兄弟们,跟我上,今儿个谁给剁下他的右手,劫来的银钱赏给他一半。”

    说着,他自己率先挥舞着大砍刀,朝着郑凛猛扑而来。不过他的目标不是郑凛,而是郑凛座下的马儿。

    “兄弟们,上啊!”如此丰厚的奖励,让差点被一鞭子打退的小喽啰们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冲了上来。

    “哼,不自量力!”

    这一动,让郑凛看出这帮匪徒空有一副彪悍的体格,根本就不懂武功。

    于是,他连马都昧下,甩着鞭子对冲过来的匪徒们狠狠地抽过去,精准很的打在他们的脖颈或是脑门上,鞭鞭见血。

    很快,四下里传出惨叫声,求饶声,咒骂声交织成片,不一会儿近二十个匪徒没有一个站着,吓人的大砍刀也散落一地,连郑凛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手握木棍,准备随时揍人的桑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第一次对郑凛的身手有了如此深刻的认知,再次庆幸自家老娘有先见之明,把妹夫(姐夫)找来了,不然能不能顺利走到京城都是未知数。

    不仅桑林这么想,马车里的桑榆和刘氏也分外庆幸。

    郑凛翻身下马,从马背上的皮囊中抽出自己的佩剑,剑尖直指匪首:“说,你们是哪个山头的?”

    “英、英雄,剑下留人,剑下留人啊!”匪首就懂些粗浅的拳脚功夫,碰到郑凛这个真正的高手,就只有认怂的份儿。

    此时被剑尖指着,匪首吓得两股战战生怕一不小心喉咙就被戳个血窟窿:“我、我说,我们、我们是在府城混的,最近、最近缺银子使,听说在这里拦路官府不会管,所、所以就……”

    这是这帮人第一次出手,哪能想到运气太差,直接踢到了铁板。

    听了匪首的话,桑林凑过来用木棍戳了戳他:“还真是别处来的啊,胆儿可真肥!”

    郑凛冷笑:“蠢货!”

    被人当面嘲讽,匪首敢怒不敢言,哭丧着脸求饶道:“英雄,大侠,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回,以后我再也不干这种事了。”

    郑凛又是一声冷笑,对桑林吩咐道:“去拿绳子过来。”

    如果这次这帮人劫的是真正手无寸铁之人,他们不仅不会收手,反而愈发肆无忌惮。这一次要是轻轻放过,难保他们不会继续在此拦路抢劫。

    桑林猜到郑凛的打算,连忙去马车里取了绳子。只是他们带的绳子是捆被褥行李用的,就短短的三五根。于是又去后面两辆马车上借,恰好两个车夫怕路上马车出故障,特意准备了不少绳索,正好派上了用场。

    郑凛不顾匪徒们的哀求,像系蚂蚱似的把所有人系在了一起,并左三圈右三圈的将他们绑在了一棵大树上,绝了他们解绳逃脱的念头。

    “我去府城叫人,你们就在此处等着。”郑凛交代了桑林等人一声,就翻身上马直奔府城而去。

    这里离府城不算远,骑快马半个时辰就到了。郑凛直奔府衙,说了捉到匪徒一事,让衙门派人把匪徒押回来。

    衙门里的人立即上报了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知府那里。对知府来说,这是天降的功劳,他立即调派人手,让他们随郑凛一道去把人押回来。

    就这样,这帮拦路劫财的匪徒一文钱都没劫到,就吃上了牢饭。不过这帮人没有伤及人命,又是初次作案没有得逞,就算吃牢饭也吃不了多久,约莫两三年就出来了。

    对于他们来说,还真不一定是坏事。

    事后,桑榆的两位同窗对郑凛谢了又谢,两人身上没带什么贵重的物品,就想用银子聊表谢意,被郑凛推辞了。

    两人深感郑凛人品贵重,就将这份感激回报到桑榆身上,各自将与春闱相关的事宜透露给他。

    有一些赵夫子曾经提过,桑榆依然心存感激,毕竟他们也是竞争关系,能毫无保留的同他说起,可见都是心胸宽广之人,可以深交。

    ……

    转眼就到了冬月,天气愈发寒冷了,冻的手都不想伸出来。

    这天,桑叶难得有空就做了些点心,她留给自家吃的,又给桑家还有月娘那儿送了些,准备将剩下的包好分给村里几户关系不错的人家。

    一个眼生的婆子走了进来,看到桑叶就笑嘻嘻的上前:“桑娘子,老婆子给你道喜了!”

    桑叶莫名其妙,问道:“这位婶子,您是?”

    那婆子帕子一挥,咯咯笑道:“桑娘子,我是葛家村的,人家都管我叫葛媒婆。”

    桑叶皱了皱眉,客气的问道:“不知您说的道喜,这喜从何来?”

    葛媒婆没有绕弯子,道明了来意:“桑娘子,有人瞧上了你小姑子,托老婆子上门说亲。老婆子觉着两人正配,这不就上门了,你说这是喜不是?”

    桑叶面色微冷:“八字没一撇的事,称不上喜,传到外面去有损我小姑子的名声。”

    葛婆子的笑容僵硬了一瞬,打了一下嘴巴陪笑道:“是老婆子不会说话,还请桑娘子勿怪。”

    桑叶没有作声,继续整理剩下的点心,将它们用干净的油纸一一包好。

    葛媒婆没觉得尴尬,用一副为春香着想的语气游说道:“桑娘子,你家小姑子还年轻,总不能就这么孤零零的,到老了身边连个伴儿都没有,你说是吧?”

    桑叶不想搭理她,随口敷衍道:“这事儿你得找我小姑子说,我做不得她得主。”

    如果这媒婆靠谱,她说不得会耐心的听一听,到时候让春香自个儿拿主意。这婆子倒好,一来就先道喜,好像春香能有人要他们就得感恩戴德似的。

    这样轻贱春香,这媒婆能是好的?说的又能是什么好人家?

    不知道是没眼色,还是假装没看到桑叶的冷淡,葛婆子继续咧咧:“桑娘子,都说长嫂如母,你摆出长嫂的款儿来,还不能能做你小姑子主?”

    桑叶一听,几乎肯定这葛婆子没安好心,冷着脸说道:“第一,我婆婆还在,轮不到我这个嫂子给小姑子作主!第二,就算我能作主,那也得看我小姑子的意思,于情于理,你都不该找我说这事。”

    说罢,她把包好的点心放进篮子里,对葛婆子说道:“我要出去了,家里没别人在,不方便留你,请你出去。”

    葛婆子再蠢也知道桑叶着恼了,却不知道哪里惹她不快。想到那户人家许的丰厚的报酬,她心里一急,伸手拦住了要出门的桑叶:“桑娘子,难道你就甘心小姑子在你家留一辈子?你不为你自个儿想,也要为你儿子闺女想想,有个被休弃的姑姑,他们能有好名声?”

    这番话十分过分了,桑叶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盯着葛媒婆怼道:“我儿子女儿的名声?我儿子女儿的名声跟你有个屁的关系,用的找你个担心?还有,你回去跟男方说一声,我小姑子是和离,不是被休弃,我郑家就是愿意养归家的女儿,用不着他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说罢,也不去看葛婆子不敢置信的脸色,拿出一根大棒驱赶道:“快走快走,在我没发之前赶紧走,不然我这棒子可不认人。”

    第一次被人拿着棒子往外撵还是第一次,葛婆子的脸气成了猪肝色:“桑娘子,你别不识好歹,老婆子可是一心为你着想,你说养个没人要的小姑子图啥!”

    桑叶直接一棒子打在葛婆子的腰上:“你管老娘图啥,快滚!”
(快捷键 ←)上一章:第498章 匪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500章 仙人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