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476章 中举

第476章 中举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4927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逆成长巨星 重生之邪医凤九 至尊小神医 金牌县令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主母,Boss又精分了! 霍先生,婚姻无效! 最佳娱乐时代
    莫叔离开了,在被胡账房带到郑家的那天下午离开了上郑村,确切的说是被赶走的。

    莫叔的大名叫莫达,跟胡账房年岁相仿,曾经同在一个主家做账房,两人相交十数载。

    如果贪墨之事事发前,有人告诉胡账房,跟他相交十数年的莫达在背后陷害他,算计他,意图取而代之,胡账房定不会相信,认为这人在挑拨离间,破坏他跟莫达之间的友情。

    可是他哪能想到,他把莫达视为莫逆之交,莫达却想踩着他上位,故意做假账贪墨银两意图栽赃。一计不成后,他又挑唆行事冲动的三石,让三石对胡账房心生不满,师徒离心。

    后来,见郑家始终没有将胡账房驱逐,背地里散播谣言,说郑家找了亲信当账房要取胡掌柜而代之,妄图让胡账房请辞离开。

    计谋不是多么高明,只是一环套一环难以辨别真假,用在胡账房身上管用的很。可惜莫达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桑叶夫妇对胡账房的信任。

    在算计之前,他没有想到贪墨一事,并没有让桑叶夫妇怀疑上胡账房,还把这件事交给胡账房自己处理,让胡账房轻而易举就查到了他的身上。

    那几天,胡账房天天被两口子叫去,又一脸愤怒的回来,不过是做戏给莫达看罢了。胡账房想不通莫达算计陷害他的原因和目的,也想看看账房里的几个人有没有莫达的帮手,采购物料的人有没有被莫达收买,最主要的原因,却是想等莫达主动向他坦白……

    结果,胡账房失望了,他只看到莫达步步紧逼,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犹豫。等他终于接受了好友背板的事实,便把莫达带到了桑叶夫妇面前,听候处置。

    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暴露,莫达没有辩驳,只是看着一脸沉痛的胡账房讽刺道:“呵呵,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阴险狡诈,明明早就查出是我贪墨,还想陷害给你,你却冷眼旁观看我的笑话,无非是不想落个伪善的名声,借东家的手撵我走罢了。”

    胡账房不敢置信的看着莫达:“你我相交十数载,难道在你眼里,我竟是这等小人?”

    莫达陡然变得激动起来:“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当年要不是你在背后算计我,何至于我被东家误会被撵出去?那时我大儿子病重,正是急需银钱的时候,被东家撵走后我名声坏了找不到下家,以致我儿无钱可医惨死在床上!这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说到最后,莫达几乎是吼出来的,整个人也朝着胡账房猛扑过去,看样子竟是想要置账房于死地,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就在他的手就要掐上胡账房的脖颈时,一只强有力的手伸过来,死死地拿住莫达的肩,让他再不能进寸步。

    郑凛一用力,将莫达往后一扯,莫达整个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地上,中途却卸了力道,没让他直接砸在地面,不然这一把老骨头砸下去骨头都要折了。

    郑凛收回手,冷冷地看了莫达一眼。在他面前,哪容他放肆行凶。

    险遭伤害的胡账房冲郑凛感激的拱了拱手,看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莫达,就只剩下惊怒:“不管你信不信,当年你被东家撵走,确实与我无关,我竟不知道你恨了我这么多年。”

    “呸,阴险小人竟然还有脸狡辩,不是你算计于我,为何我被撵走后,账房管事一职就落到了你的头上?”莫达压根就不信,如果姓胡的无辜,是他恨错了人,那这么些年,他的恨,他的报复有何意义。

    胡账房一声长叹,摇头苦笑:“那时加上你我共计十二个账房,你说你后悔与我相交,却在被东家赶走后第一个怀疑到我身上,可见那个时候你就没有真正把我当作朋友。”

    然而,我却一直视你为比亲兄弟还亲的亲人,不惜在你被辞退之时冒险为你求情,还把家里所有的银钱送与你给孩子治病……他自问仁至义尽,人家却把视他为仇敌,多么可笑啊!

    莫达被堵的哑口无言,脸色变来变去,在想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胡账房没有猜度他的想法,脸上不复刚才的伤感,冷淡的说道:“你被东家赶走之时,我问你原因,你却不肯如实相告,我以为你有难言之隐就不再过问。没过多久,又有三个账房被解雇,只说是他们做假账贪了几百两货款,之后我才被东家提拔为账房管事。你若不信,大可以去查,想来不难打听到。”

    莫达看着虚空两眼无神,呆呆的一言不发。其实在他心里,已经信了胡账房的说辞。当年他被东家赶走,就是有人栽赃他贪墨。只是那时,他以为栽赃的人是胡账房,没想到竟是他错了。

    胡账房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眼里再不见沉痛,对桑叶夫妇愧疚的说道:“是我识人不清招来这等居心不良之人,以致让东家蒙受损失,求东家处置!”

    桑叶微微一笑:“人心难测,胡账房言重了,只是你那个二徒弟却是有些不像话了……”

    最近三石上蹿下跳的厉害,连郑家要把胡账房换掉,也是莫达透过他的口传出来的。一个人性子冲动可以慢慢改,但是自己没什么主见,听风就是雨就很容易坏事了。

    胡账房猛地跪下来:“东家,三石有错,我本不该为他求情,只是这孩子是我当半个儿子养的,求东家看在胡某人这张老脸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若是他还敢再犯,任打任骂还是撵走,全凭东家处置!”

    三石是胡账房一个故交的孩子,那故交对胡账房有大恩。故交病故后,胡账房为报恩就把三石带在身边教导。虽然对三石恨铁不成钢,但是到底不想他就这么被撵走。

    见胡账房如此,桑叶有些为难。按照她的想法,是想把三石和莫达一道撵走的,只是胡账房一番求情,让她下不了这个决心。她忍不住看向一旁的丈夫,希望他能给点意见。

    郑凛沉吟了片刻,在胡账房紧张又期待的目光中说道:“月俸减半,以观后效。一年后若有长进,他便可以留下。”

    胡账房眼眶一红,朝着夫妻俩重重地磕了一头:“谢东家!”

    ……

    莫达的离开毫无预兆,已经准备随师父离开的三石等人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到胡账房回来说清了原委,又把三石狠狠地训斥了一遍,将桑叶夫妇对他的惩戒说了,他们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徒弟和小徒弟除了唏嘘就剩下高兴了,三石的脸色却是忽红忽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个让他瞧不起的男人,竟然会替他说好话,让他没有被扫地出门。想到以前对男人的埋怨,对男人的鄙视,他只想狠狠地扇自己几巴掌。至于月俸……他已经没脸纠结这个了。

    账房少了一个人,就须得补上。胡账房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敢再轻易的找人了,于是向东家求助,希望东家能派个合适的人过来。

    桑叶手头上也没有得用的人,只好让郑凛去县城牙行那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个全能型的人才,到时候他们两口子就能松快些了,不至于被两个作坊拴住哪儿都去不了。

    没想到这人还没找到,就先得到了桑榆中举的消息。

    “你说的是真的?小弟真的中了举人?”桑叶激动不已,像个孩子似的蹦跳而起,蹿到了郑凛的面前,抓着他的袖子问,生怕自己听错了。

    郑凛含笑道:“今日到县城我先去找了老张,正好他也在,是他亲口说的,不会有假。”

    老张就是张牛侩,这几个月不在家,昨天刚回到县城。这也是春上那件事情发生后,两人第一次见面。两人一起喝了顿酒,说了许多事。

    桑叶愣了愣,觑了男人一眼,见他面无异色就放心下来,又沉浸到小弟高中举人的喜悦中:“小弟真厉害,第一次乡试就中了举人,不负他三年的等待了。”

    见妻子高兴,郑凛有些阴霾的心情也变好了不少,问道:“要不要去看望岳父岳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二老,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桑叶刚想点头,立马又否决了:“既然张榜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传来喜报,还是让爹娘在那天惊喜一下吧,咱们现在去说就没那个兴头了。”

    一般张榜后,喜报会先到下属的县衙。如果县城管辖的范围内有人中举,那么衙门就会派衙役到举人家中报喜。这个过程很快,通常参加完鹿鸣宴的新晋举子还在回家的路上,喜报就已经到家里了。

    “那行,等喜报到了,咱们就去道喜。”郑凛没有意见,就是觉得要提前准备一份厚礼给小舅子了。

    只是想到小舅子中了举人,这亲事就要提上日程。想到小舅子对成家一事并不热衷,他莫名的有些同情,又有些幸灾乐祸。当年,他就是这么被催着过来的。

    看着还在傻乐的妻子,郑凛眼底的温柔似乎要变成水滴溢出来,就是不知道小舅子是否如他这般幸运,能等到命定的妻子。

    如桑叶所料,第三天桑榆中举的喜报就传到了李家村桑家。不说桑家如何激动兴奋,整个李家村都震动了。

    “早就说桑家老幺是读书的料,瞧瞧,年纪轻轻的就成举人老爷了。”看着接过大红喜报喜极而泣的桑家人,有村民羡慕的说道。

    “听说只要有门路,举人老爷就能做官,如今桑家这么有钱,怎么地也能捐个官吧?”“捐官?人家都是举人了,不兴自己去天子脚下考一个回来啊!”

    “……”

    听着村里人的议论,李村长心里却无不遗憾:咋就不姓李呢,要是老李家有人中举,那是多大的荣耀啊!

    心里是这么想的,李村长依然很高兴。毕竟桑家在李家村安家落户是事实,哪怕姓氏不一样,日后李姓族人走出去,说村里出了个举人,外人也会高看一眼。他身为村长,去衙门办事,也会比以往容易的多。

    等得了赏的衙役骑马离去,李村长来到桑家人面前道喜:“你们桑家是地灵人杰,你家举人的前程错不了,可喜可贺啊!”

    桑老实还云里雾里呢,听了村长的话,更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儿的冲着李村长傻笑。

    还是木氏稳得住,笑道:“那就借村长吉言了,等我家小子回来,还请村长赏脸过来喝杯水酒。”

    见桑家人并未因为家中出了举人就高傲起来,李村长心里点点头,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跟举人老爷,甚至可能会成为进士老爷的人交好的机会,连忙说道:“不用你们请,到时候我自个儿厚着脸上门讨杯喜酒。”

    围观的村民闻言,也纷纷上前道喜,闹着让桑家开流水席,到时候他们也来蹭杯酒沾沾喜气。

    木氏本来就有心大办,闻言高声说道:“等我儿子回来,我就摆上几桌席面,大家不嫌弃尽管来喝酒,酒水管够!”

    “好,不愧是举人老爷家,就是爽快!”众人纷纷交好,打定主意要在那天过来。

    待道贺的村民渐渐散去,已是到了下晌,桑家人都没来得及吃午饭。不过这会儿,心里被兴奋填满了,也不知道饿了。

    木氏坐下来,喜滋滋的对家人说道:“不枉老娘三伏天去庙里求菩萨,还中暑病了好几日,这小子总算没有辜负老娘,给咱们老桑家长脸了。”

    一提这个,桑叶就忍不住黑脸:“娘,小弟这才到哪儿呢,来年还有春闱,春闱完了还有殿试,到时候啊,您尽管冒雨雪日日去庙里求菩萨,就是住庙里不走也成。”

    大喜的日子被怼了一通,木氏伸手就要捶她:“没规矩的臭丫头,胆儿肥了连老娘也敢刺,别教坏老娘的两个乖外孙。”
(快捷键 ←)上一章:第475章 人心之恶返回目录下一章:第476章 春心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