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344章 真相大白

第344章 真相大白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5102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万古第一神 天龙武神诀 篮坛指挥官 最强小白领 鉴宝金瞳 大清贵人 今天先败一个亿 我的时空抽奖系统
    这一问,倒是把族长问住了,不禁看向桑叶。

    熊瞎子都长一个熊样儿,哪怕胖团在村子里生活了将近两年,谁也没有胆子冒着被咬死的风险近距离瞅过它,不知道它跟别的熊瞎子有什么区别,眼下就只有养过它的人能分辨清楚了。

    见这些人妥协肯说人话,桑叶也没有得理不饶人,收住脸上的嘲笑询问道:“你们村子里有多少牲畜被祸害了?”

    话音刚落,立即有个妇人抢着说道:“村子里一共被祸害了三头猪,六只鹅,二十二只鸡,还有三条狗也死了。”

    说罢,这个妇人就红了眼睛,抹泪说道:“养这些畜生辛苦了一整年,就指望过年能拿它们换些银子,家里能好过些,这下子都让熊瞎子祸害干净了,这让人咋活啊!”

    来的这群人中,要么死了猪,要么死了所有的鸡,损失不可谓不大,不然他们也不会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厚着脸皮跑到郑家来索赔。

    桑叶理解归理解,却无法原谅这些人的自私。她家是有银子,可是这银子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要是因为怜悯同情,就稀里糊涂的赔银子,只会养大这些人的贪心,惹来数不清的麻烦!

    她淡漠了看了眼哭泣的女人,继续问道:“这么多家畜,不是一夜之间被祸害完的吧?”

    作为养过一头熊的人,她很清楚熊的食量。一头成年灰熊,一顿能吃掉六只饿二十二只鸡就不错了,更何况还有三头猪,除非不止一头熊。

    “对,没错,那头熊瞎子隔两天就来一次,加上前天晚上已经来过四次了,我家的那头大肥猪就是前天晚上被祸害的。”妇人还在哭,另一个人替她回道。

    桑叶皱了皱眉:“既然来过好几次,你们就没有事先做防范?”虽然不一定有用,但是那头作恶的熊至少不会频频往同一个村子里闯。

    村民呐呐的说道:“熊瞎子那么厉害,这要咋防范?弄不好,是要死人的……”

    桑叶听完,十分无语。她的目光在这群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猜测他们所在的村子应该是个杂姓村,所以老老少少心不齐。要是这种事发生在上郑村,根本不会让熊瞎子有第二次袭击村子的机会。

    这些人倒是幸运,那次流民没有从蟒山下经过,不然这些人怕是要被啃的骨头都不剩。

    心里如此想着,她又问道:“这头熊三番两次袭击你们的村子,想来白天就藏在距离你们村子不远的地方,若是你们沿着它留下的足迹寻过去,将它抓起来卖掉足够偿还你们的损失了。”

    而不是琢磨外招,把这事栽赃到胖团身上,向她这个饲主索赔!

    这些人听出了桑叶的意思,一个个低着头没敢应声。

    桑叶摇了摇头,失去了问话的兴致:“你们回去后,每家每户出个人寻着熊瞎子留下的足迹去寻,等你们寻到了就来告诉我一声,如果真是胖团犯事,你们的损失我照赔。”

    得到准话,这些人面上露出喜色来,仿佛已经认定是胖团干的了。

    桑叶心里冷笑,神情也恢复之前的冷淡:“若不是胖团所为,你们今儿个大张旗鼓的找上门来,却是败坏了我家的名声,事后也该给我一个说法才是。”

    树大招风,这一年,虎头鞋声名大振,谁都知道她挣了不少钱。今日这事若是轻轻放下,不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旁人只当她家好欺负,难保以后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一听这话,这些人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生怕桑叶会提出让他们颜面扫地或是大出血的要求来,于是一个个看向族长,希望他能从中说合一二。

    族长低头喝茶,假装没看到。

    这些人没有法子,也怕不答应会激怒桑叶,只好诺诺应下来。

    该说的说清楚后,这些没能捞到好处的人就怏怏的离开了,屋子里就剩下族长九太爷以及桑叶等人。

    屋子里没有外人,族长有些担忧的问道:“桑氏,你确定不是胖团所为?”

    桑叶没有急着作保证,她反问道:“族长,胖团是我一手养大,又在村子里生活了两年,您可曾听说它祸害谁家的牲畜了?”

    族长无言以对,他确实没有听说胖团祸害过家畜,只听说有人看到胖团从山里叼回来一头鹿,生出贪心想要熊口夺食,被胖团撕碎了衣裳最后裸奔回家。

    凭这一点,就看出胖团被养出了灵性,它不缺捕猎的能力,不会随意希袭击家畜,更不会轻易伤人。

    这时,九太爷开口道:“不是胖团就好,等那些人找到那头熊瞎子就能真相大白了。不过阿凛媳妇儿,阿凛不在家,胖团也让你放生了,你自己多注意些,要是有人生事,你尽可找我们这些老头子。”

    “是,多谢九太爷。”桑叶面露感激,起身向九太爷道谢。

    待族长和九太爷也走了,桑叶安抚住忧心不已的公公婆婆,就匆匆回到房间,从多花手上接过饿哭的汤圆儿,开始给她喂奶。

    汤圆儿闭着眼睛使劲儿的吸奶,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

    看着越长越像自己的女儿,桑叶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脸。汤圆儿不堪其扰,皱着小眉头勉强睁开眼睛撇了使坏的娘亲一眼,接着又闭上更加用力的吸。

    桑叶疼得抽了口冷气,在女儿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没好气道:“要不是这双眼睛,老娘今儿个真想打烂你的屁股!”

    这一回,汤圆儿更是连个眼神也欠奉。

    没能得到女儿的关注,桑叶瞅了她好久,又兀自笑出声来。笑完过后,神情透着说不出的惆怅:“你说你爹能赶在年前回来吗?他会不会撇下咱们娘俩,要等到你会走路了他才能回来?”

    汤圆儿听不懂,回应桑叶的依然是她吃奶的嘬嘬声。

    喂饱汤圆儿,桑叶哄着她睡下后,就让多花守在床边,自己打开房门来到院子里的大树下,轻轻地拍了拍大树的树干。

    “呵~美……美女,找我有啥事啊!”大树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看到”吵醒它的人是桑叶,便收敛住怒气,堪称讨好的问道。

    树也要冬眠,也会有起床气,尤其是在这种下雪天气,轻易不会醒过来。要不是一人一树早就混熟了,这棵傲娇的大树定不会理会桑叶。

    桑叶早就习惯了这棵大树说话的语气,要是它能成精化为人形,八成就是个口上花花的放荡不羁的家伙。

    她没有跟大树客气,说了自己的吵醒它的原因:“前几天蟒山下的一个村子被熊袭击了,死了不少牲畜,我想知道这头熊的来头,你能不能告诉我?”

    “唔,没问题!”大树又打了个哈欠,好像永远睡不好:“老规矩,明年春上多给我浇水施肥,还要在我的树下种一棵最漂亮的藤蔓,让它当我媳妇儿。”

    桑叶唇角一抽,没好气的说道:“行行行,我都答应呢,你赶紧干活去吧!”

    大树“嘿嘿”奸笑,很快就去联系其他的树朋友,帮着打探消息去了。

    那个村子距离上郑村有一段距离,加上冬季大多数树木冬眠了,要打探出个一二三四五,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也是桑叶只能知晓胖团的大致情况,不能知晓它每天做过什么的原因。

    外面冷的厉害,桑叶就没有站在院子里傻等,回到房间一边陪胖团,一边做针线等消息。

    天黑之时,大树就把桑叶想要知道的事打听清楚了。

    原来,那头袭击村子的熊瞎子尚未成年,身上带着不轻不重的伤,是同别的猛兽争夺地盘被打伤的。大冬天的,许多动物藏起来了,又没有浆果等物果腹,这头熊瞎子找不到食物,不知怎的,就摸到山脚下来了。

    被圈养的家畜,捕杀起来容易多了。那头熊瞎子是个未成年,又没有跟人类打过交道,只觉得这种获取食物的方式比自己累死累活的捕猎容易多了,因此它就盯上蟒山下的村子了,每次饿了就在夜色的掩盖下,跑到村子里捕食家畜。

    听到这里,桑叶不知道该同情熊瞎子,还是该同情那些村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确定不是胖团所为,她终于松了口气,不用担心那些村民伤到胖团。

    “哼哼,你别高兴的太早,打伤那头熊瞎子的就是你家胖团干的,它发疯跑到人家的地盘撒野,把人家打伤了不少,还把人家赶出来,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盗!说起来你要担一半的责任!”大树幸灾乐祸的扎了桑叶一刀,贱贱的语气让人恨不得把它放倒劈成柴火烧成灰烬。

    刚刚缓了口气的桑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懵了,确定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她瞪着大树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说啥?你说是胖团打伤那头熊瞎子?这、这怎么可能!”

    胖团是个未成年,现在还在学习适应野外生活阶段,能守住地盘,能打到猎物不饿死自己就不错,怎么会有这个胆子跑到别人家的地盘撒野?可是,可是大树有必要骗她么?

    “嘿嘿,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进山去问问你家胖团啊,看是不是它霸占了人家的老窝,把人家赶出来的!”大树笑的更贱了,突然话锋一转变了副强调:“唉,那头熊还是个小姑娘,胖团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大树回道:“又不是所有的熊崽会跟着熊爹熊娘长大成年,有些熊崽长到两三岁,就有可能会被赶出来,也有可能熊爹熊娘不在了,熊崽要提前独立,总之,就是胖团使坏,把人家打伤赶出来了,真是可怜呢!”

    这下子,桑叶没话说了,她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有些烦躁的说道:“这要怎么办?难道要承认是胖团所为,给那些人赔偿?”

    大树切了一声,用身为过来树的语气说道:“胜者为王,胖团赢了就是赢了,那头熊输了没本事捕猎,下山祸害人也是它的本事,跟你有啥关系?你当作不知道就行了,不然以后有的是麻烦。”

    “这……你说的不无道理。”桑叶是个理性的人,除去一开始心里生出的那一丢丢愧疚,更多的是考虑赔偿后可能会引发的不良后果。到最后,赔偿的念头就被她压下去了。

    事情真相大白,桑叶的心情却好不起来。

    胖团这家伙,不好好在自己的地盘上冬眠,竟然跑到其他猛兽的地盘打架。这一次幸运,遇到的是一头未成年的小熊,要是不幸遇到成年熊或是其他大型猛兽,岂不是变成送上门的肥肉?

    一想到这个家伙可能会为自己的冒失冲动付出生命的代价,桑叶就变得坐立难安起来。好歹是自己养大的,哪怕知道物竞天择,也不忍心看到某一天,胖团走向末路。

    可是要把胖团找回来,把它养到成年再放生吗?如果自家男人在家里,她根本不会考虑这个问题,偏偏人不在家,一时半会儿又回不来,她真的害怕胖团等不到男人回来就……

    怀着这样的纠结,桑叶在床上摊了半个晚上的煎饼,直到鸡叫了三遍她才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没过两天,蟒山村下的村民就找来了,说是熊瞎子又闯到村子里祸害牲畜,被村民们连日挖的陷阱捆住,让桑叶过去辨认。

    虽然已经知道那不是胖团,但是桑叶还是准备过去一趟。要是可以,她打算替那头熊赔偿村民们的损失,然后把那头熊救下来放生,谁让胖团是罪魁祸首呢?

    养过一头熊,桑叶对熊这种生物难免心软,就像很多人养狗,对自家狗有了很深的感情,对其他遭遇不幸的狗也会心生怜悯一样。

    家里少不了大人,孟氏便留在家里看顾几个孩子,郑老头就陪着桑叶一道去那个村子。

    就是郑老头不放心,把这事告诉给了族长。族长怕翁媳俩吃亏,就在村子里找了二十多个壮年和几个嘴皮子利索的妇人,陪着翁媳俩一道去了。

    ------题外话------

    呼~补齐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343章 兴师问罪返回目录下一章:第345章 买媳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