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235章 上门

第235章 上门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5069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篮坛指挥官 最强小白领 大清贵人 天龙武神诀 今天先败一个亿 我的时空抽奖系统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我真不想躺赢啊
    从去年入冬到现在,就零星下过几场小雨,飘了几片雪花,连地面都没有打湿透。地里的麦苗和油菜缺少雨水的供给,长势跟往年相比就差了一大截,就算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风调雨顺,恐怕产量也大不如往年。

    桑家的田地不多,以前收获后交完税粮,剩下的粮食要是换成粗粮,勉强够一家人糊口。自从前年秋收开始,桑家就没有再换过粗粮,粮食还不够吃半年,因此需要到镇上买粮食吃。

    买粮食的花费的银子对于目前的桑家来说不算什么,可要是真闹起了旱灾,小麦和油菜怕是收不上来了,必须得提前储粮。要是老天爷愿意给庄户人家活路,最终下雨解了旱情,这些储备的粮食或留下或卖掉都行,总比旱灾发生后买高价粮划算。

    之前桑叶就跟古槐讨论过会不会出现旱情的事,古槐说相邻的州府出现了冬旱,会不会波及到这里来,它也不敢保证,只提醒桑叶做好应对旱灾的准备,有备无患没有坏处。

    桑叶也是这么想的,便趁着今日娘家人都在,将储粮这件事情提了提。

    会闹旱灾的事情,让原本轻松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尤其是木氏连瓜子也不嗑了,紧张兮兮的问道:“不会真闹旱灾?地里的庄稼就算了,花田里的花苗千万不能旱死,不然之前花费的心血就全白费了。”

    之前没有想起这茬的人一听,脸色又严肃了几分,不约而同的看向桑叶,盼着她能拿出主意来。正如木氏所说,地里的庄稼能旱死,花田里的花苗不能有事,那是桑家兴旺起来的希望啊!

    “出现重旱的可能性不大,那些花苗不至于干死,再说了挖的那些水井又不是摆设,就算水塘里没水了,水井里的水多少会有点儿。”桑叶倒不是很担心花苗,她更担心真的出现旱灾,会影响到野生鲜花的产量和质量,继而影响到鲜花酱。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花苗没事,其他的问题都好办。”其他人想的没有桑叶远,一听花苗问题不大就放心下来,决定在冬旱危机解除前,多花些心思在那些花苗上。

    桑林又说道:“苦肠草的生意咱们还要做吗?之前村里有人还有人打听苦肠草做什么用,怕是开春后不用咱家雇人去挖,就有人去自己挖了卖。”

    桑叶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不在意的说道:“苦肠草大多长在深山里,就算有人敢去挖也要先知道苦肠草的效用,把销路打开,不然就算挖的堆成山,也只是一堆杂草罢了。”

    说到这里,桑叶看着家人继续道:“苦肠草的效用迟早会传开,一次两次能把那些人打听的人挡回去,次数多了怕是会激起大多数人的不满,与其这样倒不如放手让他们去挖,咱们把他们手里的苦肠草再买过来转手给赵大夫,赚中间的差价。”

    “不行!”桑叶的话一出,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反对,桑林更是激动地站起来,不自觉的拔高了音量:“苦肠草比鲜花酱挣的还要多,要是让村里人把这生意抢去,咱家只赚差价,这损失就大了。”

    桑叶看了二哥一眼,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不紧不慢的说道:“苦肠草长在山里,就算是咱家发现它的效用,村里人也不会认为这就是咱家的生意!看到咱家用一堆野草挣了大钱,心里只会不平衡,继而生出怨气来。等这股怨气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咱家倒霉的时候!”

    这话不是危言耸听,跟鲜花酱不一样,村里人就算对鲜花酱抱有想法,看到自家修建了作坊和花田,潜意识里认为这是自家的独门生意,他们不能打鲜花酱秘方的主意。

    苦肠草却是无主之物,自家也不会买地种植它,在村民们看来,自家可以用它挣大钱,他们也可以。如果自家霸占着苦肠草的生意不放手,最终只会激起村民们的反感。

    只要自家想在李家村立足,就只能舍弃苦肠草这桩生意,毕竟苦肠草的功效不可能一直瞒下去。与其这样,不如让一部分利益给村里。

    这样看似自家吃了大亏,其实从长远来看,自家是占了便宜的。

    桑叶放下茶杯,看着若有所思的二哥提醒道:“生意人,该把目光放长远些,二哥应当清楚只有鲜花酱的生意是咱家的根本,旁的舍弃一些动摇不了什么,不然只会惹来大麻烦。”

    这一番话,再次让桑林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长舒了一口气,对桑叶说道:“听你的,下回有人问,我就实话实说了。”

    桑叶摇了摇头,觉得二哥还是嫩了些:“咱家跟赵大夫有契约,被村里人知道了苦肠草的药效怕是会卖去别家,如此一来就是咱家违约了!若是之后还有人问起,你只管把契约的事说出来,然后提出高价收购苦肠草,这件事最好先知会村长,由村长统一安排。”

    能给村里带来利益的事,村长不可能拒绝,只会安排的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好!

    桑林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等年过了,我就去跟村长说。”

    敲定了这件事,桑叶又问起了买地的事。得知年前二哥就到牙行打听过,暂时没有合适的田地可买,便提醒二哥警醒些,一旦遇到机会就把地拿下。

    这天,桑叶和郑凛在桑家待到日头下去,又吃过丰盛的晚饭,才带着桓儿顶着漫天的星斗回到家中,顺便把胖团这个跟屁虫也带回来了。

    胖团这个怂货,兴许知道自己单独出现会引起骚乱,是以哪怕知道郑家在哪里,也没有单独来回过。特别是桑家有黑团灰团能陪它,在郑家就只能在院子里折腾,它就更愿意待在桑家了。

    这一次赖着要到郑家,兴许是太久没有见到铲屎官,一时舍不下就跟来了。

    胖团的归来,立即得到了多花姐弟几个的热烈欢迎,就连妞妞也一改之前的害怕,大着胆子摸了摸胖团的大脑袋。

    相比之下,熊孩子付小强就怂多了,陡然看到胖团这个大块头,吓得躲在郑春香的身后瑟瑟发抖,怎么拉扯都不敢出来。

    没办法,上一次胖团将闯到家里来的付贵等人收拾了一顿,付小强童鞋听说后就对胖团有了极大的阴影,如今亲眼看到没有吓哭就已经很不错了。

    今日依然是郑春香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来拜年,桑叶也没有意外。见小姑子精神头不错,她又问了几句,得知付家没有谁为难过她,心里便放心了,又陪着说了会儿话,直到困意来袭坐不住,被郑凛孟氏等人催着回房了。

    郑凛同郑春香没有话题可聊,便随着桑叶一道回房了。两人简单的擦洗过身子,就钻进了被窝里。桑叶像以前那样,紧紧地窝在郑凛温暖的怀抱里,不一会儿眼皮子就眯起来了。

    只是不等她睡着,又想起了什么,撑着眼皮子问道:“明儿个就初四了,你那些朋友什么时候来拜年?”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怕的,也怕那些人突然出现在家里,她在没有准备之下露出马脚。

    郑凛理解妻子的忐忑,抚着她的头温声道:“不出意外,初六那天会过来!你放心,他们认不出你,不会有事的。”

    “嗯”桑叶点了点头,还想问些什么,结果脑子里一片混沌,没有转过弯来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郑凛还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呢,久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彻底睡沉了,不禁摇头失笑,在她额头上珍重的落下一吻,就熄灭了床头的油灯,抱紧怀中人沉沉的睡去了。

    郑家亲近的亲戚不多,初四初五这两天本该去孟氏的几个姐妹家拜年,只是都隔的太远好些年不走动,这年就不用拜了,桑叶和郑凛就待在家里没有出去。

    倒是初四这天,孟家三房回拜了。只是不知怎的,跟郑家没有直接关系的徐梅子竟然来了。来的名头还格外清奇,说是惦记桑叶就忍不住跟着表兄弟特意过来探望。

    尽管不大相信这个理由,但是来者是客又是大过年的,桑叶对于梅子的到来表示出了欢迎。

    倒是在梅子给孟氏拜年的时候,桑叶敏感的发现自家婆婆的表情不太对劲。她按捺住心底的疑惑,把这事放在了心上,打算等人走后好好问一问婆婆。

    身为主人,桑叶自然要好好招待孟家来的几位表弟妹。好在几人年龄相仿,凑在一起有共同的话题可聊,一时间气氛还算热闹。

    郑凛是男人,不好跟几个表弟媳妇待在一处,便带着几个表弟去了另一个院子。郑老头知道大儿子话少,不想气氛太尴尬也跟过去了。

    孟氏就在厨房里煮饺子,多花几个就带着表妹们在院子里玩,就连桓儿也被拉了“壮丁”负责招呼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

    桓儿表现的谦让又礼貌,梅子看了一会儿对桑叶羡慕的说道:“还是桑妹妹会教孩子,瞧着跟那些皮实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孟家的几个妯娌闻言,脸色就不大好看了。孩子都是自家的好,虽然知道梅子说的是实话,但是听着心里就是不好受,这也是人之常情。

    桑叶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她深深地看了梅子一眼,脸上并没有孩子被夸后的欢喜:“梅子姐没有养过孩子,不知道小孩儿就是皮实的好,我巴不得桓儿像几个外甥那样活泼,免得整日窝在家里没个孩子样儿,平白的教人担心。”

    这话说的梅子变了脸色,尤其是“没有养过孩子”这几个字,简直就是一把刀戳在她的心口上,动一下就鲜血淋漓。

    “是、是吗?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梅子的脸有些僵硬,要笑不笑的说道,似乎有人欺负她一般。

    孟家的几个妯娌心里却大呼“痛快”,尤其是大房的三个儿媳妇,早就看惯会装模作样的梅子不顺眼了,只是有徐氏这尊大佛镇着,她们不敢露出不满来。

    如今见梅子被桑叶怼得变了脸色,几人心里就只有高兴,哪会替梅子出头去说桑叶的不是。

    桑叶仿佛没有看出梅子的异样,暗戳戳的又补了一刀:“不知道不要紧,梅子姐还年轻,迟早会生出孩子来,等梅子姐养了孩子就明白了。”

    梅子听的脸都绿了,眼眶里一片红,活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她看着桑叶,突然委屈的说道:“桑妹妹教训的是,是我说错话了,我给你赔不是。”

    说着,她就要站起来给桑叶赔礼。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郑凛走过来皱眉问妻子,身后跟着的是孟家兄弟几个。

    桑叶意味深长的看了梅子一眼,她冲着自家男人摇了摇头,心里对梅子的防线又拉高了几分。

    梅子却站出来挡在桑叶的身前,泪雨朦胧的说道:“郑大哥,是我说错了话,不关桑妹妹的事,你不要责怪她。”

    郑凛一听,眉头皱的更深了,直接越过梅子脸色不好的问妻子:“她说错话惹恼你了?”

    梅子心头一喜,急忙低着头掩饰眼底的得意和野心。

    桑叶眼珠一转,睁着眼睛说瞎话:“梅子姐说桓儿不够皮实,我听着心里不好受,总担心桓儿这孩子读书读成书呆子。”

    梅子勾起的唇角瞬间僵硬在了脸上,她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桑叶,不敢相信桑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颠倒黑白,她明明是在夸那个拖油瓶,啥时候说那个拖油瓶不够皮实了?

    想到自己可能陷入了姓桑的圈套,梅子急忙看向几位表嫂,希望几位表嫂能替自己说句公道话,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惜,孟家妯娌几个巴不得她吃瓜落,就算知道桑叶曲解了她的意思,也断不会开这个口,一个个直接撇过头去,假装没有看到。

    郑凛已经认为梅子别有用心了,顿时脸色变得更黑,凌厉的目光像是要把梅子整个穿透:“郑家的孩子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道,别再让我再听见你说这些不该说的话!”

    ------题外话------

    今天不是故意更这么少,左眼睛发炎了,刺痛感强烈,不停地流眼泪,所以这两天的更新大概不会多,还望亲们见谅!
(快捷键 ←)上一章:第234章 徐氏的转变,暖房返回目录下一章:第236章 醋坛子,身份露馅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