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5章 旧事, 痴心妄想

第205章 旧事, 痴心妄想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6317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宠上天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逆天剑修 网游之白骨大圣 重生权妻 霍先生,婚姻无效! 都市之逍遥诸天 主母,Boss又精分了!
    郑凛十五岁那年,差一点与徐氏的娘家侄女定亲。

    当年边关发生战乱,战火随时会从边关蔓延到整个大庆,朝廷便提前做好全面御敌的准备,从各个州府征兵三十万。

    征兵名额郑家就有一个,只是郑老头身子骨弱,怕是走不到边关就要死在路上;郑山青和郑水青又还小,正巧郑凛回来了又年满十五达到了征兵的要求,他就抱着还生恩的心思替郑老头从军了。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即便郑老头和孟氏对郑凛的感情没有另外两个儿子深,也不忍心他去边关跟敌人拼命,更担心他一去就回不来。两人商量过后便决定给他讨一房媳妇儿,好歹在去边关前留下一点血脉。

    这种事情在征兵令下来后十分常见,可是一旦上了战场就是九死一生的事,但凡心疼女儿的人家都不会让女儿冒着守寡的风险,将女儿许配给像郑凛这样要从军的人,除非家里实在是过不去了,才会为点聘金忍痛把女儿嫁过去。

    郑家的条件不好,当时郑老头和孟氏砸锅卖铁把所有的家当拿出来勉强凑了五两银子。附近几个村子里没有谁拿适龄的女儿换这五两银子,孟氏只好求助娘家,好巧不巧徐氏就有个娘家侄女正合适。

    说起来,孟大舅最初定下的媳妇不是徐氏,是用郑家给孟氏的聘金定下了隔壁村的一个傻子。这傻子命不好,亲事刚定下没多久,一场风寒就要了她的命,孟家只好定下了家里更穷,模样更不好看,连聘金也只要一两银子的徐氏。

    徐氏嫁到郑家后,娘家依然穷的叮当响,更惨的是她娘家大嫂一口气生了六个闺女,为了有儿子继承香火就只好继续生下去,就没有想过家里的六个女儿都快养不活了。

    就在徐氏的娘家大嫂怀上第七胎时,徐家终于穷的没米下锅,便打起了几个女儿的主意,想用女儿换银子让一大家子活命。

    郑家和徐家各有所需,徐氏便从中牵线搭桥,意图把娘家的侄女梅子许给郑凛。当然,孟氏也向徐氏保证过,如果郑凛真回不来,不管梅子能不能生下孩子,都不会阻止她回娘家改嫁。徐家怎么算都觉得自家占便宜,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一切是在暗中进行的,事先没有人告诉郑凛。等郑凛知晓的时候,两家都准备交换庚帖,随时操办婚事了。

    郑凛不知道自己这一去能不能回来,得知爹娘给自己找了个小媳妇,就觉得这是在害人,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最后放下狠话逼得孟氏不得不放弃了徐家的这门亲事。

    就为着这个,郑家还被徐家以悔婚在先,坏了女儿的名声在后为由,硬扣下了二两银子的聘金。

    天知道两家准备接亲的事,谁也没有对外声张过,根本不存在妨碍名声这回事,可谁让徐家脸皮厚有恃无恐呢,郑家也只能自认倒霉吃下这个闷亏。就为这个,闹的郑、孟两家的脸面也十分难堪。

    如今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孟大舅的火气就更大了,指着徐氏的鼻子破口大骂:“别给老子提你那个破落户娘家,当年你娘家卖女儿不成就扣着大妹的聘金不放,害的老子丢尽了脸面,要不是大妹大度不计较,老子都没脸见她了。”

    原本嚣张的徐氏一听这话,气焰就萎了半截,却还是不甘心的辩驳道:“你妹子悔婚在先,我娘家就不能要点补偿了?”

    孟大舅讽刺道:“老子倒是不知道亲事没有定下来,这悔的是哪门子婚,要的又是哪门子补偿?你如今提起这茬儿,不就是眼红大妹家的日子好过了,眼红阿凛给了他岳家十抬聘礼?怎么,你还想让你那好侄女儿跟她男人和离,再把她跟阿凛说到一块不成?”

    徐氏也是四五十岁、儿孙满堂的人了,被老伴儿当着一众小辈的面这样冷嘲热讽,哪里还受的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起来:“我为你们老孟家劳心劳力几十年,没有功劳也也有苦劳,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份气,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思啊——呜呜——”

    徐氏这么一哭嚷,她的几个儿子儿媳妇就先受不住了,一个个急忙上前安抚:“娘,您别哭了,爹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他老人家就是随口说说,没有真的怪您,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是啊娘,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为它哭坏了身子不值当,咱们家谁不明白您的好,就是爹心里也是明白的,嘴上没说罢了。”

    徐氏的几个妯娌见状,即便心里觉得徐氏无事生非,也不好在一旁干看着,便蹲下来一起劝她:“大嫂,大伯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时在气头上才说了重话,这会儿怕是早就悔上了,你就别难过了。”

    被大帮人围着劝,徐氏自觉挽回了一点颜面,只是没有得到孟大舅的示弱,她依然不依不饶,继续哭诉:“弟妹啊,我心里苦啊,当年说好的亲事,是郑家反悔在先,要不然我大嫂也不用担心传出去坏了梅子的名声,匆忙给梅子许了人家,结果就把梅子推到火坑里去要是郑家没有悔婚,我的梅子哪会受那么大的罪,还让我也落了埋怨,连娘家都不敢回。”

    一提起梅子,徐氏的儿子儿媳就尴尬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的两个妯娌也是面面相觑,各自在心里吐槽着徐氏脸皮厚,会给娘家的脸上贴金。

    当初郑徐两家的亲事做不成后,是徐家迫不及待的给梅子找了下家,半卖半送的嫁给了另一个被征兵的小伙子。

    小伙子家穷的连老鼠都不待,可依然凑了三两银子给徐家。就是命不好,跟梅子成亲后的第十天就赶赴边关,结果半路上就被山上滚下来的山石砸中砸断了腿。

    幸好当时没有走远,征兵将领就命人把他送回了家。最后命是保住了,但是一双腿再也站不起来了。

    单单这么看,梅子似乎也是个可怜人,然而她后面做的事根本让人可怜不起来。

    那小伙子是个厚道人,知道自己这样会拖累梅子,就想跟梅子和离让她改嫁。只是梅子是这个穷家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妇,他的爹娘以死相逼怎么也不答应。

    小伙子没有办法,就只好断了和离的念头,下定决心跟梅子好好过日子,还跟村里的老篾匠学起了编制手艺。

    等小伙子手艺学成,好不容易能赚钱,终于有勇气跟梅子生孩子了,结果好不容易怀上了,梅子却一心想跟丈夫和离再嫁个好人家,便觉得孩子是个拖累,故意摔了一跤把孩子给摔没了。

    痛失子孙,尤其是在知晓梅子故意所为后,小伙子一家就把梅子恨到了骨子里,更是死活也不放她走。自此之后,梅子的好日子没有了,这些年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梅子不仅没有后悔,还多次偷跑回徐家求救,徐家没有办法帮她“脱离苦海”,还不小心把事情弄的四下里全知道了,一时间梅子和徐家的名声都坏到了极点。

    对此,梅子就更不愿意在夫家待了,每天无事生非就为婆家能休了她。恶性循环之下,她的夫家也对她更加厌恶了!

    梅子的所作所为在孟家不是秘密,很是被孟家人瞧不起,只有徐氏觉得侄女命苦,做出这些事是逼不得已,在人前总是为梅子说话。

    这会儿徐氏又在为梅子抱不平,顺势为娘家的脸上贴金,孟家这些人听了怎会不尴尬?

    眼瞅着亲娘越说越离谱,两个婶婶的脸色越来越古怪,徐氏的大儿子只觉得脸上烧的慌,连忙阻止道:“娘,这些事早就是老黄历了,如今梅子有夫家,表哥也娶了妻子,您就是说一万遍也没用,要怪就怪梅子没有福气。”

    徐氏就是心有不甘把过错全赖到郑家头上,才借故在郑家发作了一场。如今见大儿子把这事归结到侄女没有福气上,顿时不乐意了,骂道:

    “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表妹模样好,又勤快,哪里比不上桑家的那个狐狸精让你这么说她?要不是这个狐狸精截胡,等你表妹和离了还能跟你表哥再续前缘,你表妹总比一个克夫的寡妇强的多!”

    激动之下,徐氏一不小心就把心里的话抖落了出来。要说在这之前,她也不敢有这个念头,可是得知郑凛娶的是一个带娃的寡妇后,她就觉得自个儿的侄女处处比一个寡妇强,至少她侄女不克夫,也没有拖油瓶,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是在痴人说梦。

    孟家所有人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徐氏、徐氏居然打着这种主意?且不说梅子的名声坏成那样,就算没有坏跟人家阿凛媳妇儿比,长了眼睛的人就能看出谁好谁赖,不说别的,阿凛媳妇儿娘家家给的陪嫁,就是把徐家上下全卖了也凑不齐。

    要是让这话传出去,没得让人笑话死,这徐氏(娘)别不是魔怔了?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徐氏,生怕是被刺激过度以至于脑子坏掉了。

    徐氏犹不自觉,嘴里一个劲儿的骂着“狐狸精”“小寡妇”,这副愤恨不平的模样像是自己的男人让人抢了一般。

    原本被她哭的软了心肠的孟大舅忍无可忍,冲着几个儿子怒吼道:“回家,不要理会这个疯婆子,让她死在外面得了!”

    说着,他再也不看喋喋不休的徐氏一眼,扭头就气冲冲的走了,没有半点犹豫。看着错愕的娘亲,孟家的几个儿子稍稍纠结了一下,觉得她确实该一个人醒醒脑,便连忙跟上了父亲的步伐。

    孟二舅和孟小舅也觉得徐氏这个大嫂无可救药,一个字都懒得说也离开了。其他人早就腻歪了徐氏,见状忙不迭的跑了。

    不一会儿,徐氏周围的人就跑的干干净净了,只留下了孤零零的徐氏不敢置信的瞪着众人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回神。

    这一觉桑叶睡的格外踏实,等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是过了饭点到了下午。

    郑凛早就醒来了,正饶有兴趣的把玩着媳妇儿乌黑的长发,见她醒来了连忙凑过来问:“饿不饿?娘把饭菜温在锅里了,要不要我端到房间里来?”

    桑叶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闻言摇了摇头:“不用了,待会儿出去吃,还有,你吃过没有?”

    略显沙哑的声音,听起来跟平常有些不大一样,多了几分黏性像是在撒娇。

    “还没有,等你一起。”郑凛随口回了一句,忍不住低头吻上瞅了半天的粉唇,细细的研磨着好像是在品尝无上的美味。

    饱饱的睡了一觉,桑叶的心情很不错,感受到丈夫的热情,不仅没有把人推开,还主动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回应起来。

    郑凛有些意外媳妇儿的主动,又备受鼓励当即没有了顾忌,唇上的力道就凶狠了许多。就是昨晚好不容易领悟的一星儿接吻技巧全部忘光了,要不是桑叶机敏阻止的快,好几次险些被他咬破唇。

    没办法,桑叶只好再当一回老师,慢慢的教这个忘性大的学生了。前世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啊,理论知识比实战经验就丰富多了,虽然表现出来的也只是半桶水。

    一吻毕,两人皆有些气喘。郑凛虚虚的趴在媳妇儿的身上,一只手不自觉的四处点火,一会儿捏捏小巧的手,一会儿捏捏纤细的腰,胸口的某个地方也没有放过,直把桑叶捏红了脸,眼里溢满了水汽,似嗔非嗔,分外勾火。

    郑凛心头大热,如凶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身下的媳妇儿,眼睛渐渐泛起了红,显然是情动了。

    两人挨的紧,桑叶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身体变化。生怕大白天的擦枪走火,她急忙伸手去推:“我饿了,咱们快起来吃饭去。”

    郑凛倒抽了一口气,盯着身下的小女人没有动:“为夫现在更想吃你!”

    桑叶瑟缩了一下,推拒的力气又变大了几分:“别闹了,咱们赶紧吃饭,吃完了你带我四处走走,免得哪天走出去找不到回来的路。”

    后面半句话分明是在开玩笑,郑凛却当了真,低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走,先吃饭!”

    身上一轻,桑叶悄悄松了口气,忙不迭的爬起来整理自己的衣裳。等她收拾齐整,郑凛已经穿好衣裳,坐在床沿含笑的看着她对着铜镜梳头发。

    桑叶的头发很长很软很黑,乌泱泱的垂在背上勾勒出纤细的腰线,让人总忍不住想摸一摸。郑凛也确实这么做了,末了还接过桑叶手里的梳子,略显笨拙的给她梳头。

    看着铜镜里照出来的两个交叠的身影,感受到男人的小心翼翼,桑叶忍不住勾起了唇角,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受着男人的温柔。

    梳女式发髻对于郑凛来说有些难度,最后桑叶自己梳了一个简单发髻。郑凛就站在一旁观摩,决定私下里偷偷用自己的头发试试,左右都是长发学起来应该不难。

    两人出了房间来到前院,就看到了翻晒红薯的孟氏。桑叶看着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就表露了出来。

    孟氏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说火塘里还有火,饭菜都是热的,催促两人赶紧去吃饭。

    相比早上的清粥馒头和小菜,午饭就丰盛了许多。除了中午新炖的骨头汤,还有几样新鲜的炒菜。至于昨天喜宴上的剩菜,桑叶没有看到只以为全部倒掉了。

    饭菜的味道很不错,咸淡适宜很合桑叶的胃口,这让她松了口气觉得以后自己烧饭可以不用顾忌全家人的口味问题了。

    她并不知道,郑老头和孟氏的口味比较重,这顿饭菜之所以清淡,是孟氏在打听过她的口味后特意迁就她才做的。

    吃完饭,桑叶把两人的碗筷清洗干净后,就跟孟氏打了声招呼,说要出去转转。

    孟氏连忙说道:“去去,多跟大家熟悉熟悉,以后串门子不用担心找不到人。”说罢,她交代两人把桓儿也带出去,让桓儿跟村子里的小孩儿们熟悉起来,以后好一起玩。

    “谢谢娘,那我们就先出去了。”桑叶本来就有带桓儿一起去的想法,见婆婆也记挂着桓儿,心里很是感激。

    交代郑凛去喊桓儿,顺便带些糖块,桑叶一边帮忙翻红薯一边对孟氏说道:“娘,我们转转就回来,这些红薯等我们回来再收,娘您别累着了。”

    这份关心让孟氏很受用,她笑容满面的应道:“你们好好玩,不用担心我,大不了我把红薯收起来,等你们回来往屋里搬。”

    婆媳俩拉了几句家常,关系无形中就亲近了几分。等郑凛牵着桓儿的手出来,三人就道别了孟氏,欢欢喜喜的走出了家门。

    ------题外话------

    别问为毛要把梅子这个人的事写的这么仔细,这是在为撒狗血做准备呢!当然,这个狗血不是一般的狗血,不能以常理度之哈!

    ps:说一个恐怖的事,今早起来码字,感觉腿上有啥东西在爬,我以为是错觉,就摸了摸结果摸出了一只跳蚤,没错,就是猫猫狗狗身上的小虫子,吓死了!我没有养小动物,床单被套最多半个月就换一次,地面更是隔三差五的拖,应该不存在长跳蚤,就是隔壁邻居在门边上养了俩流浪猫,我怀疑是流浪猫身上的跳蚤跑进来了我该怎么办?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4章 怒其不争,调戏返回目录下一章:第206章 回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