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1章 挖药,胖团遇险

第181章 挖药,胖团遇险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5756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盖世天帝 借阴寿2 奋斗在洪武末年 错付之不悔不归 透视神医兵王 女总裁的超凡高手 路过漫威的骑士 最佳娱乐时代
    安婆子暂时没有卖身给牙行,但是身价由牙行统一规定,以防有人乱喊价坏了牙行的名声。像安婆子这种普通的婆子,身价远远没有六七岁、能从小调教的女孩子高,大多在五到八两银子之间。

    鉴于安婆子没有特殊技能,本人木讷又不会来事,要出手是件很困难的事,牙行定的是底线价——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很合算,桑叶连价都没还痛快的掏出五两银子交给申牙侩。申牙侩见状,当即带着他们去衙门办理安婆子的卖身契。

    申牙侩是衙门的熟人了,很快就把安婆子的卖身契办了下来。至于安婆子五两银子的卖身钱,安婆子拿到手的就只有三两五钱银子,另外的一两五钱,就是给申牙侩的佣金和安婆子近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桑叶不觉得惊讶,商人逐利,人口买卖一直就是暴利;桑树则直咂舌,对申牙侩的好感瞬间降低为零。

    申牙侩看似和气,实则精明的很,一眼就看穿了桑树的想法。他没有解释什么,一团和气的对桑叶说道:“桑娘子是个痛快人,他日买人置产,还望桑娘子照顾一二,鄙人包桑娘子满意。”

    桑叶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这一次买卖做的也很舒心,闻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自然,也望申老板给我这个穷人实惠价,让我也沾沾申老板的便宜。”

    不出意外,明年家中就会置下田产,到时候少不得找申牙侩帮忙了。如今把这话放在明面上,算是提前交好对方了。

    申牙侩大喜,细小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笑的更和气了:“理应如此,鄙人就在此等候桑娘子登门。”

    道别申牙侩,桑家兄妹带着安婆子坐上了牛车,直奔云霄书院的住处。

    路上,桑树看了眼沉默的坐在车尾的安婆子,小声的问自家妹子:“这婆子有啥特别的,要是我,我就选那个胡婆子。胡婆子瞧着比她会说话,模样也齐整些,瞅着比这个好多了。”

    桑叶白了自家大哥一眼:“咱们找的是烧饭洗衣的人,老实本分就够了,要那么好看会来事的做什么。”

    胡婆子是比安婆子出色,就是一双眼睛瞧着不安分,不像是个会安心做事的。她嘴上说是丈夫嫌弃她,瞧上了更年轻好看的寡妇就把她休掉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与其选一个可能不安分的搅家精,倒不如选一眼就能看穿,又好掌控的安婆子。

    桑树听罢,还是不明白妹妹的意思,在他看来有更好的,当然就选更好的那一个才划算。不过妹妹行事总有自己的道理,他识趣的没有继续问下去。

    一个多月不见,木氏早就念叨着家里了,看到大儿子和大女儿,顿时高兴的不得了,尤其在得知安婆子是大女儿买来替换自己的人后,更是连道了几声“好”。

    娘仨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眼看日头就要升到头顶,再过半个时辰桑榆叔侄三个就要下学回来吃饭了,桑叶拉住要起身去烧饭的木氏,指着厨房对安婆子吩咐道:“午饭就由你来做,就着老夫人早上买的那些食材随便做几道就好。”

    安婆子迫切的需要在桑家站稳脚跟,得了主子指派的第一件事,她赶紧应下:“是,大姑娘。”说罢,她冲娘仨行了个福礼,就低头退了下去。

    “咦,这婆子规矩不错,瞧着也是个本分人。”木氏看着安婆子的背影,忍不住赞了一句。

    “在牙行里被调教过,不然很容易碍着主家的眼,运气不好的话甚至会连累到牙行。”原身在人牙手里待过,桑叶就很清楚牙行里的门道,便跟娘亲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木氏听罢,偏偏就想到大女儿卖过身受过苦,心里顿时难过起来,对安婆子就多了一份同情:“也是个苦命人,以后咱家就对她好点!”

    桑叶有些无奈,觉得还是提醒一下娘亲为好:“安婆子是咱家买来的下人,只要不苛待她就行了,对她太好就怕她摆不清自己的位置,没得生出别的心思来,这样反倒可能害了她。”

    人心难测,原身也好,她自己也好,见得多了更知道该怎么对待一个人才妥当。如今安婆子安分守己,心里对自家怀有感激。要是自家把她当家人待,时间久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她的心给养大了。

    木氏活了大几十岁,见过的人和事也不少。之前对安婆子的同情占了上风,眼下听女儿这么一说也觉得之前的想法不妥当,连忙改口道:“那该咋样就咋样,左右咱们家又不会苛待她。”

    桑叶笑着应是,说出了自己的提议:“安婆子刚到咱家,有些事情怕是不大明白,娘要是方便的话就先指点她一阵子,没问题的话就让她留在这里照顾小弟几个的起居,这样就都能放心了。”

    木氏看了厨房一眼,小声道:“娘没啥不方便的,就是你不提娘也打算这么做。你小弟正到了关键的时候,娘可不放心随便把他交给一个外人照顾。桓儿和小山又是小娃娃,我也怕他们被人糊弄了!”

    这件事母子俩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吗,桑叶松了口气,笑道:“娘也别太紧张了,如今二哥也住在这个院儿里,至少要住上两到三个月,平日里也能看着些,不会教小弟他们吃亏的。”

    不提桑林还好,一提木氏就忍不住抱怨:“他是个大忙人了,天天早出晚归连个影子都看不到,谁敢指望他呀。”

    桑叶一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明明是心疼二哥辛苦,偏偏要用这种抱怨的方式说出来,唉,搞不懂!

    没过多久,桑榆叔侄三个就踩着饭点回来了。得知新买的安婆子会代替娘亲(奶奶)照顾自己,叔侄三个没有太大的反应,就是言语间流露出不舍来。

    木氏同样舍不得,只是她不可能一直留在城里烧饭,就只能干巴巴的安抚了一番,勉强把彼此的不舍压下去了。

    四菜一汤端上饭桌,安婆子就站在一旁紧张的等待主子品评。

    事实上,安婆子根本不用紧张,桑叶等人以前过的本来就是苦日子,只要米饭不是硬的像石头,菜里放的盐不会齁死人,他们就能香喷喷的吃下去。

    更何况,安婆子就着几样寻常的食材,做出来的四菜一汤皆是普通的家常菜,虽然味道不是特别好,甚至及不上木氏,但是也能称的上美味,至少桑榆叔侄三个的饭量跟以往没什么两样。

    桑叶给安婆子设置的第一道考验,就这样轻轻松松的通过了。这让安婆子大大的松了口气,庆幸自己遇到的主子好伺候。

    了解二哥的学习进度也是桑叶要做的事,下午便没有回去。就是多了一个安婆子,赁来的这个小院就不大够住了,还是她跟木氏挤一床,桑树跟桑林挤一床才勉强住下来。

    夜里桑林回来后,不等桑叶问起,就主动交代了这几天他在方家所学的东西。

    有一名经验丰富的掌柜教导,桑林可谓如鱼得水,学起生意经来几乎到了忘我的地步。就是他的基础太差了,如今大半的时间用在了识字读文上。虽然不用学富五车,但是看的懂账本,写得了契书是基础要求,半点不能马虎。

    另外,桑林每天有一个时辰跟着方家掌柜学习做生意,两厢结合起来倒是让他不觉得识字读文是件痛苦的事了,总是要熬到人家铺子关门才回来,早上天边刚泛白就迫不及待的出门,也难怪木氏抱怨。

    见二哥这么努力,桑叶心里就只剩下欣慰了,将来也能放心的把花酱生意交给二哥打理,这些麻烦事她是一点也不想管。

    翌日吃过早饭,桑叶就催促着大哥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了。趁着最近地里不忙,家里的活儿有人做,她得尽快进山把能挖的苦肠草全部挖回来,尽快制成药粉卖给知仁堂

    不然夏季过去了,这些药粉的销路就成了问题,总不能堆到明年卖,明年她还想让家里继续这笔生意呢,总不能坑了明年的自己。

    桑枝早就准备好了进山挖药材的用具,还听从大姐的吩咐,昨天就去村里找了十多个愿意挣这份工钱的妇人,如此加上桑家自己人,足足有二十人之多。

    等桑叶回来,得知药丸顺利的卖出去了,桑枝喜不自禁,迫不及待的替大姐催促大哥去郑家找郑凛商量进山的事。

    事关挣钱发财买地当地主的大事,桑树自然不会耽搁,几碗水下肚就匆匆去了上郑村。好在两个村子隔的不远,两刻时间就够一个来回了。

    郑凛从大舅子这里知晓了未婚妻的打算,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顺道拉上了郑常。

    狼八还没没有完全好全,来到郑家后又明显的开心起来,短时间内郑常就没有回家的打算。这会儿一听说要进山,便一口答应下来,左右他也计划把狼八和母狼青带去山里放放风。

    除了照看作坊的月娘,还在打家私的黄木头以及留在作坊里照看表弟表妹的桑果几个,其他人都拿好挖药的工具进山了。

    有郑凛郑常和两条高大威猛的狼青在,被桑家请来帮忙的村民们倒是没那么害怕了。至于死皮赖脸跟过来的胖团,人家压根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就它那圆润的身子,不从半坡上滚下来就不错了,谁敢指望它能够打跑别的猛兽。

    在桑叶郑凛等人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就沿着上次进山的路,找到了那片葱绿茂盛的苦肠草。苦肠草远不止这里的一片,相隔不远的地方也要不少,就是需要一番工夫把它们挖出来。

    一棵苦肠草差不多就有三钱重,三棵苦肠草差不多就是一斤。桑叶给帮忙挖草的村民开的工钱是一文钱两斤,手脚快掌握挖掘技巧的人一天下来,挖个五六十斤一点问题也没有。

    至于挖这些草有什么用,桑家没有细说。那些村民就是见过苦肠草,也不知道它是居家必备的草药,又都是实在人,见桑家没有明说倒也没有追问,左右他们挣的就是这份工钱。

    如同之前摘的鲜花,他们知道桑家用来做花酱卖大价钱,可是他们不会做花酱就只能做摘花卖的事了,总归还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郑凛和郑常也带着挖草的工具,两人跟其他人一样蹲在地上挖草。

    至于两只狼青,主人在哪里它们就在哪里,始终卧在距离郑常不远的地方。胖团就不行了,它还是个没成年的熊孩子,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到处捣蛋,如今进入这片更广阔的天地就更欢实了,恨不得拽着桑叶的裤腿让她陪自己探索大山。

    桑叶被胖团缠的烦不胜烦,用一根麻绳捆住胖团的四肢,就把它仍在一边不管了。这种事情她做过许多次,做起来那叫一个一气呵成。

    可同样的,被捆的次数多了,胖团早就掌握了脱困的办法。只见它圆滚滚的身子不可思议的弯成了一个球,然后头埋在肥嘟嘟的肚皮间,开始拿粗麻绳磨牙,不到一刻,比大拇指还粗的麻绳就被它磨断了。

    不过桑叶捆绑的手法比较特别,胖团必须把四条腿上绑着的绳子全部咬断才能真正脱困,可即便这样它也仅仅用了半个时辰就重获自由了。

    一人一兽之间的较量,看的第一次见到的村民一愣一愣的。桂花婶忧心的问桑叶:“这么粗的绳子都困不住它,它在你家不会祸害你家的牲畜?”

    桑叶听出了桂花婶话里的意思,摇了摇头:“它就是爱缠人,对家里的牲畜不感兴趣,最多就是无聊了,在院子里撵着鸡到处跑,要是真害人,谁还敢让它待在家里,早八百年就让我撵走了。”

    “哦,也是。”桂花婶点了点头,她确实没有听说过桑家的牲畜被胖团祸害了,或是村里有谁家的鸡鸭不见了。只是到底是猛兽,养在村子里总叫人心里不安。

    想起之前听到的一件事情,桂花婶就忍不住提醒道:“能放生就早些放生,之前村里就有人去村长家说过了,说你家养熊太危险,让村长带人把熊除掉。虽说村长没有理会,可时间久了有这想法的人怕是会越来越多。”

    这件事,桑叶是第一次听说,脸色顿时就变了。当初她把胖团抱回来,村里就有人阻止,只是那会儿胖团还小,没有太大的危险性,就被她堵了回去。

    如今胖团越来越大,捕猎的技能也越来越高,早在前些天就能轻易的杀死野鸡野兔了。这说明胖团具备了捕猎养活自己的能力,危险性也越来越大。可是它还处在幼年段,真的放归山林,不幸遇到虎狼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桂花婶是一片好意,桑叶很感激她的提醒:“本来我也没想一直养着胖团,只是它现在还没有自保的能力,等它再大些我就把它放生了。”

    听桑叶这么说,桂花婶放心了,她又看了眼打滚的胖团,小声说道:“胖团浑身是宝,平日里还是看紧些,村里人多眼杂,保不准有人生出坏心来。”

    桑叶心里一凛,慎重的点点头:“多谢桂花婶提醒,我会好好看着它。”

    桂花婶笑了笑,弯腰继续挖起苦肠草来。

    正在骚扰狼八夫妇的胖团不知道自己长大了就会被铲屎官赶走,见狼八夫妇不理会自己,它顿觉无趣溜到了山涧的小溪里。

    小溪里有虫子青蛙,也有小鱼小虾。胖团这个吃货不忌口,虫子青蛙它喜欢,小鱼小虾更是它的心头好,这不站在小溪里就开始捕鱼了。

    胖团顺着小溪往上走,不知不觉就走远了。等它的肚子终于填饱鼓成了一个圆球才听了下来,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昂——”胖团茫然的看着四周陌生的景物,试探着叫了一声,希望得到铲屎官的回应,结果下一刻,一大群野猪呼啦啦的冲出来,后蹄刨着地面发出威胁的哼声
(快捷键 ←)上一章:第180章 卖药,买人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82章 被野猪吃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