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6章 决意分家

第176章 决意分家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5977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小白领 大清贵人 今天先败一个亿 我的时空抽奖系统 篮坛指挥官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我真不想躺赢啊 一拳超人之自走棋之主
    翌日,桑枝就带着两只野鸡两只野兔,坐着牛车欢欢喜喜的回婆家看望孩子了。

    知道小妹跟婆家的关系不好,桑树不想进黄家的门遭人的白眼,于是谢绝了小妹的好意,把人送到村口就掉转车头直接回去了。

    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桑枝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一想到用不了不久自己就有一大笔银子的进账,到时候就能闹分家出来单过,盖一大间属于自己的房子,能随时把娘家的亲人叫到家里来团聚,那点子不舒服就消散了。

    越想心里越美,越觉得将来的日子有奔头,桑枝忍不住大笑出声,脚步欢快的朝着婆家的方向走去。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女儿带着刚刚会走路的儿子在院子里玩耍,身上滚的全是泥土。

    “玲玲,你爹呢?”见家里一个大人都没在,桑枝把野鸡野兔放到厨房里,把三个孩子抓过来一边拍他们身上的泥土一边问。

    “瞎地了,哈下地了。”玲玲吃着娘亲塞到嘴里的糖果,含糊不清的说道。

    桑枝一听,这才想起眼下正是春忙的时候,闲了好几个月的田地要安苗,她一天到晚窝在作坊里干活儿,倒是把这事忘了。

    “行了,你带妹妹去屋子里玩儿,不要在地上滚了,娘去烧饭给你们炖鸡吃。”桑枝又拿出两块糖给两个女儿一人分了一块,叮嘱了一番就抱着儿子去了厨房开始杀鸡准备午饭了。

    在香喷喷的鸡肉的诱惑下,玲玲很听话的带着妹妹琴琴去了房间里,拿出爹爹给她们用木头做的小马小兔子,趴在床上玩起来。

    厨房里,桑枝让儿子坐在小马扎上,自己坐在灶前点火烧热水,准备杀鸡拔毛。

    这会儿天色还早,还不到烧午饭的时候。只是桑枝不想下地干活儿,才借着烧饭躲懒罢了。要是以前,她绝对不敢这么做,不过今年嘛,她就是不烧这顿饭,婆家也没人敢说什么。

    在回娘家帮忙之前,桑枝就给黄家说了要去一个月,黄家就没有一个人同意,包括不知情的黄木头也觉得妻子在农忙的时候跑回娘家干活不妥当。

    桑枝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直接放出给娘家帮一个月忙,就给婆家三百文钱的话来。毕竟黄家还没有分家,她还是黄家的媳妇,吃黄家的地里出产的粮食,她不下地干活确实说不过去,就只能给婆家一些好处了。

    三百文钱对于黄家来说是一大笔钱,桑枝这话一放出来,黄家就没有人反对了,却讨价还价要让桑枝拿出五百文钱来,被桑枝狠狠的怼了回去。

    虽然用三百文钱堵婆家人的嘴让桑枝很肉疼,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偷偷的在背地里骂两句解解气罢了。

    将烧开的沸水舀到木盆里,桑枝把最大的那只野鸡泡了进去。

    四只野鸡野兔分开烧可以烧四顿,桑枝打算趁自己这两天在家全部烧了,这样能把好肉留下来给丈夫和儿女们吃,不然等她走了还不知道会便宜了谁。

    以她的脾气,是一点也不愿意把娘家给的东西送到婆家人的肚皮里,可谁让儿女和丈夫还在婆家住着,这阵子她又不能看着几个小的呢?要是不给这些小心眼的一点好处,谁知道他们暗地里会不会苛待几个孩子?

    桑枝一边拔鸡毛一边胡思乱想,等她刚刚把野鸡拾掇好了,大房、二房几个还不能下地帮忙的小崽子就从外面回来了。

    “哇,鸡,有鸡,今天有鸡肉吃了。”黄老大六岁的小儿子指着桑枝手里的鸡哇哇大叫,要不是鸡还是生的,他指不定能扑上来咬两口。

    “啊,真的是鸡,好大的鸡,三婶,我要吃鸡腿,你把鸡腿留给我。”二房同样六岁的二儿子也拍着巴掌跟着叫唤,还理直气壮的跟桑枝要鸡腿吃。

    “不,不行,鸡腿是我的,都是我的!”黄老大的小儿子不乐意了,霸道的推开了跟自己抢鸡腿的小堂弟。

    “哼,鸡腿凭啥都是你的?这是三婶的鸡,你昨天还把琴琴打哭了,三婶才不会给你吃!”二房的二儿子也不肯让步,直接在三婶面前揭穿了堂哥欺负堂妹的事实。

    桑枝倒是没把孩子们之间的打闹放在心上,刚才她也看到过小女儿,没有发现小女儿身上有伤,只是这两个小屁孩太吵太烦人了,她不耐烦的说道:“有鸡屁股给你们吃就不错了,你们还想吃鸡腿?瞧把你们能的!”

    两个鸡腿还不够琴琴玲玲宝乐分呢,老娘能给你们这两个烦人的小兔崽子吃才有鬼了!

    刚刚还吵闹的热乎的两个小兔崽子傻眼了,还以为三婶真要给自己鸡屁股吃,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不要,不要吃鸡屁股,我要吃鸡腿,我要吃大鸡腿!”

    一旁的小宝乐被两个堂哥的哭声吓到了,扁着嘴也哇哇大哭起来:“娘,娘”

    桑枝心疼极了,连忙擦净了手把儿子抱起来哄:“好了好了,宝乐不哭了,娘在这儿呢,不怕不怕,哦哦——”

    在娘亲的安抚下,宝乐总算不哭了,只是疑惑的看着还在满地打滚的堂哥,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看到最后还咯咯的笑了起来。

    桑枝就嫌弃极了,一脚尖踢了踢赖在地上的两个侄子:“你们俩再闹下去,待会儿鸡屁股都没你们的份儿。”

    两个熊孩子闻言,就知道鸡腿不会有自己的份儿了,只是他们不想连野鸡别处的肉也捞不到嘴里,只好停止耍无赖,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三婶,待会儿你给我们留几块好肉,我们就不跟琴琴她们抢鸡腿。”

    桑枝哼了哼,把儿子重新放在小马扎上坐好,然后就拿出刀和砧板,开始剖鸡腹剁鸡块了,根本不想理会这两个被惯坏的家伙。只是心里却寻思着分家的事,不然从娘家拿到再多的好东西,还是有一部分进了别人的嘴,她可不干这种蠢事。

    忙活了一上午的黄家人从地里回来,刚走到院子里就闻到了从厨房里飘来的阵阵的鸡肉香,一时泛起了口水。他们并不知道桑枝回来了,还以为香味是从隔壁的厨房里飘过来的。

    等他们看到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桑枝和炉子上咕咕冒泡的汤罐,才知道是自家在炖鸡肉。

    付氏以为桑枝把自家的鸡宰了,脸色难看的跑到了鸡栏里数鸡,发现数目是对的才恢复了正常,甚至还带上了满意的笑容。

    郭氏见状,暗骂桑枝会做人,嘴上却说道:“弟妹啊,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些日子家里都忙疯了,娘的腰痛都犯了两回呢!”

    刚刚还是好脸色的付氏闻言,一张老脸就垮了下去显得刻薄起来,她看了眼桑枝,心里到底惦记着那三百文钱,便抿着嘴没有说话,但也没有阻止郭氏。

    对于手下的三个儿媳妇,付氏乐的看她们起冲突,不然她这个婆婆就不好当了。虽然这一次桑枝拿回了好东西,但是她没有忘记年前闹的那一场,从那个时候起,她就一直提防着桑枝,生怕她又作妖。

    桑枝又不傻,哪里不明白这婆媳俩心里的小九九?她冷冷一笑,对郭氏说道:“就是猜到娘的身子不舒坦,我才撇下娘家的活计特意拿了鸡兔回来给娘补身子,倒是二嫂你,明知道娘不舒服也不把娘的活计一块儿做了,再咋说你还年轻,早上起早点,晚上回晚点儿都不碍事。”

    冷不防被倒打一耙,郭氏的脸都绿了。她畏惧的看着脸色愈发难看的付氏,往后退了两步不敢吱声了。

    付氏暗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就朝着一旁看戏的小付氏使了个眼色。

    小付氏就是付氏肚子里的蛔虫,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付氏的意思,于是她连忙站出来朝桑枝开炮:“三弟妹,你这话就不对了,二弟妹没有把娘的事一块干了那也没有闲着,倒是你一回娘家就是半个月,村里都有人说闲话了。”

    要是以前,桑枝还真会顾忌一下旁人的眼光。如今么,有个亲姐做榜样,她早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了,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正经。

    因此,一听小付氏的话,她丝毫不在意,反倒兴致勃勃的问道:“说闲话?村里人说啥闲话了,大嫂你倒是学给我听听。”

    小付氏摸不准桑枝的意思,瞅了她几眼倒是真说了起来:“还能说啥?不就是说你不着家故意躲懒,说你有外心,要撇下三叔和琴琴几个跟别的男人跑了?”

    桑枝听完,还没有说话呢,刚洗完手脸走过来的黄木头就听见了这话,当即冷了脸:“大嫂,外人不知道宝乐娘去做啥了,你也不知道?宝乐娘没了名声,对咱家有啥好处?”

    小付氏还是第一次被小叔子下脸子,一时间又窘又恼,不忿的说道:“是外面这样传的,又不是我说的,你不教训你不着家的婆娘,还咋呼起我来了?我看你眼里是没我这个大嫂啊!”

    黄木头不善言辞,不代表他不会维护自己的媳妇儿。见小付氏开始胡搅蛮缠,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她,索性越过她直接对付氏说道:“娘,外人咋说我管不了,在家里谁要是说宝乐娘半句闲话,您别怪我不讲情面。”

    付氏气得倒仰,指着黄木头破口大骂:“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大嫂说你婆娘几句,你就把事儿往老娘身上推,你在说老娘见不得你婆娘在背后挑唆是不是?”

    黄木有没有说话,他知道没有娘的默许,大嫂和二嫂不敢找自己媳妇儿的麻烦,眼下被亲娘这么质问,他不能点头就只能选择沉默。

    说那番话,他也并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家是他娘在当,只要他娘能压住大嫂二嫂让她们不要总是找媳妇儿的麻烦,这个家就能太平,不会总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闹闹不安生,还由着外人看自家的闲话。

    付氏哪里能理解儿子的良苦用心,见他沉默不语,气的愈发厉害了:“好好好,你一心偏着你婆娘,你大嫂说两句你还指摘起老娘来,好,好的很,老娘真是养了个好儿子!”

    黄木头依然沉默着,要是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认错安抚付氏,可是自从上次大闹看清了自己一家在这个家里的位置,他的心就冷,对付氏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耐心。

    由着丈夫有为自己出头的桑枝,心里别提多欢喜了,却也见不得婆婆这么骂自己的丈夫不孝。在公公还有两个大伯子凑上来指责前,她大声的叫嚷道:

    “本来就是大嫂二嫂看不得我去娘家帮忙,找借口挤兑我,娘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回娘家是帮咱家挣银子,您别忘了,那是三百文钱呢,够咱们家请个壮劳力帮忙干十几天的活儿了,你们要是不要这笔银钱,我就用这笔银钱请个人帮忙,算是替我干活了。”

    这话一出,不说其他人,刚刚还骂的起劲儿的付氏也偃旗息鼓了。

    短暂的沉默后,黄老头干咳了几声,主动对桑枝说道:“地里的活儿忙的过来,用不着浪费浪费银子请人干,你就待你娘家好好做事,家里不用你操心。”

    这话说的还算中听,桑枝也顺坡下驴:“那就听爹的,不请就不请,等这阵子忙活完了我就把工钱领回来,一分不少的孝敬您。”

    虽然黄老头是一家之主,但是黄家的财政大权全部被付氏把持在手里,他手头上的钱从来不超过五十文。

    如今见三儿媳妇主动要把三百文钱交给自己,黄老头顾不得付氏的冷脸,搓着手激动道:“行行,你挣的钱想孝敬谁就孝敬谁,给我还是给你娘都一样。”

    看着脸色越发阴沉的婆婆和笑的仿佛要当新郎官的公公,桑枝突然有了了不得的领悟。她按捺下自己的小心思,笑眯眯的对黄木头说道:“爹娘忙累了一上午,这会儿该饿了,你快把饭菜端出去。”

    黄木头不想面对亲娘杀人一样的眼光,顺从的应道:“我这就去,你去喊玲玲琴琴出来洗手吃饭。”

    野鸡汤早就炖好了,两只鸡腿也被桑枝早早拿出来分给儿子女儿吃了,还特意把几块好肉留出来,盛饭的时候压在了黄木头的饭底下。

    吃饭的时候,黄家人没有找到鸡腿,就知道是被桑枝事先拿走了。要是换作以前肯定有人发作,只是刚刚闹了一场,知道从桑枝这里讨不到便宜只能按捺住了,心里却狠狠地把人骂了一通。

    桑枝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吃饱后就丢下碗筷拉着黄木头和孩子们回了自己的房间,“啪”的一声关上房门装作午睡的样子,隔绝了堂屋里射来的各种各样的目光。

    夫妻俩把孩子们哄睡了才躺在床上,黄木头累的厉害,一沾枕头就想睡觉。桑枝连忙把人摇醒,将娘家要分她半成利润的事说了。

    本来桑枝没想这么早就说的,担心黄木头说给婆家的人知道。直到饭前看到黄木头对自己百般维护,她才放下心头的担忧选择了坦白。

    一听半成利润有四十两银子,吓得黄木头的瞌睡瞬间跑的无影无踪。他丝毫不怀疑妻子的话,不住的摇头:“太多了太多了,这么一大笔银子,咱们可不能要。”

    桑枝翻了个白眼,戳着黄木头的额头咬牙道:“你有点出息成不?我娘家能给,你干啥不敢拿?难不成你就打算一直住在这个破房子里,等宝乐长大了娶了媳妇儿还跟咱一屋?”

    黄木头听罢,立马不吱声了。

    桑叶也不指望他说什么,一口气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你也看到了,只要咱们一家五口还住这个家,家里就没有安稳的时候。我想过了,等四十两银子到手,我就让你爹娘把咱们这一房分出去,就算啥也不分给咱们,有这四十两银子,咱们出去了也饿不死冻不着。凭你一手木匠手艺,我这边又有娘家帮衬,迟早能把日子过起来,再也不用看你爹娘的眼色了。”

    听到这里,黄木头总算有了反应:“分家?你真要分家?”

    桑叶丢了男人一个白眼,压着嗓子说道:“这家必须得分,毛都不要也要分!”

    黄木头神色复杂的看了看一脸决绝的媳妇儿,又看了看睡的小脸红红的儿子,他沉默了片刻,最终牙齿一咬,说道:“分!等你拿到银子就分!”

    ------题外话------

    一到周末就睡不醒又更晚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5章 天降横财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77章 分钱啦(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