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6章 媳妇儿,喝交杯酒

第136章 媳妇儿,喝交杯酒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7009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借阴寿2 奋斗在洪武末年 盖世天帝 透视神医兵王 女总裁的超凡高手 路过漫威的骑士 错付之不悔不归 最佳娱乐时代
    “哎呦大姐,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找姐夫的眼光真不错。”厨房里,桑枝眉飞色舞的夸着正在配菜的桑叶,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教人哭笑不得:“我都那样说他了,连娘都气的差点晕倒,他倒好一点也不介意不说,还把玲玲几个的红包也准备好了。这样周全又好脾气的男人,都让你瞎猫撞上死耗子的给撞上了,你的运气真好。”

    “你呀,你还好意思说?刚才在堂屋你不分场合的闹,我们都以为你的狗脾气又犯了,差点没把我们吓死。”桑叶白了得意洋洋的妹妹一眼,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刚才干的“好事”了。

    “嘿嘿,我这不是看你们都说姐夫人好,觉得这人太有心机才故意刁难,免得以后你吃亏么?”桑枝不觉得自己的法子哪里错了,她这么做不都是为了大姐好,不希望大姐看走眼耽误了终身不是?

    “行行行,你聪明你说的都有理,不过以后你要是再干这事,至少得提前跟我们打声招呼,别弄的跟今天一样,没把人的心脏给吓出来,娘还被你给气着了。”桑叶的心里领了妹妹的好意,只是真不希望再有下次。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姐夫我都正式认下了,还让玲玲几个喊他‘大姨夫’,以后咋也不会再刁难他,你就放心!”桑枝不想被念叨了,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法子不对,果断的拿话堵住了大姐嘴巴。

    桑叶的内心满是无奈,摇了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

    站在案板另一端帮忙的于氏和刘氏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显然不相信桑枝这位小姑子的话。当年她们刚进门就被刁难的事,还历历在目呢,可不止刁难了一次。

    院子里,郑凛正在教两位大舅子拉弓。他是习武之人,厨房里的对话旁人只能模模糊糊的听清几个字,他能完整的听个清清楚楚。

    听到刚才的那番刁难,确实是未来的小姨子有意试探,郑凛的脸上露出几分庆幸之色,庆幸提前计算好了桑家以及桑家亲戚中今天可能会在场的小孩儿,然后准备好了足够多的红包,不然刚才就真的在孩子们面前丢人了。

    “阿凛,你看是不是这样?”桑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拉开弓拼命抑制住几欲颤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扭头问准妹夫。

    郑凛回过神来,抬手扳正大舅子姿势不太正确的右胳膊:“这里要绷紧,不然胳膊还是会抖,箭射出去的那一瞬间会控制不住容易射偏。”

    “嗯,我再试试。”桑林根据郑凛的指导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尝试把郑凛点到的地方绷紧。

    只是试了好一会儿始终找不到要领,就有些烦躁的嘀咕道:“光是拉弓就有这么多讲究,这要练好准头怕是比登天还难。”

    郑凛闻言,淡淡的说道:“但凡是你想要做的事就没有一件会简单!二哥想学会弓箭,想在打猎的时候得到更多的猎物,就必须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就算练好了平日里也要不停的练习,不然一旦真正遇到大猎物手疏了,最终只会白白错过。”

    桑林若有所思,琢磨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准妹夫说的极有道理。

    正如他想要做生意,想要挣更多的银子让家里变得富足,在进入商场之前就得先学好生意经,该如何跟生意人打交道,该如何看账本,该如何把生意经营下来否则年后也不会找方老板帮忙,让方老板牵线给他找个人带一带。

    之前他大字不识一个,最近就跟着侄子外甥一起学。虽然过程艰难又枯燥,但是不是印证准妹夫说的,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一件会简单!

    别人能做到,他一样能做到,不然就真要“白白错过”,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郑凛点了点头,对于大舅子的这份心境十分满意。

    回头看另一位似模似样拉弓的大舅子,又觉得心境毅力是一方面,天赋也同样很重要。不过无论属于哪一种,在正式捕猎前努力掌握好必备的技能,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猎人,而不是成为那些大猎物眼中的猎物。

    桑家的饭菜一如既往的好吃,加上桑叶做了好几道下酒菜,午饭时郑凛就被两个大舅子、一个小舅子还有准妹夫灌了不少酒。

    郑凛的酒量一如既往的好,只是依然不能喝的太急,不然很容易醉倒。

    一直注意着不让几个男人喝太多酒的桑叶,眼瞅着未婚夫的眼神渐渐跟平常大不一样,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醉酒时,跟个精神分裂的病人似的,当即阻止二哥再次跟他拼酒:“行了二哥,你们都少喝些,晚点儿郑大哥和妹夫还要回去呢。”

    桑林同样喝了不少,这会儿脑子里已经有些浆糊了。听完妹妹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哆嗦着舌头说道:“怕、怕啥,喝、喝醉就、就不回去,歇、歇在家里。”

    桑叶很想揪着二哥的耳朵问,家里就那么几张床,歇在家里是歇在哪里?不过正常人都不能跟醉鬼较真,她直接夺过二哥手里的酒坛,把装有蜂蜜水的茶壶塞进了他的手里:“给,你们接着喝。”

    桑林盯着茶壶看了一会儿,以为茶壶里蜂蜜水是酒,晃晃悠悠的就给坐在身侧的郑凛满上了:“喝喝喝,酒还多着一定要全部喝光。”

    郑凛确实醉了,意识倒是清醒的。不过这会儿他是他,又不是他,只见他端起酒碗没有跟任何人敬酒,绕了大半个饭桌径直的来到在另一桌坐着的桑叶面前,两样发亮地盯着她看。

    桑叶被“第二人格”未婚夫看的心里直发毛,在娘嫂妹妹们的调侃的目光下,面色微囧忍不住对男人说道:“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快回你自己的位置上喝酒去。”

    郑凛一听,英俊的脸上就露出几分控诉来:“今日是我们俩的大喜日子,我好不容易从酒席上下来回来跟你喝交杯酒,你要把我赶到哪里去?”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偏偏在场的除了桑叶外,根本没有人看出郑凛喝醉了,说出来的也是醉话,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瞪着郑凛,嘴巴都合不拢了。

    桑叶浑身的血液直冲头顶,她恼怒的瞪着装可怜的男人,凶巴巴的说道:“胡说什么呢你?你喝醉了,今日不是咱俩成亲,快回你的位置上去。”

    这一回,轮到郑凛震惊了,想也不想上前抓住了桑叶的手,满脸委屈的说道:“媳妇儿,你不是说过你最喜欢我,为何要在大喜的日子赶我走,是不是我做错什么惹你生气?”

    “没有,你闭嘴!”众目睽睽之下,桑叶简直要哭了:“都说了咱们俩还没有成亲,你是喝醉了说胡话,赶紧回你的位置上,别再闹了。”

    “我没闹”郑凛愈发委屈了,脸上的表情跟要不到糖吃的小孩一模一样:“是你自己不承认是我媳妇儿,还不肯跟我喝交杯酒,怎么是我在闹?”

    桑叶真的要疯了,也意识到跟醉鬼根本没法儿交流。瞥见反应过来的家人们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她只觉得心好累,当机立断的把依依不饶的男人往屋外拉:“你不是要喝交杯酒吗,走,我们出去喝去。”

    “好,好,出去,出去喝。”郑凛的脸上委屈的表情瞬间化为乌有,紧紧地端着酒碗跟着走了。

    只是走了没两步,突然看到“媳妇儿”手里并没有酒,他赶紧挣脱“媳妇儿”的手,回头把“媳妇儿”的酒碗也端上了,末了还不忘邀功:“媳妇儿,你的酒没有拿,为夫帮你拿着!”

    眼睁睁的看着人人称赞的未婚夫秒变智障,桑叶不忍直视的撇过头,真的没眼看了!

    “媳妇儿,刚才人多为夫知道你害羞,现在没人了咱们把交杯酒喝了!”院子的角落里,郑凛欢喜的把一只酒碗塞到“媳妇儿”的手里,期待的看着她随时准备喝交杯酒。

    桑叶无语望天,明明天很蓝,云很白,阳光很温暖,为何她就十分烦躁想打人呢?

    久久得不到“媳妇儿”的回应,郑凛有些急了,紧张兮兮的问道:“媳妇儿,你不愿意跟我喝交杯酒,是不是不愿意嫁给我?”

    桑叶听完很想气一气他,大声的应一声“是”,可是她更清楚一旦这话说出口,醉酒后智商变零的男人指不定要怎么闹腾。

    按捺下揍人的冲动,桑叶不得不好声好气的哄道:“没有,我没有不愿意嫁给你,只是我不能喝酒,一喝酒就会不舒服,你也不希望我不舒服是不是?”

    郑凛闻言,连忙把酒碗放在地上,拽过“媳妇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语气十分紧张的问道:“你刚刚就喝酒了,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气恼万分的桑叶没想到自己刚开饭时只喝了一口酒就被他看到了,哪怕这会儿醉了也记得清清楚楚,不知怎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连带着语气也软和下来:“没有,就喝了一小口没什么事,不过如果再喝一小口就有事了。”

    郑凛一听,想也不想的说道:“那不喝了,不喝交杯酒了。”说完,他自己就皱起了眉头,然后小心翼翼的问“媳妇儿”:“明天我们再补上交杯酒,你小小的喝一口好不好?”

    桑叶又好气又好笑,笑过之后颇为好奇的问道:“你为何说今日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是谁告诉你的?”

    郑凛却没有立即回答,伸出手一脸担忧的探了探“媳妇儿”的额头,疑惑不解的问道:“没发烧啊,媳妇儿你怎么又说胡话了?”

    桑叶一掌拍掉他的手,故意吓唬他:“我没有发烧,也没有说胡话,你只要回到我问题就好,不然我要生气了。”

    一听“媳妇儿”要生气了,郑凛顾不得他想,赶紧说道:“今日就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刚刚还有人灌我酒喝,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已经被他们灌醉了。”

    桑叶再次无语望天,知道这家伙说的都是实话,不禁猜测他是不是整日想着成亲的事,所以喝醉了就不自觉的把幻想代入了现实,闹出今日这场笑话来。

    思来想去,只有这个猜测最靠谱。看着眼前的男人,桑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见“媳妇儿”又不说话了,郑凛急的不行,以为她改日也不愿意跟自己喝交杯酒:“媳妇儿,为夫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你看,你这就没听我的话了?”桑叶扭曲事实,脸色变得更冷了:“我说的话你反驳我,那就是你不听话,你得改正过来我才不会生气。”

    郑凛一听,不觉得自己错了,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真的错了,然后很识时务的跟“媳妇儿”认错:“好好好,是为夫错了,以后不管媳妇儿你说什么,为夫都按你说的做。”

    桑叶听的暗暗偷笑,面色没有变化:“真的?真的我说什么你都听?”

    “嗯,只要是媳妇儿你说的,我都听!”郑凛一个劲儿的点头,几乎没有半分犹豫。

    “好!”桑叶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郑凛提出了第一个要求:“那现在你就重新回到屋子里坐好,没有我的话你不许往我跟前凑,也不许再喝酒。”

    家里大大小小将近二十口人,再闹一次刚才的笑话,她就彻底没脸再在家里待了。

    郑凛纠结的看着“媳妇儿”,见“媳妇儿”不拿正眼看他就知道“媳妇儿”不会改变主意,精神奕奕的他瞬间萎了下来:“好,为夫听媳妇儿的话,这就回屋子里去。”

    说着,他失落的端起地上的酒碗,转身一步三回头的走进了堂屋里,脸上的表情幽怨又可怜。

    瞧着男人的背影,桑叶莫名的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坏事,心里头不住的发虚。只是下一刻,看到躲在拐角里的露出的一只脚,瞬间所有的心虚全部化为了羞恼。

    “哈哈,没想到姐夫是这样的姐夫,大姐,你真是太有福了。”等郑凛回到了屋子,缩在角落里看热闹的桑枝跳出来,看着恨不得扑上来掐自己的大姐哈哈大笑。

    于氏也走了出来,跟桑枝一样笑的开心:“还别说,妹夫喝醉酒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以为醉酒后的妹夫是妹夫的孪生兄弟呢!”

    “可不是么,人家喝醉酒要么老老实实的待着,要么直接发酒疯,像妹夫这样直接换了性子还跟个正常人一样,当真是第一次见。”刘氏附和道,眉眼里全是笑。

    就连最老实的月娘也被带坏了,躲在人群后面笑的分外开心。

    “咳,行了,别再笑话了,小叶都着恼了。”木氏干咳一声最后一个走出来,可惜她自己都绷不住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别憋着了,你们要笑就笑,反正我又不会少块肉。”桑叶内心羞愤欲死,面上依然一副高冷的模样。她知道越是在意,家人就会笑的越开心。

    被这么一说,木氏等人反而不笑了,桑枝还很“好心”的安慰道:“大姐,都说酒后吐真言,姐夫怕是做梦都想跟你喝交杯酒,我看你跟姐夫的婚事还是早些办了,省的以后姐夫又闹出今日这样的笑话来。”

    桑叶没好气的戳了戳妹妹的额头:“你当成亲跟喝水一样简单呢,两家都定好了中秋后再办喜事,你现在让我早点嫁,不是让人家觉得咱们家在逼婚么?”

    桑枝一边躲闪着大姐的“毒手”一边嚷嚷道:“你让姐夫去说啊,姐夫可是巴不得早点把你娶回家。”

    桑叶停下手,瞪了乱出馊主意的妹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声音随风飘了过来:“要说你自己去说,你要是能开这个口,以后我喊你‘大姐’。”

    结果,桑枝刚刚嚷出“说就说”,就被木氏的一巴掌打住了:“你大姐跟阿凛的事,你这坏丫头少掺和,没得把这门亲事给嚯嚯了。”

    桑枝很不服气,嘟哝道:“我还啥都没做呢,你咋知道我就嚯嚯大姐的亲事了。”

    “依你的臭脾气,好事都能变坏事,反正你大姐的事你少管。”担心小女儿又胡来,木氏再次严厉的提醒她。

    “好好好,我不管我不管,我保证不管。”桑枝不耐烦被娘亲念叨,就算心里不高兴也只能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醉酒后的郑凛分外听话,回到饭桌上后桑树桑林又闹着给他灌酒,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酒碗不让他们倒酒,一个劲儿的说着“媳妇儿不让喝”“喝了媳妇儿会生气”这些话。

    桑树桑林兄弟俩也喝高了,意识却比郑凛混乱的多,压根儿忘了自己的妹妹就是人家嘴里的“媳妇儿”,不住的嘲笑郑凛惧内,还怂恿他拿出以夫为天的架势,把家里的恶婆娘的气焰狠狠地镇压下去。

    桑叶听的分明,忍了又忍才没有把两个二货兄长暴打一顿,只是坏心的把他们嚷嚷的话说给两位嫂子听了。

    刘氏一向柔顺听从丈夫的话,自那次跟刘家闹翻后,夫妻俩的关系就越来越和谐,听完小姑子的话后只是笑了笑,体贴的把喝醉酒站都站不稳的丈夫扶到房间歇下了,还忙进忙出为他擦洗手脸,让他睡的舒服些。

    于氏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小家一向是她在当家,从小姑子嘴里听完丈夫所说的话,只当他对自己不满,把人扶到房间后,“嘭”的一声关上房门进行回炉“调教”了。

    桑叶不知道大嫂如何调教大哥的,只知道晚上吃饭时大嫂春意满面,大哥连房门都没有踏出一步,饭菜都是大嫂亲自送进去的。

    想来是被“调教”的不轻了,她心满意足,就是有些遗憾二嫂没有对二哥怎么样,连一句争吵都没有听见。

    不过郑凛的乖顺很让桑叶满意,她让桑榆把人扶到他的房间歇下后,亲自给他煮了解酒药喂下去,还特意交代桑榆看着些,别让他踹了被子受了凉。

    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傍晚醒来的时候,郑凛已经恢复了清醒,却也不记得自己酒后做过什么事,说过什么话了。

    桑家知情的人谁都没有提中午的事,就是桑枝是个憋不住的一看到他就露出古怪的笑容,这让郑凛意识到自己醉酒后可能做了什么不大好的事。

    不过郑凛是个喜欢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的人,他没有直接发问,等吃过晚饭后,借着帮忙洗碗的机会向桑叶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题外话------

    木氏:咋办,女婿今日闹的笑话,够我笑一年!

    桑老实:+1

    于氏:+1

    刘氏:+1

    桑枝:+

    桑叶:mdzz,现在退货来得及吗?

    ps:今天先更这一章,晚上十点半前,争取再加一更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5章 又搞事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37章 大雪,预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