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5章 野趣,归来

第105章 野趣,归来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6896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盛唐风华 错付之不悔不归 盖世天帝 借阴寿2 我是剑二代 奋斗在洪武末年 透视神医兵王
    开垦荒地对于桑家来说是一件大事,对于李家村那些在家里闲的发慌,迫切需要干点事挣点油盐酱醋钱的村民来说也是一件大事。

    在定下开荒的日子后,桑家就基本把要找的人定下来了。定下来的标准不是按照关系的亲疏远近来,而是能吃苦耐劳的那一拨人。这样就算有人有意见,觉得桑家不够意思也不能说什么。

    这一次,桑家一共找了三十个人。这三十人中,有的是兄弟,有的是父子,被桑老实和桑树父子找上门的时候,也都高兴坏了,反过来对父子俩说起了好话。

    不怪这些村民如此,庄户人家挣钱的办法除了种地养猪外,就是等闲了去河里摸鱼或是雨后到山里采菌子,然后拿到集市上卖。运气好的话,一次能得个百十来文,运气不好还不够自家改善伙食。

    眼下已经到了寒冬,地里没有出产,山上没有菌子,也无法再下水摸鱼,镇上能找到的少量的零散活计更是早早就被人抢走了,这一个个的不就瞅准了桑家买下的那一大片荒地?

    况且,桑家给出的工价不低,跟镇上打零散工的一个行情,平均一天二十文钱。要知道,在村子里帮别人家干活,工价通常比镇上低两文。别看这两文不多,一个月下来就是六十文钱,都能买两斤多上好的猪肉了。

    当然,跟之前盖作坊不同,这一次桑家不用给这三十个人烧饭,一日三餐他们就各自在家里解决,中午会留半个时辰吃饭和休息的时间,如此桑家也省了不少事。

    翌日,吃过早饭的村民们早早扛着开荒的用具就来到了桑家,然后被桑家父子带去了荒地,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荒地周边的枯草树枝等易燃物,免得放火烧荒的时候,火苗顺着风势窜到村子,点燃了别人的屋子或是柴垛。

    桑家的几个女人也没有闲着,拿着砍刀镰刀齐上阵,将干枯的茅草割了用草绳捆起来扛回家,用来当引火柴。

    几个孩子更是在家待不住,一个个跑到了荒地上,就连桓儿也对开荒产生了兴趣,跟着哥哥姐姐们在荒地里奔跑、撒欢儿,也顾不得刚上身的新棉衣和新棉鞋会不会沾上泥土。

    “哇,桓哥儿,快来快来,这里有一窝野鸡蛋!”突然,小山激动地指着一处茂密的草丛大喊大叫起来。

    小山的叫声,瞬间吸引了桑果几个,他们顿时撒开脚丫子飞快的朝着小山奔过去。小江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山,野鸡蛋多不多?够不够咱们烧着吃?”

    桓儿正在跟一棵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能拔出来的野草较劲儿,听到小哥哥的话,以为野鸡蛋就跟平日里吃的鸡蛋一样,不过在野外发现鸡蛋本来就是一件有趣的事,他便暂时松开了野草,朝着小哥哥走去。

    “够够够,有一窝呢,反正很多,我数不下去了。”听见哥哥的话,小山蹲下身一颗颗的摸着野鸡蛋数,可是数到“九”这里就卡住了,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数下去。

    小江太了解弟弟数数的本事了,见弟弟这么说顿时笑开了:“比九个多呢,那是够了,说不定还能一个吃俩。”想到烧鸡蛋的美味,刚刚吃过早饭的小江突然觉得自己又饿了。

    桑果和桑枣两个小姑娘也好不到哪里去,听见小江这么说,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被棉衣包裹住的臃肿的小短腿迈的更快了。

    对比哥哥姐姐,桓儿就悠然多了,迈着更短的小短腿一步步走过去,左右哥哥姐姐有好吃的不会少了他那份儿,况且烧鸡蛋对他的诱惑也没有那么大。

    如此具有对比性的一幕落入大人的眼里,就又有了另外的意味。

    “瞧桓儿这孩子多沉稳,跟他小舅舅的性子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保不准将来又是一个读书人。”有村民看着桓儿夸赞道,暗叹自家生的都是小魔王,一刻也不让人安生。

    桑老实与有荣焉,嘴上却说道:“孩子还小,暂时看不出啥,不过我这外孙确实乖巧听话,让人省心的很。”

    “啧啧,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这孩子差不了。”村民眯着眼睛,又真心实意的夸了一句,随后不经意的说道:“这孩子长的跟你家闺女不像,这模样该是随他爹了。”

    桑老实闻言,心里涌出了几分难过,倒不是为未曾谋面的女婿难过,纯粹是为失去丈夫的女儿和没有了爹的外孙难过:“是随他爹了,男娃子随爹好。”

    听出桑老实的声音不太对,说话的村民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一时讪讪的吗,没再开口了。

    倒是两个人的对话吸引了另一个人的注意,那人好奇的问道:“这孩子瞧着像是读书的料子,你家这日子也越过越好了,有没有想着把这孩子也送去学堂啊?”

    桑老实愣了愣,这事他还真没有想过,便说道:“看我闺女咋打算的,她要是想把孩子送去念书,那就念!”

    问话的村民没料到桑老实会这么说,毕竟外孙是别人家的,能给一口吃的养活着就不错了,如果不是非常有钱,很少有人会把外孙送去学堂?

    其他的村民也很惊讶,不过想到桑老实的为人,这份惊讶就慢慢淡了,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了几句“傻子”。

    桑老实懒得理会旁人怎么想,笑呵呵的说道:“外孙也是孙,也流着我桑家的一半血,跟亲孙子比起来也没差什么,要是哪天小江小山想念书了,我也会送他们去。”

    众人听完,有人偷偷的觑桑树桑林兄弟俩的脸色,见兄弟俩不仅没有变脸,还笑眯眯的附和着点头,顿时觉得桑家越来越兴旺不是没有道理。

    一家人心聚在一处,有劲儿往一出使,不算计那些小得失,这日子没有过不好的道理。

    被众人谈论的中心,正蹲在草丛堆里,好奇的摸着比鸡蛋要小一号的野鸡蛋,突然有些想知道烤熟后味道是不是跟鸡蛋一模一样。

    “桓儿哥,你能数清楚这有多少个野鸡蛋么?”再次被亲哥狠狠嘲笑不会数数的小山蹲在桓儿的身边,抠着脚尖处的草不服气的问道。

    桓儿早就数清楚了,不过他是个善良的孩子,到底不忍心伤害小哥哥幼小的心灵,于是违心的说道:“有十个,咱们五个人刚好一人吃两个。”

    实际上野鸡蛋一共有十六个,装满了整个野鸡窝。这说明下蛋的野鸡经常来这里,要是悄悄的在这里设下陷阱,没准儿还能把野鸡抓住。

    小山听完,立即高兴起来,冲着哥哥小江喊道:“桓儿也没有数对,村子里像我们这么大的孩子,也一定没有人数对,你凭啥说我傻。”

    “哈哈,说你傻还真没有说错,桓儿照顾你的面子,故意骗你呢!”小江毫不犹豫的“揭穿”了桓儿的谎言,继续对亲弟弟展开嘲讽模式:“再说了,就算桓儿数错了,可他知道十个野鸡蛋咱们一人能吃到两个,换作是你你就不知道了,你这不是傻是啥?”

    小山简直要被哥哥气疯了,恼羞成怒的大声喊道:“你才是,你全家都傻!”

    “噗——哈哈哈哈!”

    小山这一嗓门,不仅小山几个笑喷了,就连不远处的桑叶木氏等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这个臭小子,连自个儿也骂进去了,这脑瓜子是真傻了!”于氏简直被自己的蠢儿子蠢哭了,抹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很是无语。

    “不不不,这小子不是脑子傻,是天然呆才对。”桑叶再次被自家侄子时常表现出来的搞笑天赋惊到了,就想到了前世时常听到的“天然呆”。

    要是能把侄子拐去现代去,这副性子怕是能迷倒不少人呢!

    于氏没有听说过“天然呆”,但是带着“呆”字在她看来就跟“傻”一个意思,脸上的忧愁更深了:“我还想着家里的日子好过了,这个臭小子也到了入学的年纪,想着明年送他去学堂,看看是不是读书的料。眼下来看还是算了,没得在家里丢人,还跑去学堂闹笑话。”

    说出这番话,于氏是带着点小算计的。之前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要把小山送学堂的话,换作是以前,她也根本不敢提起,毕竟家里供小叔子读书已经够吃力了,没有能力再供第二个。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能预见家里不会短了孩子念书的银子,她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也是借此探探婆婆的口气,要是婆婆能答应这事就**不离十了,她也能早早做好准备,免得误了来年开春,孩子入学堂的事。

    “呀,大嫂不提这茬我都忘了小山到了能入学的年纪,就是桓儿也在吃六岁的饭,要是学堂收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明年开春倒是可以让兄弟俩一道去念书。”桑叶猛一拍头,就从侄子想到了儿子。

    她的思想依然受到前世义务教育的影响,觉得每个孩子都有念书的权利。来到这个世界后,看到的世家子弟或是家境殷实的人家,也俱是让孩子念书。

    有条件的自设家学,请最好的先生教导孩子,没条件的也要去大一些的学堂;有门路的直接送去最好的书院,没有门路的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挑好一点的夫子。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这里彰显的淋漓尽致。

    刘氏没有儿子,将来也不知道能不能有,就没有参与这个话题,便看着大嫂和小姑子聊着,顺便看看婆婆的反应。

    “念书不是件轻松的事,还是先问问小山和桓儿能不能吃这份苦,他们要是能坚持下来,砸锅卖铁咱们家也送他们去,要是他们自个儿都没有这份心思,还是别糟蹋银子了。”木氏看出大儿媳妇的小算计,不过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孙子和外孙要不要念书她说了不算。

    木氏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妇人,没有十分长远的目光,想不到读书改变命运这一点。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开明,会尊重孩子们自己的想法,连当初小儿子念书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她也就咬牙供了。

    得了婆婆的话于氏面上露出喜色来,随即又苦恼道:“小山性子跳脱,让他老老实实在学堂里念书,难啊!”

    下一刻又想到什么,于氏的眼睛亮了亮对桑叶说道:“小山跟桓儿玩的好,平日里比我这个当娘的还很听桓儿的话,要是桓儿去念书,他一个人待在家里就没意思了,肯定也会闹着去,倒不如先把桓儿送去,等他自个儿想去了再把他也送去。”

    桑叶听完,觉得这主意很具有操作性。桓儿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平时就跟小山一处玩,要是他去念书肯定也想小山也一道。就算小山不愿意,桓儿也一定有办法说服他。

    “嗯,那就找个机会跟两个孩子好好说这件事,小山愿意就罢了,不愿意就让桓儿想法子去。”

    见小姑子十分有把握,似乎认定外甥愿意念书,于氏叹了口气说道:“唉,瞧瞧你,再瞧瞧我,都是当娘的,咋就我当的这么累呢!”

    桑叶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并不这么认为。别看桓儿看起来乖巧懂事,那都是平日里一点一点教出来的,一点也不比放养省心。

    有句话说的好,父母是孩子的镜子,孩子将来会是什么模样,就看父母平日里是什么模样了。当然,这个说法不是百分百的能落到每个孩子的头上,总有个例存在。

    见大儿媳妇和女儿都打定主意要送孙子外孙去念书,木氏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计算起来年的花用,就怕家里突然多了两个读书人,日子又会紧巴起来。

    倒是刘氏提了一句:“小江的年岁也不大,到时候也问问他,没得弟弟们都去了,把他一个人撇下。”

    于氏听完,猛一大腿:“哎呦,瞧我这脑子,差点就把老大给忘了,幸好弟妹提起,不然这小子怕是要跟我闹上了。”

    刘氏笑了笑没有说话,却很羡慕大嫂能有两个儿子让她操劳,不像她没有儿子想插话都插不上。

    桑叶没有错过二嫂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目光在二嫂的小腹上打了个转,琢磨着找个时间带二嫂去府城找个精通妇科的大夫好好看看。

    之前她就听说二嫂之前去镇上找大夫看过,大夫只是说二嫂一切都好,身子没有任何毛病。可如果真的没有问题,不可能七八年都没能再生,甚至连怀孕也没有。

    不过也不排除是二哥的身子出了问题,到时候把两个人都带去看看。

    不是她重男轻女,一定要让二嫂能生出个侄子来,而是没有儿子傍身对二哥二嫂这个小家的负面影响太大了,要是能生的话自然还是生一个好。

    上午野草树枝清理干净后,下午就放了一把火把三十亩荒地烧的干干净净。好在没有刮大风,最高时高达一丈的火苗没有窜出去,把火势蔓延开。

    倒是小江几个机灵鬼,把捡来的野鸡蛋裹上黄泥,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放在枯草堆里,等大火烧过稍稍冷却后,就迫不及待的把泥团子从黑乎乎的灰烬里掏了出来,用小棍子轻轻地敲碎了最外面的干泥。

    没有放盐的野鸡蛋有一股蛋腥味,但是被烤过的香味更浓,对于鲜少能吃到零嘴的孩子们来说,烤鸡蛋绝对是难得的美味。

    几个孩子很有孝心也很友爱,鸡蛋烤好后,桑果小山两个大的只拿了一个尝鲜,分给了下面的弟弟妹妹各两个,然后把剩下的八个全部送到了木氏这个奶奶手里,让家里的大人们也尝尝他们自己制作的美味。

    孩子们考虑的很周到,就连在镇上读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的小叔分到了一个。反正现在是冬天,烤熟的鸡蛋放几天也不会坏,就是没有趁热的时候好吃。

    孩子有这份孝心,大人们自然不忍心拒绝,俱是当着孩子们的面剥开蛋壳痛痛快快的吃了。香喷喷的烤鸡蛋味,让他们觉得比家里用香油蒸出来的鸡蛋还要好吃,很是夸了孩子们一番。

    ……

    随着腊月一步步临近,在经历了两场埋到脚脖子的大雪后,桑家的三十亩荒地终于拾掇出来了,表面上看不到一根野草。

    当然,眼下是冬天,隐藏在土里的草根发不出新芽,等到了明年春天,还得再深耕一次,不然一场春雨后,地里就会被野草再次覆盖。

    给村民们结算完工钱,桑叶摸着又瘪了不少的钱袋子,感叹银子实在是太不经用了,才建好作坊把荒地变成了土地,之前从方家那里得来的银子就少了二分之一。

    别看还有一百五十两,明年开春后,花银子的地方会更多。除了要花一笔银子买花种,租牛,耕地,育苗,下苗,也都需要请人帮忙,这就又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另外,请人手进山采集鲜花也需要花银子,要在短短一个季节里收集到一年要用的量,少说也要两万斤鲜花,哪怕一斤鲜花只要两文钱,算下来也需要四十两银子,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看到桑叶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鬼画符似的写写画画,木氏知道她这是在算账,早就见怪不怪了:“小叶,别算了,算来算去这银子还是得花,还是好生想想过几天阿凛回来,你要咋开口让他把他的两个兄弟分出去。”

    桑叶丢开树枝,拍掉手上沾满的泥土说道:“就那样开门尖山直说呗,没什么好想的。”

    这种事还是直来直去的好,左右那男人又不傻,她一旦说出先分家再提亲的话来,他就该明白为何会这样。遮遮掩掩的反而会让人多想,以为自己不相信他能处理好家务事。木氏却不是这么想,耐心的劝道:“还是慢慢说的好,别让他觉得你是个不安分爱挑事的,不然他现在能忍着你,以后但凡有点小龃龉,就可能把这事翻出来说。”

    桑叶不觉得这个“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她也不想让娘担心,于是说道:“行行行,我这就想说辞去,不让您担心的事情发生。”

    木氏一听,又觉得自己在为难女儿,想了想说道:“要不这事还是我来,丈母娘为难女婿天经地义,让阿凛知道你是有人疼的,免得哪天他犯浑欺负你。”

    桑叶“噗嗤”一笑,正要说什么,眼角无意中瞥见院门口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她定睛一看,确定自己不是眼花后,下意识的就朝着来人跑了过去,眼里骤然迸发出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神采:“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题外话------

    这个进度会不会有点快?有种小凛子才走就跑回来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4章 猜测,开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06章 最美的情话,冲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