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中文网 » 网游动漫小说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最新章节列表 » 第88章 寻找,不请自来

第88章 寻找,不请自来

文/暮夜寒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简介 本章字数:6408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邪医凤九 金牌县令 逆成长巨星 主母,Boss又精分了! 霍先生,婚姻无效! 至尊小神医 网游之白骨大圣 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房间里的小床上,喝完安神药的桓儿在桑叶轻柔的安抚声中渐渐睡去。

    桓儿睡的并不安稳,小眉头紧紧的皱起,小嘴里无意识的呓语着什么。

    桑叶坐在床头一步也不敢离开,她轻轻地握着桓儿的小手,视线也一丝不离盯着他,思绪却不知不觉的飞到了去年桓儿生的那场大病的时候。

    那时,察觉到危机到来,她提前恢复了自由身,带着假死的桓儿逃离京城。原本的计划万无一失,只要她带着乔装过后的桓儿混出京城就安全了。

    谁知道府上出了敌方的细作,这一番精心安排最终被泄露出去。时间紧迫想要变更出逃计划已经来不及了,最后主家只能安排一百名精锐死士护着她们二人逃离。

    自从出了京城,接二连三的追杀就没有停止过,哪怕有一百名死士暗中保护,在杀手们源源不断的追杀下,不到三个月就死伤大半了。

    要不是她有异能撑着,能根据植物们的情绪变化推测出杀手们的动向,继而小心的避过去,只怕剩下的死士根本支撑不了那么久。

    可是即便如此,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逃跑的路上危机重重,在最关键的时候,还不满四岁,却一直风餐露宿的桓儿病倒了。

    这一场逃亡就是为了桓儿,若是桓儿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将没有任何意义,她不得不同剩下的死士暂时停止逃亡,在一个偏僻的小镇落脚找大夫给桓儿看病。

    或许是桓儿的病让她失去了冷静,或许是连日来的逃亡让她失去了判断力,明明观察过的暂时没有危险的小镇,却在当天夜里,迎来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虐杀。

    那一晚,小小的医馆被人放了一把火;那一晚,医馆里手无寸铁的大夫一家死于非命;那一晚,仅剩的二十个死士全部死于敌手;那一晚,昏迷中的桓儿突然醒了过来,见证了他自出生之日起,最残忍最血腥的一幕。

    也是这一幕,让桓儿病情加重,一连数日高热不醒。后来侥幸被她采集到的灵药治好了,却忘记了过往的一切,包括那一夜。

    原以为桓儿年纪小,又忘了自己的身世,那一夜将永远不被想起,然而仅仅是一场杀猪,却勾起了他无比残忍的回忆。

    或许桓儿的潜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忘记那一晚,只是在他最虚弱的时候,被自己屏蔽掉了,所以才会有今日再次受惊。

    就在桑叶出神之际,木氏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见小外孙已经睡着了,木氏悬着的心瞬间安稳了许多,她把饭菜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对桑叶小声的说道:“娘来看着桓儿,你先去吃饭!”

    桑叶没什么胃口,刚要说等桓儿醒来一起吃,却被木氏不由分说的拉起来按在了桌边。

    “桓儿一时半会儿醒不来,你要是不吃饭哪来的力气照顾他?”木氏把筷子塞到桑叶手里,催催她动筷子:“这肉刚出锅,味道好着呢,赶紧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桑叶已经嗅到了肉香味,哪怕没有胃口也不想让娘亲担心,只好接过筷子慢慢的吃了起来,视线还不忘往桓儿那里看。

    木氏摸了摸桓儿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耳朵和手心,确定桓儿没有发烧后,欣慰的说道:“看来是没事了,以后家里杀猪杀鸡的,可不能再让这孩子瞅见了。”

    之前李七爷说桓儿受到了惊吓才会如此,除了桑叶之外其他人都以为桓儿见不得血腥儿才会这样,就一直自责着。

    尤其是硬拉着桓儿看的小山,自责的扑在娘亲于氏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今日这事,也把他给吓坏了。

    “嗯,我以后也会注意,不让他看到这些了。”

    知道娘亲误解了,桑叶没有解释,左右以后不能再让桓儿见到杀猪杀鸡的场面,除非哪天他自己走出来,能面对这样的事了。

    木氏给桓儿掖了掖被角,随口说道:“桓儿怕这些,你这当娘的事先也不说一声,不然哪里还有这事。”

    桑叶戳着碗里的米饭不做声了,发生这种事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木氏也就是一说,倒不是真怪女儿没把外孙当回事。她不等桑叶回话,又唠唠叨叨的说起了别的事。

    说到后面,木氏突然想到了什么,猛一拍大腿说道:“你老根爷和庄子叔今儿个回来了,是郑家小子雇马车去接的……要娘说啊,郑家这孩子重情重义还有本事,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要是娘还有女儿,你还有其他的妹妹,娘一定招他当女婿。”

    说着,木氏偷偷地瞥了瞥女儿的神色,见女儿只顾着扒饭跟没听见似的,顿时一口闷气别在胸口不上不下,恨不得那个锤子敲开女儿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了啥。

    桑叶比木氏更郁闷,幸好嘴里没有饭,不然铁定喷的满地都是。

    关于郑凛,关于嫁人这些话题,她娘隔三差五的就要在她面前刷一遍。起初她还能耐心的回两句,次数多了就已经习惯了,反正无论她怎么说,她娘总能把她和郑凛两个人扯到一起,最后索性什么也不说了,反而能落个耳根子清静。

    只是这一次,这一招不管用了,木氏显然不打算放过她,见桓儿没有醒来的迹象,放低了声音说道:“刚才老根叔为咱们帮他家的事上门道谢,娘跟他打听过了,郑凛在外头没有相好儿,也没有跟谁勾勾搭搭,只要你肯点头,他就是天上的星斗,娘也给你摘下来。”

    桑叶扶额,几近恳求的说道:“娘,桓儿还病着,咱们能不说这事吗?”

    木氏觉得女儿故意拿外孙来搪塞她,反倒说的更加起劲儿了:“你别拿桓儿当借口,你要是真疼他,就该给他找个爹,别让他走出去就被人说成没爹的孩子。”

    桑叶的脸色变了变,纠正道:“娘,桓儿有爹,他不是没爹的孩子!”

    木氏瞪了她一眼:“娘不知道桓儿有爹?桓儿没爹你一个人能把他生出来?”

    桑叶无语,桓儿他有爹,也有娘,但是他娘不是您女儿,他爹更没有死。当他娘已经让您女儿很为难了,再找个便宜爹,这……谁有那个胆子敢当啊!

    木氏不知道女儿心中所想,以为女儿又拧上了,恨不得抬手去拍她:“可你男人已经不在了,这日子还是要过的,就拿今儿个的事来说,要是没有我们,桓儿病倒了你要咋办?”

    桑叶摇了摇头:“娘,您跟爹还有哥哥嫂嫂们都在,这就是事实,不能拿来做假设。”

    木氏噎住,气闷的说道:“我跟你爹总有要走的那天,你哥哥嫂嫂也有各自的小家,哪里能时时顾着你,你说你没个男人能成吗?”

    “娘,能成!”桑叶毫不犹豫的给了肯定的答案:“您看,我会做很多咱们这里人不会做的吃食,这些吃食能像鲜花将一样挣很多的银子,等有了银子我就买一屋子丫鬟伺候,就算遇到今日这样的急事,也不担心没人帮忙……”

    木氏听完,陷入了迷之沉默。女儿说的太有道理了,她竟然找不出理由反驳!

    桑叶见状,趁热打铁:“娘,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再嫁,就拿女儿来说,自己能养活自己,还有个儿子做依靠,嫁不嫁的都无所谓。”

    木氏败下阵来,看着女儿深深地叹了口气:“随你,你想咋地就咋地,反正郑家的小子娘是瞧中了。”

    桑叶听出了娘亲的画外音,累觉不爱:“您老也想咋地就咋地,只要不硬比我嫁给他就行。”

    她就不信这人不娶媳妇儿,等他娶了媳妇儿她娘总会死心的。

    可惜,打脸永远来的那么快,这一刻,桑叶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将来的某一天,她会像无数女人那样,以凶悍无比的姿态,把一个企图染指郑凛的所谓的未婚妻扔出了门外。

    ……

    兴许是李七爷的安神药起了作用,睡得不甚安稳的桓儿到底一觉睡到了黑夜,还是被饿醒的。

    “知道饿就好,知道饿就好,娘现在就给你做吃的去!”桑叶几乎喜极而泣,尤其是在知道桓儿并没有真正想起以前那些事时,心里悬了一天的大石头最终回归了原处。

    桓儿却拉着娘亲的手坐了起来,看着黑漆漆的屋外说道:“桓儿跟娘一起去。”

    桑叶只当桓儿害怕,没有拒绝桓儿的要求,于是让他穿上鞋子就牵着他的小手往厨房里去。

    桑家其他人还没有睡下,听到母子俩的动静,一个个穿上衣裳走出来看。见桓儿好端端的,精神也还不错,俱是松了一口气。

    桑叶说了一声,就带着桓儿去了厨房,把火生好后就让桓儿看着火,自己就在灶上忙活开了。

    考虑到是晚上,桓儿白天又没有进食,她就没有做太过油腻的吃食,只是用面粉和青菜做了一碗香喷喷的面羹。

    面羹就是加一点水用筷子搅拌成米粒大小的粉粒,然后倒进烧开水的锅里,等粉粒变得透明了,再加一把青菜滴几滴香油就十分美味了。

    许是太饿了,简简单单的面羹桓儿也吃的喷香,没过多久一碗面羹就下肚了,他眼巴巴的看着娘亲,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显然还想再吃。

    见儿子胃口这么好,桑叶很是高兴,却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再吃了,会撑坏肚子的,你要是爱吃,明天娘再给你做。”

    桓儿的小脸儿上露出几分失望,倒也懂事的没有再要了。

    桑叶见状,更加心疼了,但是不会为着这份心疼就纵容桓儿,那不是真正的为他好。

    就着锅里的热水给桓儿擦洗身子,赤条条的桓儿站在水盆里,脸红红的说道:“娘,还是桓儿自己洗!”

    桑叶噗嗤一笑,啪的一声在儿子白嫩嫩的小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娘连你的尿布都换过,还跟娘害羞呢!”

    桓儿一听,脸更红了,把脑袋埋在娘亲的脖子里不说话了。

    桑叶把赤条条的桓儿抱到大床上,拍着床上的枕头说道:“今晚咱们娘俩一起睡,等你不害怕了再回小床上。”

    房间里摆了一大一小两张床,母子俩原本分开睡,只是今晚情况特殊,桑叶不放心桓儿一个人,就打算一起睡大床了。

    桓儿眼睛一亮,立马滚到了床的里侧,把不太厚的被子盖在身上,这副模样生怕娘亲反悔了似的。

    桑叶乐不可支,拉上布帘子简单的清洗一番后,也跟着上了床,把小家伙儿揽在了怀里,并没有吹灭床头的油灯。

    许是白天睡足了,桓儿一点一点也不困,他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突然小声问道:“娘,那些可怕的事都是假的是吗?”

    桑叶的神经绷了一整天,这会儿挨着枕头已经很累了,听了桓儿的话脑子凝滞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桓儿说的是什么,连忙打起了精神,没有犹豫的说道:“对,那些全是假的!是桓儿有一天夜里做噩梦梦见了,白天看到杀猪就想了起来,才把自己吓到了。”

    说到这里,桑叶故意取笑道:“娘还指望着桓儿长大了好保护娘亲呢,可桓儿的胆子太小了,现在还得娘保护桓儿才行。”

    大底每个孩子都有一颗想要保护娘亲的心,桓儿被说的羞愧极了,顿时忘了脑海里那恐惧的一幕,伸出小手抱住了桑叶的脖子,鼓起勇气说道:“娘,桓儿会让胆子变大,桓儿一定可以保护娘亲,一定!”

    桑叶蹭了蹭桓儿的脸,鼓励道:“嗯,娘相信桓儿,相信桓儿会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会保护好娘亲。”

    桓儿小小的松了口气,一时间备受鼓舞,在心里默默地竖起了一个伟大的目标。

    母子俩又聊了一会儿,最后桑叶终于敌不过睡意沉沉的睡了过去。靠在娘亲怀里的桓儿听着娘亲有节奏的呼吸声,也渐渐有了困意,被子下的手不自觉的抱着娘亲的胳膊,也渐渐闭上了眼睛。

    此时,熟睡中的母子俩不知道,在千里之外的京城,一个曾令她们夜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的人并没有睡着。

    书房的案桌旁,不怒自威的男人一目十行的看完手中的密信,目光沉沉的看着跪在下面的黑衣人:“没有一点消息?”

    被男子的气势压的不敢抬头,黑衣人抱拳回道:“回主子,暂无下落。”

    其实黑衣人更想说,找了一年没找到,那两个人恐怕已经死的连骨头也不全了。只是这句话只能深深地咽在喉咙里,半丝苗头也不敢表露出来。

    男子沉默良久,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最后说出的命令却让黑衣人惊诧不已:“把人撤回来,让灵去查!”

    灵,除了主子和灵卫,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就连他这个暗卫统领也只知道灵是主子的另一个秘密武器,只要灵出马,就没有打探不到的人和事。

    没想到就为了那两个人,主子会出动灵!就算是为永绝后患,也用不着这么大的手笔,况且他并不认为主子是要置那两人于死地,不然不会只让他们寻找,而不是下绝杀令!

    不过主子的决定没有人能改变,既然要出动灵,就算那两个人真的死了,灵也会找出那两个人的尸骸!

    直到黑衣人离开,男人终于有了变化,他微闭着双眸按揉着发胀的额角,没有一丝缺点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疲惫。

    稍许,男人伸手打开案桌的抽屉,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本厚厚的兵书,打开兵书的扉页,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张女子的小像。

    女子一袭简单的衣着,举手投足一派恬静温和,只是看似温顺的眉眼却偏偏夹杂着一丝桀骜,就是这一丝桀骜,让整个人变得格外不同。

    男人回忆着初次见面的场景,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她就是这样,明明不是绝色,站在人群里,却在犹不自觉中,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

    杀猪后的第二天早上,给桑家盖作坊的十位梓人师傅就到了。

    桑家上下再次忙碌起来,开始准备十个师傅以及一家人的午饭。今天只需要多做十个人的饭菜,等正式开工了,从村子里请的六个小工的饭菜也要做,到时只会比现在更忙。

    好在桑叶还有桑家婆媳三个都是手脚快的,四个女人忙活厨房的事情完全能忙活开,不然就得请人帮忙了。

    桑叶木氏等人各自分工,有条不紊的洗菜切菜,没过多久桑树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院子,冲着木氏大声说道:“娘,刚才在村口碰到郑老弟,他听说咱们家明天就要开工,主动提出要帮忙,我答应了,明天的饭菜您多准备一份些,郑老弟饭量搭着呢!”

    ------题外话------

    额,说好只种田不宫斗,绝壁是真的,凡是疑似涉及到了,都是为了剧情需要(╯□╰)

    当然,这么写的话后面太容易搞事了,好怕哪天脑子抽了,把洗具写成杯具,关键是作者有一颗写杯具的心,致力于虐死人不偿命的那种!(‵▽′)ψ
(快捷键 ←)上一章:第87章 杀猪, 桓儿受惊返回目录下一章:第89章 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快捷键 →)